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29

江苏盐城因公伤残民工余宏全血泪控诉信

(2016年3月29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我是余宏全,男,63岁,江苏盐城市大丰区水利局1978年因公伤残民工,生产事故后留下终身抗炎镇痛药疗不可避免的药副作用导致了药物性肾炎及多种致命性后遗症,危及生命,踏遍江南江北各大医院,唯有以药保命,病情日趋加重,加之药副持续反应,又引起高血压、糖尿病等致命性并发症接踵而来,使生命质量不断恶化,不治则亡。每年的住院、门诊、药疗、理疗、特别检查、特殊调理、就医家人陪护常年误工、交通、食宿在外等开支损失少则十多万元,特殊情况下则会更多。一家人为我牵连受累受苦受难,历年劳动的收入几乎倾家荡产,还迫使我为公伤求医求生惹下40多万元债务。步步深陷水深火热之中,在全市全区公伤民工中无二例。有所辖党和政府及主管部门亲自反复送我到各大医院确诊书证及省级司法鉴定为证。
事后,大丰区水利局借口《大丰区人民政府2008年7月14日专题会办意见及大丰区大信联办2013年6月14日5号会议纪要》等等,没有按因公伤残政策规范交办解决问题,因此一直避重就轻,拒不从根本上了结问题,且恶意抹杀了市、省、中央各高层历年交办催办责办的明确解决根本问题的指导意见,甚至非法扣压、隐藏司法鉴定原件,拒不归还本人,还私下恶意串通原司法鉴定所个别人非法抛出前后矛盾的所谓“补充意见”,却拒不按照常规的评残定级程序和从根本上化解矛盾,企图混水摸鱼,使上级政府复核承诺事项打水漂。
更严重的是,大丰区水利局少数人于2008年10月6日在非办公的夜深人静下,将我当成人质绑架挟持在区水利局五楼,私设公堂,逼迫我在他们事先打印的假协议书上签名按印,同时,两次胁迫我亲笔照抄他们事先滥用我的名义,拼写的所谓“我的承诺书”全文。如此不择手段,获取天衣无缝的伪证,谎报本人签字同意并承诺案结事了。在这生死不得下,我如实按级反映,当他们因此受到上级的批评教育时,为了打击报复我,常故意以种种与我不利的花言巧语搪塞各上级领导,直拖至2013年,当各上级过问不放时,大丰区水利局采用了“金蝉脱壳”之计,开脱既往一切恶搞不了结问题的领导责任,且又变换手法逃脱重大赔偿责任,滥用公权力法外交易,以借刀杀人不担过!于2014年8月将我的问题一脚踢到非归口、非责任、非决策权的再没推处的镇村手中强行以“维稳”之名包案包办硬刹,并明确和承诺:只要镇、村两级周尽一切的办法大力杀死余宏全所有维权出路,并把其既往30多年丧劳无偿等等根本诉求及盐城市政府拍板承诺的主要诉求全部封杀掉!水利局保证今后多给三龙镇、增产村业务上的大好处。为此,镇村领导利令智昏,不顾我死活,要我放弃维权,放弃既往30多年各项全部损失,就今后的单项医疗费问题草草了结,否则,就恶搞!凡是离家出走,不分就医拿药,须向村报批,不然就打成“稳控”对象或“恐怖分子”,往死里揪!公然将我的切生大事,变成他们互相谋私的黑恶勾当,以生命相威胁!迫使我在非规范的2014年8月5日所谓“三龙镇社会矛盾服务调解中心作出的张冠李戴的调解协议书”上就范。对我既往30多年丧劳无偿等等根本损失及盐城市政府承诺交办事项推而不理。对我既往为公伤治疗预支的十多万元医药费用,只打折为5.3万元,其次就今后每年不少于十多万元以上各项医疗损失,今后每年就医疗费限定为2.3万元,后每年递增500元,远远脱离市场物价和经济消费进化规律。如此不切实际地随心所欲,避重就轻,不从根本主要问题去解决,差距过大过远,实无法医疗生存下去,迫使我上访维权不断,又意外的30多年的上访、邮资、打印、材料、交通、食宿等损失,债台越筑越高,不断精神打击,雪上加霜,民无宁日,迫害株连我苦大仇深过来的母亲因儿我走投无路拖着沉重的残体远道升级上访维权中不知凶吉,老人焦虑不安,含恨自尽命案恶果!母子未能见上一面,说上一句,因公伤残的世道何等伤心悲凉!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的干部,是人民的父母官,真不知某些坚持打击迫害者于心何忍?换位!又是如何?对此,我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依法于2015年11月9日向大丰区水利局申请信息公开,他们与三龙镇、增产村勾结采用拒不解决实际问题的“维稳”取而代之。无奈之下,又于2015年12月22日依法向接受包办的三龙镇政府申请之间互动的信息公开,谁料官官相护,至今音讯全无,真不知这其中的奥妙能否见见光,见见人?尽管如此,所作出的2.3万元单项医疗费补助,还苛求我忍受他们至今的恶搞!放弃维权,才能获得,否则分文不给医疗!这不是封财害命屈死人吗?这些受到上级重托的人,还有起码的法律意识和道德良知吗?
30多年来,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政府有钱吃、有钱喝,不惜代价截访大花费?解决因公伤残民工民生如此难?要是把我30多年来一直忍受恶搞,始终坚持文明诉求,特别党的两会、国家重大节庆活动从未上访过。 为党为政府节制了30多年的各项大截访的损失与社会上有的一年进京几次截访的花费,逐年滚动下来的“稳控”经费用来解决我的问题有多好!
党啊,人民政府!我不是民间自由组织外出打工致富的私行性质,更不是能自由选择去做的太平工种工作,这是面对牛马活、寸土伤人,伤亡不由己,形同战场、无条件服从应征因公!而不是因私!更不是养家活口因工而因公不容回避的性质!为何屡遭恶搞不断?而不能人性化依法善终呢?就是封建社会、奴隶跟奴隶主做长工,一天还有个三顿,年终还有个交待。共产党人民政府的社会永远是阳光灿烂的!
早在几年前,省政府、盐城市政府有关领导当面我向原大丰市信访局通电话说:请你练局长通知大丰水利局长到市政府当面商量,该打报告到盐城市水利局的,就打报告到盐城市水利局,该打报告给省水利厅的,就打给水利厅,这样的问题必须解决,不宜再拖。省水利厅有关领导也是对我这样说:大丰水利局要本着解决问题出发,帮助伤残民工打报告,我厅接到报告后,向省政府请示。批复后,专款专用,直接解决你的问题。可是在中央大力提倡三严三实的今天怎么还一直无人担当,无人作为呢?
我的诉求:对我既往30多年丧失劳动能力无偿、生活无着、医疗费用远不到位、就医家人陪护常年误工,交通、食宿在外等各项不少于80多万元的损失,要按规定赔偿,对盐城市政府承诺公伤药疗因果关系肾等损害,要按规互相配合完善评残定级赔偿到位。对我今后每年的各项医疗费用及就医陪护误工在外交通食宿等损失,要拉近与实际的距离,迅速落实到位,特殊问题特殊处理,要全面考虑到多种致命性并发症的实际重大医疗困难。对我今后的生活,实事求是地按多种伤残并发症综合评残定级按二级伤残标准公伤待遇执行。特呈各位领导为我主持公道,恳求关注、督促,从速解决,彻底把根本问题一步到位了结,以安民心。恳求回复!
谨   呈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水利局因公伤残民工余宏全
                            联系电话:18912526193
                                  二O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