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3-02

广东劳工NGO案 孟晗指资方损失鉴定报告属虚假 望NGO团结维护合法权益

2016年3月02日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覃臣寿律师于3月1日成功会见孟晗, 孟晗指当局专案组用了一年的时间收集材料。资方的损失鉴定报告属虚假,及在提审过程曾被要求指控曾飞扬达到不法目的。
以下为覃臣寿律师的孟晗3月1日会见情况简报。

对于本次打工族曾飞扬、孟晗等被抓捕及央视新华社媒体抹黑事件,孟晗希望劳工维权及工人们能够透过迷雾、认清真相,不要被蒙蔽,一定要挽回劳工维权声誉。关于利得事件,他了解的情况是,当局在2014年12月5日就成立125专案组,到他2015年12月3日被抓,专案组差不多用了正好一年时间收集材料。其微信、微博QQ群等其与工人们的交流材料均被专案组、监控、提取。利得三次罢工,属于近三千工人自发组织,我们并没有参与。我们工作目的是辅助工人维权,建立有效的工人组织,培训劳动维权法律法规、集体谈判、劳资谈判等。其中第三次罢工,工人有六天五夜守长护厂,目的是合法的,是为了防止资方转移设备财产逃避义务。工人要求资方缴纳社保公积金等合法权益,这些本身都是资方的强制义务,但工人都没得享受这些权利。第二次罢工时达成的集体谈判协议资方拖延时间并未履行,才导致第三次工人罢工,第三次罢工后又重新达成协议,后面资方才履行。
资方在央视新华社上虚假上演悲情剧,说什么被工人罢工胁迫才缴纳的社保公积金,完全胡说八道,本身就是资方违法在先工人维权在后。我看到警方花了很多钱做了个资方经营损失的鉴定报告,完全是虚假。印象中,孟记得当时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曾对工人罢工有批示,说一切应以工人利益为重,及时处理。但番禺区政府怠于履行职责,导致第二次谈判协议没有得到履行,导致第三次罢工发生,其应该承担责任。他们抓到曾飞扬的一些隐私,大肆炒作,希望孟指控曾飞扬达到一个不法的目的,用心险恶。他们指控我们企图改变全国总工会制度,企图改变工会性质,显然扯淡,我们所谓的工会,履行其应有职责没有?显然没有,每次他们到场都不是为了解决问题,到场只是形式上的到场,没有履行应有职责,显然这不是工人们的错,是工会的错。我们学习工会法培训工人维权,是为了补政府短板,工会应以工人为主体,保护工人利益,而不是纯粹保护资方利益。
我之前就被抓三次,抓了放,放了抓,第三次被抓的时间是2015年4月19日下午,当时我们打算参加工人召集的会议,在一个开放的酒楼,人员包括工人、工人代表、我们几个打工族。却被当地警方强行驱散,会议没有如期举行。当时我被抓走,工人们为了救我,就到派出所论理,国保当时把我转走,关了四小时后,由于工人要求强烈并且合法,我被放了出来。我特别感谢曾经帮助过我、声援过我的工人们。警察曾经问过我,我被抓,为何有那么多工人要来营救我。我说工人们都很淳朴,谁抓好人,他们当然就去帮助好人。孟说,其要积极发声,把真实的感受、其所了解的打工族向大家诉说,但在看守所,能做的事情确实很有限,感觉很抱歉。最后,孟晗希望外面的工友们,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希望NGO能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