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9

709律师案 王全璋律师家属连续多日遭公安入户骚扰 要求拍摄视频劝其认罪视频

(2016年04月29日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律师案 当事人王全璋律师家属连续多日遭公安入户骚扰,要求拍摄视频劝其认罪的视频。

据亲属回忆记录显示,
2016年4月27日,公安突闯王全璋姐夫的老家,要求他们“劝劝”王全璋。
2016年4月28日,公安对王全璋父亲录制视频,要求“劝王全璋认错”。
同日,公安突闯王全璋父母家中,要求录制视频“用亲情说服王全璋认罪”。

**王全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2015年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2015年8月3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8月31日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6年1月8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予以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至今不得会见辩护律师;辩护律师亦不得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下附 王全璋的姐姐:《发生在这两天的事》公开全文:

4月27日下午,接到五莲县城北派出所电话,问我丈夫是不是叫王波,我说是,家住在哪里,我就告诉他大致位置,他说要具体的几单元哪户,我突然想起来,我说我不能确定你的身份,没告诉他,他让我到城北派出所落实他的身份,我吃饱了撑的啊,去落实与我不相干的人的身份。第二天,我丈夫告诉我,他的户籍地高泽镇派出所到我婆婆家找我丈夫,这不混蛋吗?明知我们都在县城上班,却骚扰我公公婆婆,他们居心何在 ?说王全璋入了什么法轮功组织,让我们劝劝他。真是无稽之谈,我弟弟什么时候又被加入什么法轮功组织了,啊?!
我父亲于27日回老家了,说好28日下午回来的,下午五点多了,照顾我母亲的大姐给我打电话说我父亲还没回来,我心里一惊,每次父亲回家说什么时候回来就会准时回来的,父亲怕耽搁我工作时间,自己骑摩托车回家,我急忙给他打电话,他说快到家了,村支书送他回来的,奇怪,怎么惊动了村支书呢,我也没多问,就赶回家了。我回家的时候,我父亲也刚刚到家,他说日照市和五莲县公安局的人找他谈话,让他录制视频,劝劝我弟弟,让他认个错,好早点回家,我说你不能录啊,他们骗你,他说已经录了,我很生气,但也没敢过于指责,父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思儿心切,就这么着被他们骗了。
我到厨房去做饭,听到客厅有说话的声音,于是出去了,看到我们村支书和三个陌生人,一女一胖一瘦两男,女的手里拿着摄像机,我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来做啥,村支书介绍说一个是日照市公字局的,一个是五莲县公安局的,没介绍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上阳台上,左看右看的,好像什么东西丢到我家了。我父亲就给他们端茶倒水,善良的父亲啊,我无法多说,脑袋也空白了。胖警察说,我们来想录制一个视频,让你们用亲情说服王全璋,让他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我说王全璋犯了什么罪啊?他们说王全璋为练法轮功的人辩护,法轮功在1999年就列入邪教组织了,为法论功练习者辩护就是与共产党做对。我说他就是个律师,依法打官司养家糊口,没有于共产党做对的理由,胖警察说为法轮功辩护不收费,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不收费他吃什么,也许那贫苦百姓他会少收,因为他太善良,这只是我的想法。瘦警察说王全璋很不配合,问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我说我不懂什么法轮功,也不关心这个问题,我只知道我弟弟正直善良,一根筋,他绝对不会反对共产党,你们割下我的脑袋我也不相信他反对共产党,他没罪,你们让他认什么罪,让我劝他认罪,我没得劝。然后我就找了个借口出去给律师打电话,因为拿错了手机,急忙中找不到余律和程律的电话号码,找到了李昱函律师的电话,于是给李律师打的电话,突然记得余律的电话在这手机里有,赶紧给余律打电话,余律师告诉我他们立即释放王全璋,有事找余律师。我又回家了,我说当局我那么善良的律师抓走九个月,把我们的家毁了,胖警察说,当局是共产党,我这么说也是反党,我说错了吗?他又说我们是受天津公安局委托,也是为了全璋好,他就是为法轮功辩护,也没做其他的坏事,他是个有思想的人,这个法轮功是邪教,不能为他们辩护。我说那也就是些老百姓。他说你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我们只是为全璋好,也想让他早回来,才来劝说你们的,你不愿录就算了。那女的说,给你们一次机会,劝劝他,从轻处理,你看你母亲身体这样,你去见了他不也是说这些吗?我没打理她。我说让我想想吧。他们就走了。整个过程这两个警察表现得很友好,也很无辜。我真恨我自己,余律师说的话我竟然没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