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9

709律师案 谢阳妻子陈桂秋:709被捕人士的妻子们


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生活状况,可今天,我们走在了一起,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特征:丈夫们都是在2015年夏天被捕。

我与她们认识短短几十天,她们各具风采,不一而足,限于篇幅,择几位交流较多的妻子略以记述。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这是一位集智慧和主的宠爱于一身的女子,大气、善良、豪放。在丈夫失踪的日子里,她和我们是不同的,她有靠山——主。主给了她勇气,给了她胆识,给了她人脉。很难想象,这么一位女子,曾是产后抑郁症患者。现在的她,既要营救丈夫李和平,还要照看尚未成年的一双儿女,绝望与悲伤却似乎与之无缘。我的诸多委屈,非常喜欢和她分享。而她,总是帮我平抚内心的褶皱,让我坦然面对丈夫失去自由的压力。

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这是一位如花似玉的江南女子,标致得让女人都艳羡。也许是上苍都妒忌她太漂亮了,让她在二十多岁时就与丈夫分离:以前是全璋忙案子,现在是全璋被捕。很难想象:每天背着四十多斤重的三岁儿子在地铁、公交里穿梭,奔波于公检法各个办公地点,往返于天津看守所。不是所有的美女都是柔弱的,这位美女是力量型的!二十几岁就能承担育儿和为老公呼吁的重任,承受着全璋父母被国保施压的压力,我想不是每个女孩子都有这个抗压能力的。

翟岩民妻子刘二敏:这位大姐乍一看,是心疼她的——太柔弱了。可她生活能力非常强,包饺子又快又好,翟家大饺子是圈里有名的!因为老公,她的家已经被查抄了四次,用她的话说:只剩下两个人了——她和她公公;而且被逼搬了四次家。可就是这么一位柔弱女子,一个人将家在京城搬来搬去,一个人照顾瘫痪的公公,甚至9个月时才从一个印章上推测出老公关押在哪里。我从未听她诉过苦,但她尝过多少泪水与汗水,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生活中我非常单纯,甚少关注社会问题,埋头于专业研究和相夫教子的生活。在丈夫失去自由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慌、不知所措、悲观绝望的情绪一直占据了我几乎全部的生活。但我相信法律,相信人间有正义公理,坚信谢阳并无违法犯罪。我的一些亲人劝我接受现实,但我不甘心,我努力去了解谢阳,了解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群体,并尝试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我被恶意限制出境的遭遇。我深深地为律师们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公正而震撼,甚是理解他们为何在工作中与公检法人员不时发生冲突——他们只是在维护自己的执业权利和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我从敬畏法律,转变成使用法律保护自己的人。

虽然我们暂时与丈夫分离,但我们都积极地面对此事,我们希望展现给别人的是微笑、勇敢、智慧。我们是自信的,我们都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换取丈夫们哪怕是一天的自由。此事虽是飞来横祸,但我们的生命得以成长——走出了家门,结识了各方无私相助的朋友;逐步学习与公检法打交道,逐步理解“法律”二字背后的沉重意义;更了解到现实中还有许许多多的妻子、父母们与我们一样正遭受公权作恶带来的苦难。

我坚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709受难律师的妻子们,一定会迎来与她们的丈夫幸福团聚的日子!我深深地为她们祝福,也祝福我自己!

        2016年4月29日
          陈桂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