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4

无锡殷白妹回忆无锡公安制造【6.22冤案】的经过

(2016年04月24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一晃三年,无锡公安如何制造冤案的过程历历在目。

2013年6月22日,殷白妹(我),丁红芬,沈爱斌等20多人把关在黑监狱(宾馆)中的五个访民营救出来,当天丁红芬,许海凤,瞿峰盛等七人被太湖街道官员抓走,关进宾馆。

2013年6月26日晚大约7:30分左右我走在小区门口的大马路上被羊尖派出所李指导员带领大约三四十人(身穿迷彩服)绑架到东绛和平宾馆,把我非法拘禁在房间里,其间我报110后手机被抢掉。到6月29日下午来了四个自称是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人(身穿便服)来给我做笔录,问:谁叫你去安镇东郊商务宾馆的?是不是沈爱斌叫你的?我答:不是,那时打我电话的人也不知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说到安镇派出所对面去,到了哪里才知道滨湖区的5个访民被关押在安镇东交商务宾馆里。我要求便衣警察出示手续,便衣不肯,半天没做到我的笔录,便衣发狠说:殷白妹我不信你不开口。到了晚上他们四个人带着电脑又来到了宾馆(109室)继续给我做笔录:调了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我说不是沈爱斌叫我的,但他们说:只要到场的都要抓起来问,便衣要我说是沈爱斌叫的,一定要把沈爱斌写在笔录里,只要我说一个“不”字,就拳脚相交、揪头发、扇耳光,嘴里说,我不信做不到你殷白妹的笔录,当时我的头被打的爆烈开的痛,两眼含泪。
这时我脑海里浮现2011年6月14日下午2.30分,我在万锡平家,被羊尖派出所毕虹剑所长带领一伙人把我夫妇俩抓到安镇派出所26个小时被打的情景,他们把我打得嘴里都是血,眼前都是公安一张张恐怖的面孔,到了深夜,便衣警察叫我在笔录上签字,说沈爱斌叫去的,不签就打,我恐惧,我要活着,最后我只能签上了我的名字。                            
 在7月2日下午2点左右我被套着黑头套押到东绛派出所,在笔录上重新签字,民警说:过一过手续,二天后放你回家,到了11点左右被他们铐着手铐送到了无锡市第二看守所。
7月30日,羊尖派出所所长蔡淼提审我说:关了一个月有没有想清楚了,今天你只要把拆迁协议签了,马上把你放出,我拒绝签字,到了下午我被放票,签了一份刑拘1月折抵10日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是决定书没有给我。出来后,我向检察院,巡视组等各部门控告公安的违法犯罪,至今未果。
                  殷白妹
                  2016年4月23日
                  手机号:13861462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