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21

江苏大丰区新丰纺织厂老职工向政府要求公开大丰“市联合工作小组”相关情况

(2016年3月20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2016年3月16日
具申请人:杨忠兰、杨翠凤,女,61岁,系盐城市大丰区新丰纺织厂老职工,住址:大丰区新丰镇。
申请事项:我们谨受全厂全体下岗失业老职工之委托,再度呈报我厂从2004年涉嫌恶意破产以来,少数暗箱操纵者坚持哄上压下,非法截留、侵吞、挥霍职工养老专用积累款项无交代,逃避应尽的为老职工养老和医保缴款义务,并拒不依法公布相关账目。特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公开相关老职工切身利益的上级交办、批文、指导意见、基层汇报及其顶风违纪、反复弄虚作假、网络谎报等相关情况及原始证据书面资料。
 事实和相关详情:我厂在上世纪70年代创办后,经历了我们这些工龄与厂


龄同步的老职工的艰苦浴血奋战,不断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进入21世纪已达到中等规模,具有强势管理机制和出色的生产经营能力以及较高的知名度,产品畅销全国。至于破产前的所谓“资不抵债”,纯属一度管理松弛、监督缺失以致内外蛀虫丛生的人为因素造成公有资产迅速大量流失,直至将我们多年的养命钱积累和流动资金等挥霍一空,将已经兴旺发达的厂偷偷蛀成了空壳,他们又千方百计避开国家制定的《企业破产法》等法规,暗箱破产中严重损害职工和集体利益、拒不公布资产清算和破产的相关账目,一直企图蒙混过关逃避责任;新丰镇党委副书记常某(其黑后台、铁哥陆燕行因贪腐、雇凶杀人等罪恶已服重刑十多年)甚至依职权之便空手套白狼,以220万元的白条低价收买了我厂生产经营体系后残忍将老工人一脚踢出厂外,而后将我们用血汗奉献创建起来的工厂以800多万元的高价转手倒卖给外地人,踏着穷苦职工的肩膀大发破产横财后早已卷款逃窜。
我们不幸被打入失业流浪苦海后,大多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身残体衰、多病缠身,有的还是双下岗家庭,被迫在流浪中不断上访求助,却长期遭推诿无果。2009年6月18日,原大丰市所谓“联合工作小组”未经合法程序突然指令镇政府向下岗失业职工发来每人一张疑似非法篡改的《紧急通知》,并随通知跟踪面嘱:凡审查够格的老职工限一周内全额自费缴清27516元义务款方可办理“镇管市补”养老保险,“逾期作自动放弃处理,并将不享受镇管市补退休职工统筹保险的待遇”等等, 威胁之下迫使我们这些饱经下岗失业魔难迫害的穷苦人违心地含泪四处以高利突急举债筹资,重复垫缴大额养老保险,成全了两级政府的紧急催款通知。
此后,我们被强行就范身背双重义务缴款黑锅后,仍然医保无着,故多次依法投诉,要求上级严肃责令原企业决策者们迅速利用数十年以来提留积累的专用养老基金为我们承担社保缴款义务,立即退回我们在困境中突急举债的重复缴款并为我们妥善办理医保,可是“属地”相关官员一直总躲躲闪闪、无动于衷。2011年12月23日,国家信访局认真接待了我们的来访,并书面承诺立即向省政府交办,要我们再坚持短暂的耐心等待后必有回应!可是我们久等久催无果;2013年2月27日再次找到国家信访局,其接谈人员从网上查询后当面答复说:“江苏正在受理办理中,按规定不超过三个月处理结束。为稳妥起见,我们现在再向江苏省催办,你们回去不必再来了,很快就会有满意的处理结果!”2014年9月25日,我们又突破地方贪腐的重重包围封锁和拦截,好不容易到南京向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当面投诉(进入中央巡视组大院后又遭遇镇长仇飞为首的三级党政专职截访团队的面对面包围和阻拦),再次如实披露我们一直在惨遭“属地”目无国法者弄虚作假、欺上压下的无限忽悠耍弄。中央巡视组认真接待了我们,并当面承诺:“我们今晚就向江苏省政府交办,你们回去,最近肯定会有人主动找你们联系解决问题!”可是,一年多时间又过去了,仍然音讯全无,不知究竟为什么?
群众利益无小事,我们这些可怜的社会弱者,从年轻参加工作时就梦想在年老后能获得社会主义的生活保障。所以对于每次从我们的血汗钱中扣取养老金我们都有积极支持的心态,谁知直至破产我们才发现:多年提留的职工养老巨额专用款疑似落入蛀虫之手。直到该担义务时,因专用巨款去向不明,有人无计可施居然紧急通知我们突击举债重复履行巨额缴款义务,无理逼迫我们为那些目无国法的挥霍犯罪行为买单。我们为了最基本的合法权益多年依法维权,却一直被属地某些目无党纪国法之徒瞒天过海玩弄于股掌,拒不理睬我们的切身诉求,甚至将我们纳入“稳控”、“重点监控”、“不稳定因素”等罪名,不惜以权调动全社会横加打压。
值此,我们日日夜夜为我们的合法权利遭受霸道侵害和伸冤无门而焦虑不安,我们心急如汤煮。为了依法严防“属地”虚假网络信息(全国联网)一再哄骗上级、严重侵害困难老职工的合法权益;彻底弄清漫无期限的所谓“正在受理中”的内幕实情,我们迫切需要自己的知情权!特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请求将历次上级针对我们诉求的交办情况、政策性指导意见、下级汇报情况、下级受理后办理和进展、受挫情况以及相关人士秘密串通社会各界非法打压依法维权人士的应急措施、意见,原大丰“市联合工作小组”趁机逼迫我们双重缴费内部实施口径及其所依据的政策、法律法规等,以书面形式向我们公开提供原件材料(包括相关证据以及为什么不能迅速将我们垫支的重复养保缴款及时退还、为什么不给我们办医保的理由及其事实、法律依据等),敬请关注、支持办理、书面回复勿误!同时,会同有关部门严肃追究底层相关责任人继续弄虚作假、顶风违纪责任,责令迅速依法依规圆满解决我们的上述切生问题!
谨  呈
盐城市人民政府、江苏省人民政府、中央人民政府
江苏省大丰区新丰纺织厂 具申请人:杨忠兰 杨翠凤
联系地址:江苏省大丰区新丰镇自由街26号     邮编:224171
附:1、国家信访局答复函;2、新丰镇经贸中心紧急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