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1

广东廖剑豪:苏昌兰庭审前后

(2016年4月21日权利运动转载)三天前,德哥(苏昌兰老公)邀请我成为家属5位旁听人的一位,对此,我确实是无言的感激——与苏小姐分别已一年7个月,“有幸”目睹身体弱小的她与强大的国家机器决战后的风采。据说,受邀请的还有刘浩律师,他的法律知识正好是我请教他的依据。于是,我把身份证、回乡证用电报方式传送到德哥处,等待着4月21日这一天。
      20日下午,我从香港起程回广州。过边检很容易,滿以为是此行顺利的开始。大巴进入广州境内的增城新圹,时间是17:35,手机响起,接电话后不禁让我大吃一惊!是我原户籍街道办事处打来。问:“豪哥,在哪里?”答:“回广州路上”。问:“今晚一起吃饭吧,是派出所新来的专区想见你。”答:“我此行是为私事而回,没打算交友。”问(语气变重):“还是来吃饭吧”。回复:“我已有约晚饭,肯定不能来”。然后首先挂机。于是,我按习惯拨打鸡皇、光头鹏之类的“狐朋狗党”,我们当然要一醉方休。手机却被提示“已欠费停机”。我感觉奇怪,几天前才充值100,怎么可能已欠费呢?惯例,欠费也应该有短信提醒呀。大巴进到广州市区,我赶紧充值100,显示我手机的余额是167·4元!手机已被“人”(姑且称之)做了手脚!
     手机继续不能外打,约不到他们吃饭,我在路边匆匆面条,然后回家。回家后短信(20:43)到,是劝我现在出来吃饭的。之后电话到,也是同样内容。我说我现在未回到家。其实我这诺言也太拙劣,它们肯定在对着我家门口的屏幕,在奸笑呢。我马上关了家里全部的灯光及窗户,也把手机也关掉,顺便电池也拿下,摸黑地冲凉。然后圈上床。几十年养成临睡看书报的习惯今晚肯定要“戒除”了。这时(21:16),三楼半(我住四楼)的铁门外响起拍门声,——这回,奸笑的应该是我了!
无事就早睡,半夜四点多我睡醒。摄手摄脚地打开窗户,家门口路灯很亮,灯光不远处,一人正坐在邻居的台阶上在吸烟。我躺回床上,偷偷地打开手机。派出所短信:“豪哥,明天饮茶,七点我来接你,切勿做傻事”(时间21:44)。德哥电报(4:30):“豪哥,法院来电,不同意你旁听,抱歉”。这时,我睡意全无,马上重新关机:有些手机有知道对方收到短信息的功能。瞪大眼睛看着黑洞洞的天花板。5:30,天下起雨,我大喜,时机来了!我到窗缝看,刚才那吸烟者已不见踪影,大概到哪里躲雨去了。我赶紧洗漱,更衣,尽量小声地走下楼梯,打开大门,确信已无人监控,我快速小跑往公交车站。这时时间6:05。297车很快地来到,陈家祠站下车,转地铁1号线。到西朗总站才不到七点。马上到路边小摊贩处购早点,特意还多买一个能耐饥的大包子。草草吃完早餐,又上了广州到佛山的地铁。祖庙站下车,安全起见,我打的到佛山中院。的士上,我才真正地奸笑呢,他们找不到我,可能正在骂娘,或被上峰骂娘呢。
        快到中院,已见到警车密布。我赶紧下车。23元的车资换回安全,值!估计法院附近的公交车站它们也会布控。
       先把中院的地理位置简单介绍:中院南是佛山著名的交通要道魁奇路;西边湖景路;南边深华路;东边是河沿路。中院主要进出口是东门(主要是警车)和西门(主要是人员)。我是在河沿路与深华路交汇点下车,该点已有一金杯牌面包车在闪着警灯,下车后看到车上满员,其中一人拿着摄像机,凡路过的人都要被拍摄。河沿路从中部起完全封锁交通,路过车辆要“望、闻、问、切一番才能通过。行人也要受到盘问。我知难而退,沿着深华路往湖景路走去,企求更接近中院的大门。从深华路往南拐就是湖景路。走到湖景路中段,前面一女人紧张地走过来,边走边喊着我名,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佛山澜石维权人赵维珍。她告诉我,前面道路已封锁,她企图从河沿路接近,我告诉她河沿路的情况。然后我们决定还是从湖景路往南走,但要绕道东侧人行道。我们在往南走,到魁奇路,看到车水马龙的魁奇路已单向封闭。这时,禅城区的罗月华也到达现场。赵维珍、罗月华决定冲击魁奇路关卡。她们的理由是,我是本地人,不怕。我力阻不止而无效,眼睁睁看着她们被塞进警车!(事后证实进了同济路派出所)。三个外国人(领事馆的)也在该点与警方交涉,警方却在点头哈腰要向外国人解,内外区别竟是如此明显!附近,还停有车门写着“综合治理”的“维稳”车辆。这期间,佛山黄岐的江哥等几人也到过现场。我们佛山下雨总人数在10 人上下。
       广州有几人被控制或被“饮茶”,与江哥聊天中我们知道佛山也有几人被拘禁。
东门是警方重点把守的“关卡”,说是军警林立也不为过。计有:外边闪着警灯面包车三辆,里面的警车超过10辆。人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游动哨,神色严竣的警员,外松内紧的便衣宝宝。其中,宝宝不停地向我们拍照。
       这时已超过上午九点,我打开手机,不停地拍照。里面的“审判”应该刚刚开始。我们无从知道里面:“审判”是如何进行,我们知道的是为了“审判”区区一个苏昌兰,整个佛山中院是停止一切其他工作,全力以赴!千秋功罪,苏昌兰,你现在可以评说了!历史一定会浓浓地写上这一笔!
       苏昌兰,已完成了从一个普通农村女孩,到职业女性,到著名的维权人士多,再到自由民主战士的整个过程!人们津津乐道她人乡村都是的敬业,有滋有味地谈论她三山土地维权,绘声绘色地描述2013年她带领几车人马到《南周》声援高呼口号的情节,她平易近人,坚持原则更是人们赞不绝口的原因。
        这时,佛山下起大雨。佛山下雨,佛山下雨,佛山在悲伤,佛山在哭泣!下雨的原因,我们决定全员撤退,撤退到广州,来一个两城(佛山、广州)饭醉。从而,也结束了今天的活动。
作者:廖剑豪。
2016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