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5

709律师案王全璋律师被扣押的银行卡遭公安机关保管 不给予家属

 2016年4月25日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 709事件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向看守所申请要求归还全璋的银行卡遭拒绝,接待人员李斌指有当事人手写字条,内容为公安机关扣押的银行卡交由公安机关保管,不给家属不给任何人。


 下附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2016年4月24日公开的《寻夫王全璋》全文:
       

4月21日上午我同马连顺律师、李昱函律师、峭岭姐、丽丽到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询问4月6日我们控告的处理结果,被告知答复函已寄往各律师所。下午我们在天津高院旁听文东海律师申请因天津大爆炸案可能对王宇律师的相关影响及其天津当局采取措施申请信息公开一案。
因3月4日向看守所提写的申请一直未给答复,打电话也没人接,打算去看守所要结果的,但时间来不及了。刚好得知程律师第二天要到看守所,所以商量次日一起去。丽丽和李昱函律师邀请我留下,免去来回奔波劳苦,但心系家里的孩子,还是得回家。
近十个月来,已记不清去往天津多少次了,这也让我更深地体会到全璋往来全国各地之辛苦。
21号是趁孩子熟睡中离开的,却未能再次成功脱身,只好带着孩子赶赴天津。上午十点到了看守所,随后李昱函律师、文东律师、程海律师、黄汉中律师也相继来到。不巧的是李斌又开会去了,其助理当面电话确认,等下午两点接待。
和律师们在看守所附近吃了午饭,一点五十再到看守所,接待窗口大爷让再等等。随后助理出来让程律师先进去,我要求一起进去不允许。几分钟后,助理出来让我进去,这不准再请的,是按程序来的呢?还是全凭他们说了算?
进入接待室,程律师还在和李斌交涉。待程律师谈完后,我问为什么他留的电话没人接,说这个他不清楚,但会把这个情况反映查清。问我的申请有结果没,答不批准。我说等了两个多月没结果,孩子得上学需要钱,我要求给全璋写信商讨此事,李斌答应并收下了信。
我一直在家带孩子没有工作,全璋是家里的顶梁柱,被捕后家里没有了生活来源,这九个多月亦是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生活,到了艰难度日的境况。因此我向看守所写了申请,要求归还全璋的银行卡,以确保我们母子的正常生活。
3月4日李斌对我说,全璋不同意把银行卡交给我,听到此话惊愕万分!难以置信!我说完全不可能,他是负责爱家的男人,怎么可能连儿子都不养了。李斌笑道附和,是啊!我们也很吃惊,他怎么这么不责任呢!我说你们不用使坏,就凭你们一句我就能信?我要求全璋写信告诉我或见他本人亲自确认。李斌说有全璋写的纸条,可以给我看,但不允许拍照不能拿走(准备的挺充分)。连老公给我交代点家务事也涉嫌国家机密啊!无奈之下只能让步,李斌便拿出一纸条,上书公安机关扣押的银行卡交由公安机关保管,不给家属不给任何人,落款王全璋,日期看不清楚。
我再次被震惊!他要把卡给公安机关不给我,这正常吗?究竟是官方不给还是全璋不给?还有丽丽的老公给她八张没有钱的卡,有钱的都留给了公安机关,不怪吗?他们究竟遭遇了什么才能说出这么违心的话?令人担忧!
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正常的事已不足为奇。从让房东驱赶、秘密警察跟踪、三番五次骚扰我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老乡亲,你们的手段是层出不穷,卑鄙发挥得淋漓尽致,要把一群妇孺儿童逼上绝路啊!
对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主、富强、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友善一看,咦!在那儿呢?
        709事件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2016年4月24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