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11

709律师案 受害律师谢阳妻子的醒悟

(2016年04月11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我的幸福小日子终结于在2015年7月10日深夜。朋友打电话给我,身为律师的老公被抓。“709大抓捕”行动在全国展开,大批律师和维权人士被捕。

我不知所措。

随后,谢阳的办公室被抄,保险柜被毁;湖南省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湖南省教育厅组团找到我的单位,不要我找律师,不要我接受媒体采访;代理谢阳案件的律师被追踪、被约谈、被强迫退出;我的邮件、电话、电脑等被监控;代理律师无法会见谢阳、无法了解案情;谢阳哥哥被国保约谈并限制其活动地点;一些人设计圈套利用案件来敲诈我……一系列从未有的事情,狂轰滥炸向我袭来。我未有丝毫准备、丝毫经验,可是我得全盘接受。

重压之下,茫然无知的我,选择接受警方的非法指令,配合他们近9个月。我听从了国保的建议: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出境,不和其他涉案家属联系,不利用微博微信等披露实情(所谓炒作)。当谢阳的两位辩护律师都因为当局压力而退出代理时,我只是默默接受。

但是,2016年4月4日,我经深圳准备去香港途中被限制出境,我被有关公安机关列为“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

我天真地以为,我的配合能换来谢阳的平安回家。可是,我大错特错!别说谢阳,连我都真正变成了警方眼中的危险人物。我猛然醒悟,我被株连了。

国家于我,只有爱。生于此,长于此,自己的根早已深扎于地下,一草一木,一人一物,虽不附身,早已融入血液之中,不可或缺。别说危害国家安全,就是别人做了不道德的事,我都要出来劝阻。可是有关公安机关不这么认为----我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仅仅因为我的律师老公在“709大抓捕”中被捕。

有这样的逻辑吗?丈夫可能有罪,妻子就可能有罪?照这么个逻辑,那么:杀人者其亲人必帮助杀人。以后凡是涉嫌犯罪的,家属都株连好了;不管有没有证据,先这么定罪,是这样的吗?可是,为什么当我想弄明白是谁做出的这个决定时,没有谁告诉我呢?当我就限制出境起诉时,深圳市中级法院连材料都不收,这样的违法行为还有延续到何时?难道有关公安机关暗地里放枪,我在明处还得全盘接受吗?还对我放了什么枪?哪里有这么无耻呢?

我不能再沉默了!一系列违法的行为还在继续,我不能继续坐以待毙!

如果真的有上帝,您听得到年迈父母的叹息声吗?听得到幼儿想爸爸的哭喊声了吗?听得到妻子眼泪在枕头上的滴落声了吗?如果没有,您感受到我的绝望了吗?总是有人说:上帝早已安排好了一切。难道我今天的遭遇也是生命之必须体验?我的醒悟,也是上帝所赐?

我在寻找那扇可以打开的门!

                                           
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
2016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