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31

陕西省冤民举报原陕西省省委书记赵正永各项犯罪事实

(2016年3月31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最近据多位陕西访民电话及面谈沟通称:截止2015年底,习大大家乡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至少已有13起信访案件得到突击解决。有当职官员私下对访民讲:上面限时要他们解决问题,否则官职不保!
比起富平县之外的陕西访民们可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他们长年遭到陕西各地政府的暴力维稳和暴力截访,很多访民甚至屡次被拘、被关、被打致残、被关精神病院、被24小时非法监控,更有甚者还遭遇枉法判刑!
有部份陕西访民将此现状发在微博上求关注求评论,截止目前,未有任何官方回应和辟谣。
2016年3月27日,陕西官方媒体称,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不再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等职,由原陕西省省长娄勤俭接任陕西省委书记等职。
消息传开,陕西访民们一片欢呼:双手沾满陕西访民血债且长年上报零上访的刽子手赵正永终于要遭报应了,咱们以后是不是可以过上依法治国的好日子了呢?深入调查后,却是空欢喜一场,赵正永的离职并不是他即将要接受依法治裁的前奏,而是因年龄到期退休,等于无形中进了免受法律制裁的保险箱。
陕西访民及全国各地访民的信访案件为啥长年都久拖不决,得不到公平公正的依法解决?陕西访民们认为大概有以下三方面主要原因:
第一:国家每年至少下拨7000亿维稳经费,曾有不少知情者在网上多次披露,该经费甚至高过国家军费的开支。
全国各地地方政府每年的财政收入主要来源有两个,一:靠强拆强征土地牟取暴利,维持巨额腐败开支。二:靠各信访部门将简单案件复杂化,迫使当地访民升级上访行为,再进行暴力维稳,制造新的冤情,随后借维稳之名骗取更多中央维稳经费。曾有陕西官员私下议论称自己辖区访民太少,发愁庞大的维稳经费无法做账。无形中,访民们就变成了各地政府的摇钱树。依法治国,从何谈起?
第二:信访制度的存在不具有合法性。西方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信访制度,总统犯法与民同罪。信访制度是中国共产党的特色产物,它不具有任何法律依据。
据多方统计,制造冤假错案的基本上都是信访部门的官员们,他们为了赚取更多的维稳经费和保护当地官员不受法律制裁,往往会多渠道作案,把每个访民的冤情象滚雪球一样最大化,从而达到维稳利润最大化。
据一位叫王英强的陕西咸阳访民王英强在微博上讲,他的女儿于2016年3月4日初次进京上访,因问路被北京警察骗进久敬庄分流中心,随后遭到咸阳驻京办和咸阳市渭城区信访局截访官员王鹏利的威胁:都给你们访民把案子解决了,我们这些干信访的就该下岗了,我们吃啥喝啥?
咸阳截访官员们针对王英强家的答复可谓一语道破天机,说出了全国信访干部们的心里话。
第三:属地管理制度存在严重弊端。各地方政府往往拿属地管理制度当借口对辖区访民进行非法打压。事实上,访民的案子基本分两种情况:一、案子发生在户口所在地,上访后,上访材料被发回当地政府部门,无形中,等于将举报材料送到被告者手中,并请被告坐堂,试问,如此循环,何时能得公正?第二:案子不发生在户口所在地,上访后,上访举报材料依旧发回属地政府,却无人追究真正的违法者的责任,致使违法者长年逍遥法外,得不到依法制裁,同时,属地政府为了骗取维稳经费,便花样百出的对访民进行打压维稳,导致民怨扩大化。
综上概述,每年中央下拨的巨额维稳经费无形中已经变成了维腐经费,假如釜底抽薪,停止下拨维稳经费,断掉地方政府的非法敛财渠道,用这些维稳经费来解决全国各地访民的信访案件,北京各大信访部门也许早就门可罗雀,一派太平景象了。
信访制度及属地管理制度应顺应百姓呼声依法取缔、学习西方国家,真正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既然上层可以下令强制习大大家乡陕西省富平县限期解决当地信访案件,并收到良好效果。为啥就不能下令全国推广呢?难道只有富平县的访民归习大大领导?
曾有网友在微博上建议:中国的贪腐现象,古今以来根深蒂固,而当今的官员上亿、几十亿、上百亿的贪得无厌,是历史的官员们望尘莫及的,贪的让老百姓夜晚惊醒一身冷汗!贪得让老百姓恨之入骨!贪腐在中国任重道远,中央高层必须忍痛割爱、刮骨疗毒,必须依靠和动员全民众志成城,无论贪少贪多依法严惩直至杀头!否则很难遏制。
恳请以习大大为核心的各位中央高层领导们严查信访腐败内幕,取缔信访制度和属地管理制度,尽快制定出相关有效监管措拖,让全国访民真正享受到依法治国的阳光。同时,也请习大大忍痛割爱,依法查处原陕西省省委书记赵正永各项犯罪事实,将其绳之于法!莫让一个老鼠害了一锅汤!

附:陕西省部份冤民名单及身份证号如下

杨岁全:610323196603192139杜淑芳:620302194605200826
张根柱:610113195808142110王英强:610404194105176010
   黄 华:612133197005064223 郭会芹:610123195509131027
   陈巨录 610525193503102810 马德财:612727195807141514
   索美侠:610121195406192625 赵秀英:610202193909110027
   郭玲莉:610326195504190247 王惠贞:410322193601263821
   高 昆:6121021966080672 朱兰梅:610111193707043023
   皮军利:610125195408176210 刘仙娥:610125195408151267
   姬醒梅:61011119442150029 李 玲:610102195301271926
   周华芳:610582194411182026 李爱芹:610113196302072623
   汪小燕:6124209808080782 刘永乐:61010319530413363X
   姜小弟:612133197906250656 姜嘟嘟:610528198603170636
   宋根年:612124194704020617 刘一宁:612128195705170043
   范秀阁:610425195710054181 薛 筱:610521197104090106
   徐红林:610104198802718421 王亚青:6105021967052667
   马希胜:61010419430904163 候妮娜:612132195810012076
   穆春玲:610104194701291625 王俊强:610121196212011077
   陈遂玲:610113195404090049 李宏安:610112196301262620
   李淑民:610113195107022140 朱军英:610113197407182161
   王俊民:6121261946080310X 孙焕梅:610522195712240248
   邝秀英:612422197009280545 李克祥:610111194701220011
   许保安:610104193808180613 郭粉肖:610521194903114860
   张端生:61210140505110 张金会:612133196808094587
   孙志成:61042519750810341X 邢社社:610425196001043775
   薛生林:610121195106122430 王润平:610122195502084214
   张明权:612522195412026519 张艳丽:612128197302052527
   丁向国:612727194412131819张稳厚:610421195505082639
   邹成玉:610402195406087575 刘 飞:61042517186742
   刘孟冬:612102194807153123 胡民良:610124196612280072
   周 磊:61011219810921516 刘永乐:61010319530413363X
   王佑德612523195111090011 王德龙612126197212206032
   胡美玲61212619621129702x 吴虎美610522197208267013
   王尊民61212619460803101x 徐金莲612126195112015029
   晏石娃612522195103816539 王映侠6105821956021
   杨炳计610112195503253032 艾红 612621195809150621
   徐红林 610104196802113421 高淑芹 610121196211234447
   曹快乐 610122195507163168 赵世刚 610425194701231735
   吴忠琴 610113196801191328 王俊民 6121261946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