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9

北京高龄人士野靖环、朱秀玲遭法警殴打后被拘留

    依法提交材料被刁难,法警殴打老年维权人士

2016年4月27日,多名北京高龄人士前往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针对一起行政复议案件进行起诉。在遭遇法院方刁难后,野靖环通过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被法警殴打,同行的人士亦上传了野靖环被推倒在地的照片。据闻,几名高龄人士均被司法拘留,至今野靖环、朱秀玲仍未被释放。



    根据野靖环及同行人士发布的微博、朋友圈信息,北京野靖环、郑威、朱秀玲等人4月27日,前往西城区法院就一起行政复议案提交起诉书遭到刁难。野靖环微博称:“4月27日上午9点,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交起诉书。这是行政复议后的案子,材料齐备,2分钟就开出材料收据。但是,说7天后通知是否立案。我问:材料有问题吗?他说:7天审查再通知你。我说:立案是登记制,你怎么还需要7天?他说:7天立案是我的权力!你出去,要是滞留,就叫法警驱逐你。单子上签字,李。”

    一小时后,野靖环发微博消息称被法警殴打:“突发事件!我们在(北京)西城区法院被法警打了!找庭长反映立案问题,女的李庭长突然指挥法警将郑威、朱玲、郭启增等5、6人拖进汽车库,我去抱住郑威,几个法警把我打到在地。”

    同时,同人士苏楠发布了野靖环被推倒在地的照片。

    根据苏楠发布的消息,几名维权人士已经被法院拘留,并且很可能受到了不人道的暴力对待。


    而事件发生当天,陈鹏、李海荣、李德金、苏楠、王峭岭联合发起了控告:“举报控告西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李庭长和郑炳汝法官非法关押野靖环(63岁)郑威(57岁)朱秀玲(50岁)王秀珍(72岁)庞银平(67岁)张善根(74岁)郭启增(49岁)刘利琴(57岁)八人,从今早十点到现在。郑炳汝法官向前去询问的我等几人明确表示不向里面的人不提供饮食。此举明显违反宪法。”


老年人士失联,据悉被拘留及罚款

    27日下午五点半,同行庞银平被释放。庞银平称,法院没有为其提供任何食物。随后,刘利琴获悉,她表示,同行人士中有的被宣布司法拘留半个月、有的则被罚款三万元。

    当天下午,王峭岭发文称,她赶到西城区法院探访被拘留的人士,法院政委声称,野靖环由医护人员陪伴。王峭岭随后听见朱秀玲据理力争的声音,内容为被关押人员不能得到吃饭喝水的人道对待。她也发现,朱秀玲被关押在一个密闭空间里,由两名男警察看管,并无女警在场。王峭岭在文中表示,当天她们就对此事进行了控告,但被多个部门踢皮球搪塞。

    王文表示,法院对野大姐,朱秀玲,张善根三人宣布了司法拘留十五天。张善根同时还遭到了罚款3万的处罚。野靖环则被警告不得再前往西城区法院。
现今,野靖环和朱秀玲仍未被释放。


附件二: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意外的一天》
难得闲在家,打开微信一看,野大姐倒在地上了。我的心立即揪了起来。野大姐是谁?在去年710号之后,野大姐打电话要来我。我说我怕连累你,她说我跟和平律师是好朋友,我不怕你也别怕。野大姐身材瘦小,年过六十了!她倒在地上了,有救护车来吗?她到底怎样了?我实在坐不住了,出门就往西城区法院的南院去了。
    
    
我想着多简单的一件事,我去了,看看大姐伤的怎样?没有救护车我就打车送她去医院。可是到了西城区法院,下班了。我跟苏楠走到传达室,要求进去看一下野大姐。保安打电话叫来保安队长,叫来他们的政委,告诉我们一点半就可以过安检进去看野大姐了,说野大姐很好,有医生陪着。一说有医生陪着,我就更揪心了!
    
    
交涉半天还是被请出了大门。捱到一点半,我跟苏楠接受了安检,赶紧进去直奔七楼。七楼我就听见有人喊要喝水。我听着,找不着人,急了起来。大声说:野大姐,野大姐!我听见一个声音应了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我一听是朱玲姐的声音,找了过去,看见门口写着第二十法庭。我心里焦急,拧开门把手进去,惊了一跳!在不到二十平米的空间,两个男法警看着朱玲姐。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两个男法警看着一个女人!我急了问:为什么没有女警?朱玲姐看着我说:他们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一个男法警把我往外推,又来了几个法警,把我们推离二十法庭,我跟苏楠赶紧打110110说法院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让打12345,市长热线。市长热线说管不了,让打110。没办法我又打110警督监督电话.监督说给我转12345协调,并且说会通知片警过来看一下。
    
    
这时有位女法官走了过来,自称姓郑。苏楠立即上前问野大姐关在哪里了?看管妇女为什么没有女警?为什么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郑法官说我们法官都没吃饭呢。苏楠说:那老人家饿出个病怎么办?郑法官说真有事我们有999急救车呢!我真是瞠目结舌!
    
    
郑法官说:是亲属吗?不是亲属走人。法警,让他们走人!我们后来上网一查,这个法官叫郑炳汝。
    
    
这时110监督已把电话转到了1234512345无奈,接了我电话,做了记录.说处理有个过程,让等!
    
    
这时过来一个李姓女法官,要看我们的身份证,我问你的证件呢?连国徽都没戴,你谁啊?这个女法官一听,立即闪人。后来在网上查,西城区法院立案庭有两个李法官,这个自称庭长.
    
    
又过来几个男人,看样子像是领导,气势汹汹把我跟苏楠的手机拿走,删图。叫来九个法警,把我,苏楠,还有野大姐团队的两个人撵出了大门。两个法警一边一个抓着野大姐团队的那个姐姐,我说你们放手,这是个女人,别这么抓着!看着周围十几个大男人,我不由想起马律师说的那句话:这年头,当人不容易,当狗容易!话音刚落,那个气势汹汹的黑粗的当头的吼了一句:你说什么?冲到我眼前。我看着他,慢慢地说:这年头,当人不容易,当狗容易!另外一个白净一些的说:都是工作,都是工作,不容易。
    
    
正被往外撵的当口,12345回复我。说我的问题报警110解决吧。
    
    
出来后,野大姐团队的一位兄长级的人说:其实我们不针对人,他们法警也不容易,富人家的孩子谁会做这个工作?我听了很是佩服,说下次不讽刺他们了,我改正。
    
    
这个时候,片警终于来了。我们大家把情况讲了一遍,说我们想知道野大姐的安危。她倒了地,法院也没任何手续,把她关了起来。你进去,问一下野大姐到底是否安全?片警说这事我们管不了。我们急了,问:她要是有生命安危你们也不管?片警说我们管不了。
    
    
无奈,大家一合计,那位兄长级的人写了一份控告信,我们一起直奔西城区检察院控申处。控申处赵姓检察官说,你们要报警。我说我们报了,不管。赵检察官说我们管不了。后来,大家急了,说我们实名举报,举报控告法官滥用职权。赵检察官开始接待我们,登记我们的身份证,留下我们的控告信!
    
    
大家又坐地铁返回西城区法院,这时庞大姐和刘大姐先后出来了。说法院对野大姐,朱秀玲,张善根三人宣布了司法拘留十五天,对张善根处以罚款三万元!刘大姐说野大姐签了字!并且警告野大姐不要再来西城区法院,来的后果就是今天这样!
    
    
王峭岭记于
    
    2016
427下午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