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6

河南襄城县“问题疫苗”惹祸 健康幼儿成癫痫

(2016年04月26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2015年7月8日,河南省襄城县茨沟乡五里堡村村民王龙飞的儿子王诺一6个多月时,由孩子的妈妈和奶奶抱着一起来到襄城县卫生防疫站注射了乙肝和百白破疫苗,并服用了脊灰减毒活疫苗,当天晚上就发现孩子两个胳膊的注射部位红肿发热,并且情绪反常、哭闹不止,无论如何摇、抱、哄等都没用,直到孩子筋疲力竭才会罢休。图:王诺一在注射疫苗前身体健康,活泼可爱,是全家人幸福的开心果和永恒的精神寄托
十多天后,家人以及附近的邻居渐渐发现孩子的表现和以前差别很大,目光呆滞、精神萎靡,叫他也没有反应了,再逗也不会笑了。于是家人在2015年7月27日带孩子到郑州儿童医院做检查,当天给孩子做了磁共振以及耳朵结构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以为孩子没事当天就回家了。
孩子到家后,所有症状不仅没有改变,并开始持续发烧。随后家人又带孩子先后5次在郑州儿童医院、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襄城县人民医院等住院治疗,合计住院时间60天,花光了所有积蓄,最终被确诊为癫痫,但后来由于实在借不来钱了,也看不到病情好转和救治希望,就无奈放弃了治疗。
图:王诺一的奶奶张大娥抱着神志不清、癫痫刚刚发作完毕的小孙子失声痛哭。王诺一的爷爷由于经受不住打击,在一天深夜悄悄上吊自杀,幸亏被及时救下才幸免于难。
在注射疫苗之前,孩子身体健康,活泼可爱,没有患过任何疾病,也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一切生理现象均为正常。如今,孩子每天癫痫发作七八次之多,发病时全身抽搐、脑袋乱晃、呼吸急促、翻白眼、流口水、意识丧失等,每次持续3—5分钟,家人也只能一筹莫展,悲痛欲绝。
2016年4月20日上午,家人再次来到襄城县卫生局咨询,并要求查看孩子在2015年7月8日注射疫苗时的电脑档案记录,却意外的发现孩子当天注射的乙肝疫苗没有生产批号,愤怒之余,家人又要求查看该次注射疫苗的进货渠道,遭到工作人员的果断拒绝。
图:在家人的极力要求下,在襄城县卫生防疫站的电脑里查询到,王一诺当天注射的乙肝疫苗没有生产批号。
综合媒体报道以及专家的介绍了解到:注射“问题疫苗”等于在“杀人”其不良反应一般为:局部红肿发热、过敏反应、减活疫苗中活细菌或病毒造成的感染,这与孩当时孩子注射疫苗后出现的症状完全吻合。
再者,前段时间被查扣的山东“问题疫苗”疫苗为二类疫苗,就包括儿童用的脊髓灰质炎、乙肝等疫苗,并且已经大量流入河南境内。可就在今年3月22日,其家人再到襄城县卫生防疫站咨询时,有个姓张的负责人却被告知给孩子注射的是一类疫苗,与二类疫苗无关,建议对孩子的病情进行鉴定。所以,其家人对襄城县卫生防疫站的疫苗来源以及回避责任的做法存在极大不满和质疑。不仅如此,他们还总在找多种借口推卸责任并迟迟拿不出对孩子病情的鉴定结果。
图:王一诺的奶奶张大娥抱着孙子,和王一诺的爸爸王龙飞一起,坐在襄城县卫生防疫站门口,满脸泪痕、精神恍惚,在等待有关部门的处理结果。孩子的病情一刻也不能耽误了,可不知道他们还要期待多久……
王诺一注射疫苗后出现的如此严重的后果,襄城县卫生防疫站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在注射疫苗时的电脑档案记录为什么没有生产批号呢?家人要求查看该次注射疫苗的进货渠道,为什么会遭到工作人员的果断拒绝呢?明明给孩子注射的是二类疫苗为什么说成是一类疫苗呢?防疫站为什么迟迟拿不出对孩子病情的鉴定结果呢?究竟又有什么隐情在其中呢?
然而,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孩子的病情仍在不断恶化,急需尽快住院治疗,一分一秒也耽误不起了。可如今他们借遍了所有亲朋的钱,早已负债累累,极度艰难的处境以及襄城县卫生防疫站推卸责任的做法让他们全家陷入绝望之中……

受害家属地址: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茨沟乡五里堡村
联系人:张爱荣
身份证号码:410426196708205546
电话:13183326596
2016年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