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05

随州市曾都区南郊机关工委柳树淌社区党内外群众举报党委书记张正洲等人贪污问题

(2016年04月05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
举报人: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南郊机关工委柳树淌社区党内外群众。
犯罪嫌疑人:张正洲,中共党员,柳树淌社区党委书记、主任职务。
曹永耀,中共党员,原任柳树淌社区副书记,现系弘大畜牧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王新民,男,中共党员,系湖北省原随州市南郊国园村人,现任湖北省委纪委常委职务。
林宏伟,男,中共党员,系原随州市殷店镇人,现任随州市曾都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职务。
请求:依法追究上列嫌疑共犯,犯有贪污罪、行贿罪、受贿罪、非法占用耕地罪、私公国有资产罪应数罪并罚。
其主要的事实是:
一、张正洲自九六年任社区书记,曹永耀任副书记期间,经原市批准在该村办起了弘大养殖畜牧有限公司,张曹二人巧立名目骗取财政拔款和政府担保贷款计七百余万元据为已有,且用此款二人合伙在曾都区厉山镇新街镇买了两处千亩以上的山场个人牟取暴利,又制造企业亏损假帐,报政府批准免除财政拔款和担保贷款,明显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二)曹永耀任命为弘大畜牧养殖有限公司的法人,二人合谋坑害百姓利益,将国有资产私分侵吞后,又谎报企业严重亏损。曹永耀主管办垮了企业,按照《企业法》在反思期间,无权继续任职。于二00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张正洲独权安排曹永耀非法侵占该社区十组农民集体所有土地188亩,未经三分之二的群众代表签字许可,也没有在村、组发布征地“两公告”,暗箱操作将此188亩集体土地,靠拉关系走路子非法转换为国有土地。经随州市国土城区分局审定每亩地价土地补偿费1万元,计188万元。张正洲、曹永耀予以侵吞据为已有,百姓至今未见分文土地补偿。而后张正洲与曹永耀私下签订每亩5000元的土地出让合同,蒙骗人民群众。
随州市国土资源局违反了国土资源部(2002年8月6日)《关于严格实行经营性土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的通知》和(国土资源部令第11号)《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规定》市国土局不招标、不挂牌。将按法定本属于经营性用地通过土地执法权利人之手,在土地登记证地类用途一格里填写“工业用地”南郊办事利党工委书记刘春发违反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国发[2001]15号)》文件:(各级领导干部不得干预经营性土地使用权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严禁用行政手段,以打招呼、批条子等各种形式,指定供地对象,供地位置、供地面积、供地用途、供地方式和供地价格等。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必须进入市场、全都实行招标、拍卖或者挂牌出让。如果领导干部继续搞个人审批,无论有没有权钱交易行为,都是违犯纪律)。这宗188亩土地已非法出让4年之久,至今我们十组农民未见到地方政府有关征地的合法程序和批准文件。养猪纯属于经营性用地,随州市国土局法定为工业用地是非法的。不招标拍卖、不挂牌出让,而指定土地使用权的供地对象更是非法的。随州市国土资源局将我们集体所有的土地估价为10000元/亩,没有法律依据,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法律规定的按年产值。
二、张正洲个人非法占用耕地(位于柳树淌村九组)25亩,私人建厂房发租。(见下图)并且打通各级部门关系,将25亩集体土地使用权及产权归张正洲个人所有。更不能容忍的是,这25亩的土地补偿费至今九组居民未见分文,九组居民敢怒而不敢言。

三、张正洲以集体办砖瓦厂为名,非法占用七组、九组、十组农民集体土地400余亩建两座砖瓦窑。两个窑以年承包租金26万元包给他的五弟张晓伟。2007年又以年租金15万元再由张晓伟续包。张晓伟又以每年45万元转包他人。张正洲、张晓伟二人每年坐收渔利30万元,仅2007年至2008年两年,张正洲、张晓伟仅从砖瓦厂发包一笔,非法据为已有60万元。穷了集体和村民,肥了张正洲家族。张正洲占用集体耕地400余亩,村集体每年仅只收15万元。而张正洲兄弟二人年收人超过集体收入的两倍。而400余亩耕地,村民们不仅是至今未见分文土地承包流转费,反而造成500多农民无地可耕,被迫沦为“三无”失地农民,如今,这些村民靠打工、拴破烂艰苦度日。
四、张正洲用集体土地贿赂国家公务员,张正洲在二组临街面为水产局局长靳云山赠送地皮200平方米,该宗地皮后又被靳去山转手倒卖。
五、张正洲兴建豪华别墅两栋,(见下图)贿赂湖北省省纪委常委王新民,曾都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林宏伟。

早在2006年3月,柳树淌党员、干部联名向随州市纪委、市、区两级人民检察院举报过张正洲的犯罪事实。以王新民作后盾的林宏伟在调查张正洲犯罪案件期间一手遮天,为张正洲开脱罪责,逃避法律惩罚。张正洲为感谢王新民、林宏伟的救命之恩,2006年为王新民、林宏伟各建造占地400平方米的豪华别墅,每栋别墅造价一百一十万元,至今市纪委、曾都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将柳树淌社区党员、干部对张正洲的举报压而不查,党内外群众举报的信访石沉大海。
六、张正洲贪污政府划拔农业综合开发物资;2008年3月底,曾都区水产局局长靳云山为柳树淌衬区划拔1000吨水泥,张正洲以每吨295元倒卖,将水泥价值总款295000元贪污为已有。
七、张正洲开设大型酒楼,招募打手,聚众赌博。以开酒楼为名招来巨商老板豪赌,张正洲这个土皇帝名正言顺地从中洗钱。2008年6月24日,张正洲招集黑恶势力60余名打手,在他洒楼聚宴,阴谋策划,准备对我们十组维护农民合法权益的村民进行地下武装镇压。
八、张正洲为他的儿子老婆买了一辆上海大众轿车,而且还跑到武汉市东湖经济开发区建造一栋豪华别墅,并邀全社区干部、企业老板、政府个别政要官员,到武汉市东湖他的别墅内,举行庆贺宴。柳树淌社区知情的党员干部愤愤的说,张正洲个人资产何止千万!试问?仅担任12年村支书这千万元资产从哪里来?
综上事实,依照《刑法》第383条,第384条,张正洲以身试法,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有耕地罪,贪污、侵占、挪用土地补偿,安置补助费罪、贪污截留土地承包流转收入罪,贪污国有资产罪,贪污国家划拔物资罪,贿赂国家公务员罪,王新民、林宏伟构成受贿罪。
张正洲身为共产党员,社区党委书记、主任、市、区两级人大代表,竟敢以身试法,主要是他因贿赂靠紧了湖北省纪委常委审杳处处长王新民、曾都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林宏伟,本案共犯曹永耀的胞兄,随州市原政法委副书记曹永年。此案涉及到党内在们的高干。我们柳树淌社区全体党员、干部和村民,切盼中央央纪委、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湖北省委圣示,督请省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依法从严、从重、从快的打击党内腐败份子,彻底挽回农民集体和村民的经济损失,挽回党在人民群众中的不良影响,从而震慑党内腐败份子。柳树淌党内外群众强烈呼吁,张正洲若不双规,群众就不敢揭发。为什么?因为张正洲募养有他的第二武装部队,张正洲若不倒,人们怕彭霸天、胡汉三又回来了。
中央纪委、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湖北省委领导;我们柳树淌社区党员和全组群众从2005年就开始向随州市、曾都区各级政府上级主管部门多次举报过张正洲违法犯罪书面信访材料。由于地方政府不作为和牢不可破的保护网,迫使我们不得不越级上访,我们柳树淌5000多党内外群众,甚盼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