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0

葛永喜:公权滥用是侮辱人民 ——“巴拿马河”传唤记

公元2016年4月14日晚23点50分左右,门铃突然急促地响起,我以为是因天气太潮湿而导致的,之前门铃也闹过这样的毛病。在这悲欢交织混沌幽暗的世界上,有毛病常出毛病的,绝不仅仅是人。人常常因为自私自利或不晓得真理的缘故,不遵守上帝的律例、诫命、典章,而惹得上帝发烈怒,屡屡受惩。门铃出毛病,也自然惹怒我。我走到门前,猛地拉开里面的木门,准备好好惩罚一下这门铃。门打开后,防盗门外站着六七个人,其中一个是小区的保安,还有着警服的。这时,我才知道错怪了门铃。

不容我因错怪门铃而内疚自责,外面一个人扬了扬吊在
胸前的证件,说:“我们是南海公安分局的,你是葛永喜吗?”

我看了看,姓陈,没有详记他的名,答道:“是的,你们有什么事?”

他说:“打开门,我们有事要和你谈一谈。”

我问:“有传唤证吗?”

他说:“不用了,就在你家谈谈。”(后面的故事证明这是谎言)

我没有多想,只觉得今天不一样,以前都是佛山市局国保打电话约我见面谈,顺便还下一次馆子。今天深夜来,来的警察又都不认识。我想应该不是来请我吃宵夜的,为了保持身材吸引红粉,我从不吃宵夜。但是又无法判断他们此行之目的。于是,我退回房间,拿出手机,在朋友圈发出:公安突然上门,不知道什么目的,请关注。就返回来打开门。

株连是一个大杀器

开门之后,五个警察鱼贯而入。陈姓警察问我是不是在网上发了照片,我说我发了很多照片,你指的是哪一张?他让我把手机拿出来,我扬了扬拿在手中的手机,让他告诉我具体是哪一张照片,若要删除,我可以自己删除。

这时,一个五十左右身材矮短瘦削平头男,突然大声吼道:“把他带回派出所。”

这种*,我见的多了,看来是个小头目,专干见不得光的事。我未予理会,其他的警察也好像没有听到这尖厉的叫声,无人应他。这也应证了,声音大没有用,反显得虚弱。

我与陈姓警察继续争执,他说不清我发的哪张照片有问题,要我打开手机。我同意打开给他看,但他要我给他密码,我坚持要自己打开。另外两个警察在录像,不说话。

双方争执不下,我认为我的密码不能让他们知道,陈姓警察让我以后改密码。我当然不同意,我无需为你的无聊而更改密码。

这时,那平头男又说:“把人带回派出所,所有的手机都扣走。”他们看到房间的桌上还有两部手机,意欲拿走,但这是我妻子的。

此时,我知道质疑他们没有搜查证、检查证,都是多余的了,他们一定会继续恣意妄为。
这时,陈姓警察说:“你不告诉我密码,我们不知道哪一部手机,只能将所有的手机和人都带走。”

说实话,基于我对无耻无底线的理解,我知道如果我今天坚持不告诉他们密码,他们一定将我妻子和她的手机也都带走。又基于种种原因,我不愿意连累我的妻子。她是个胆小怕事的女人,平时只计算眼前生活的苟且,从不去想诗和远方的田野。她若受惊被辱,我将难宽恕自己。

面对株连,我被迫屈服。从此,我对株连有了更深的理解。专制及其走狗清楚,威胁恐吓对仁人志士来说是完全没有效用的。但他们知道株连,可使抗争者陷入良心困境,面对人性考验和情感鞭挞。对于一个真正追求自由的人来说,自然不愿意丧失人性,堕入不顾一切的疯狂之中。此时,只有屈服;此时,也唯有屈服才能彰显正义和勇敢。

我说出了密码,陈姓警察翻看了我微信,指着“巴拿马河”那张图片,对矮短瘦削男说:“是这个手机,就是这一张。”这时,矮短瘦削男凶恶地说:“这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把他带回派出所。”

为了显示我是律师,懂一点法,我简单质疑了下他们没有传唤证,并表示现在的情形不符合口头传唤的规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2条之规定,只有对现场发现的违法行为,才能进行口头传唤。警察半夜登门,有备而来,当然不是现场发现。但我知道,这种抗议毫无用处。我也不想在家里由他们继续折腾。

我进入房间换了条长裤,就和他们走了。楼下,有保安和几个小区邻居看热闹。这是真正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肯定不知道巴拿马运河的水到底有多深。

生命不简单属于自己

他们将我带到盐步派出所六联民警中队,离我家只有一两公里。虽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大厅内还有人吵吵闹闹,估计是一些小的民事纠纷。我被带进了等候室里,警号为184587的年轻人看着我,平头鹰眼,僵硬的目光里透出一点凶残。他不说话,玩着自己的手机。一会儿,陈姓警察进来,让我承认错误,承认发照片公然侮辱了他人。我纠正他说关于“巴拿马河”的那张是图片不是照片,且是一张漫画而已。他不争执,只尽力劝导我承认错误,对我有好处。我不知道错误何在,所以无从承认。他说那他就没办法了,随后走出去,估计是去汇报。

一会,进来一个姓杜的警察,也是去我家的警察之一,给人留点情面,在此不透露他的姓名了。我看了他的工作证,和他开玩笑说:“你这证件上的姓名是真是假?”他说:“当然是真的。”我也笑笑,估计他不是国保。我一直怀疑国保工作证上的姓名的真假,至于他们干的事说的话,我一直有效地保持住“呵呵”又“呵呵”的面部表情。

我们杂七杂八地乱说一通,他是有目的地闲扯,我是有态度的应付。说到传唤的合法性,我觉得这点事,没有必要大动干戈深夜出动把我叫到派出所。他认为这是合法的必要的,不可能叫你到僻静处和你谈话。表示很多人都害怕被叫到幽暗僻静的地方。我表示我不怕,我现在就可以去。

他说:“你不怕打劫?”
我说:“一个大男人,无财又无色,唯有性命一条,怕啥?”
他说:“你和别人不一样,很多人真的害怕。”
我说:“人在世上,没有什么可怕,一切的前途命运,上帝都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上帝要我今天结束生命,我又何必抗拒?又有什么能力抗拒?是生是死,不是我所要考虑的。作为人,应当考虑:活着,要如何彰显生命的意义;死去,该怎样彰显生命的意义。性命表面上属于你,却并不简简单单属于你。”

珍惜生命,并不代表苟且偷生地侮辱生命。假如有一天,生命终将结束,当如耶稣在客西马尼那样祷告: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将这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可14:36)

如此闲扯许久,没有结果,杜姓警察就出去了,不知道他的目的有没有达到,我有没有让他失望。这其间,184587警偶尔抬头插了几句话,他的话充满五毛的“智慧”,既无道理可言,也无逻辑可循。网上搜罗,随处可见,在此不表。杜姓警察出去后,房间里只有我和他两人。由于我的手机不断有电话、信息进来,他站起来去看。我表扬他说:“你蛮尽职的么!”他表情略显的有点不自在,又坐了回去。

无法道歉的公然侮辱

过了一会,陈姓警察、杜姓警察进来,说要带我到盐步派出所进行正式询问,因为六联民警中队没有询问室。我和陈、杜、184587坐上警车,来到盐步派出所。下车后,陈姓警察让我等一下再说一遍手机密码,把手机打开。我心里窃喜,他可能忘记了。如果在我家没有录像的话,他们再也不能打开我的手机了。后面我知道,他们当时录了像,根据录像,重新打开了我的手机。我表面答应,进了讯(询)问室。

盐步派出所的讯(询)室比黑龙江望奎县红卫派出所的询问室高档多了,外面高达五六米的围墙,配置坚固防盗门,高级密码锁。他们按了密码,打开门,里面是一排讯(询)问室,阴暗潮湿,墙壁厚实。狭长内室,高大围墙,真是鸟难飞入,音难传出。在这地方干点什么,一定比刚才杜姓警察说的僻静幽暗处更不易为人所知。

进了里面,他们给我戴上手铐,让我坐在审讯椅上,并将审讯椅锁上。我十分配合,准备好好体会被讯问的滋味。在黑龙江虽被问话,但他们没有给我戴手铐,也没有要求我坐审讯椅。我问黑龙江的警察要坐不坐在审讯椅上,他们说你随便。房间里确实还一把椅子,我主动选择了审讯椅,但他们也没有给我锁上,坐姿随意,可抖二郎腿。这次在家门口,算是真正体会一次坐审讯椅接受审讯的滋味了。

陈姓警察让184587给我手机拍照,并在手机上拍那个“巴拿马河”的图片,让我说手机密码,我拒绝了。
陈:“刚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又变了?”
我说:“我进到这里来,就没有想出去了,你们自己解决手机密码问题吧。”
184587警嘴角微颤,手里拿着一把钢尺背在后面,但还是隐忍住,未发作。他们看我态度坚决,没有坚持,只是让我指认了一下手机。

陈姓警察、杜姓警察坐到桌前,正式告知我,他们是南海公安分局的警察及姓名,因我涉嫌公然侮辱他人,所以传唤我到派出所接受询问。我表示清楚他们所告知的内容,但请他们告知我侮辱了谁?受辱者有没有来公安机关报案?他们不予回答。

我也不纠结,想看看接下来戏怎么进行下去,便进入正式的询问。
问个人情况,一一作答;告知权利义务,在此略过。
问:你是不是发了一张关于“巴拿马河”的照片?
我再次纠正他,说:“这是一张图片,而不是照片,图片的主要内容是漫画,而不是用相机拍摄的真实人物。”他们接受我关于图片的说法。
重新问道:你是不是发了一张关于“巴拿马河”的图片?
答:是的。
问:你在哪里发的?
答:微信朋友圈。
问:你是从哪里看到这张图片的?
答:微信朋友圈。
问:具体是哪个朋友那里看到的?
答:不记得了,朋友圈那么多人,很多人都不认识。
问:你为什么要发这张图片?
答:觉得好玩。
问:你是否认为发这张图是违法的?
答:我不认为是违法的。理由如下:1、我不知道图片上的三个人是谁,他们三人是否来公安机关报案,如果这三人来报案了,公安机关应当有他们的身份信息。我现在再次请你们告知我,他们是谁?有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他们受到了侮辱?如果有证据证明他们确实受到了侮辱,本人愿意在国内及西方主流媒体上向他们公开道歉。2、从图片内容上来看,我完全看不到有任何侮辱人的文字、图形,图片上只是三个漫画人物,卡通好玩。很多人找漫画家画自己的漫画形象以作纪念,还得花钱呢!这怎么能说是侮辱呢?3、我发这张图片只是觉得好玩,没有侮辱他人的主观恶意。

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个关键问题,所以和我扯了一会学历,律师的判断能力,受教育程度呀,看不看新闻呀之类。我说我早就不享受新闻联播里的幸福了,看新闻也只看体育新闻,只关心阿森纳今年能不能夺冠,因为我和好几个人打赌今年阿森纳能夺英超冠军。关于漫画人物,你看像这个人,我看像那个人,世界纷繁复杂,各有各看法。与其让我胡猜乱测,不如你告诉我确切答案。

久攻不下, 接着,他们也没有什么好问的。
问:有没有补充?
答:没有。
问:有没有保障休息和饮食?
答:这半夜三更的找我来问话,怎么能保障我休息?希望共产党不要永远做地下党,不要永远在黑暗中行动。
当然这是不会记的,签字画押时,我看到这个问题记得是:都有(保障休息和饮食)。我也不计较,看了看身后的电子钟,四点十分。

心安之处吃饭香

问完话,我被带到羁押室内休息,室内四围只是不足半米宽的铁条,上面有一草色被褥。我要求解开手铐,陈姓警察说按规定不能解,如果觉得紧,可以帮我调松一点。我不强求,他们帮我调松了一点。戴着手铐,我很快入睡,什么也不想,只想保持好精力,接下来说不一定就没有觉睡了呢!

大概到七点三十分左右,184587警过来将我再次叫到询问室,告知我传唤延长至24小时。我首先让他告知姓名,其次我告诉他按照法律规定,你一个警察对我进行问话是不合法的。
他不告知我他姓氏名谁,只恨恨地说我只是告知你延长传唤时间,你爱签就签,不签拉倒。
等他打印好,问我签不签。我断然拒绝,用不容置疑的口吻答道:不签!他悻悻地转身走了。

我回羁押室,将《荒漠甘泉》4月份的祷告在心里默念一遍,这是我每天清晨必做的事,虽然我还没有受洗礼,但心灵一直受神的庇佑。然后,继续睡觉,深度睡眠,没有美梦也没有恶梦。

九点多,换了两个警察过来,罗姓警察问:“吃不吃早餐?想吃点什么?”我问他什么时间,他抬起左手臂,我看到时间九点三十七分。

我说:“要吃早餐,来五只肉包子。”广东人说“个”一般讲“只”,而“五”与“无”,“只”与“知”,都是同音字,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成:无知肉包子!

高个子警察嘴唇微启,露出一点笑意,可能怕忍不住在我面前笑出声来,所以赶忙转过身去,走到一旁,消失在视线里。

罗姓警察说:“饭堂里好像没有包子,如果有,我就给你拿过来,没有就给你来碗稀饭和蛋挞,可以吗?”

虽然在里面,我特别想吃包子,但我也知道庆丰包子铺离此地甚远,凡事得讲理,不能太为难一线警察。况包子肯定有的吃,又何必急于这一天两天呢!

出来后才知道,罗姓警察将我找他要包子吃的话告诉了在外面守候的朋友们,他们中午吃了一顿包子宴,庞琨律师埋单。
早餐送来,百合粥和蛋挞,还有糍粑。可能是一夜折腾,劳累饥饿,吃的特别香。

吃完早餐,我在羁押室里活动,来回走动,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活动肩颈。

过了一会,罗姓警察与高个子警察将我带到询问室,我让他们告知姓名,他们也都告知。
这次询问,和前一次完全一致,只是进行了录像。 当问到是否保障休息和饮食时,我回答有,但强调:一、半夜传唤是非法的。二、早餐我要求吃包子,你们没有提供。

另外,他们重新告知我延长传唤至24小时。我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83条之规定,必须符合两个条件:1、情况复杂。2、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可能对被传唤人实施拘留处罚的。才能延长传唤至24小时。他们表示只是可能,并不一定必须拘留,才能延长传唤时间。

问完话回到羁押室,我继续活动。

午餐和晚饭吃的都是米饭,一大碗米饭,菜不算好吃,但对于我这种穷苦出身的人来说,也不算太难吃。可这一大碗米饭,实在有点多。我转想如果在这里吃不下饭,人家会认为我内心忧烦愁苦。所以我大快朵颐,狼吞虎咽地吃完。

罗姓警察过来问还要不要来一碗,我说不要了。他说看你吃的很快,我答道:心安之处吃饭香!

不要小看人民的力量和决心

吃完午餐,我睡了一会。大概一两点钟的时候,佛山市局的两个国保来见我,这两个都很熟了,应该是专门负责我的国保。 一个年轻人姓黄,一见我就说:“你看你,怎么跑到这里面来的,我今天早上打电话给你,准备约你这两天聊聊的,谁知道你的电话打不通。” 我呵呵笑道:“真的假的?”

我又被他们俩提到询问室,被锁在审讯椅上。

熟人相见,欢乐的气氛立即浓了起来。他说我常常逗他,答应帮他问上次两会签名的事,也不帮他问,也不回话。我说那事纯属你逗我,你党国想要知道的事,还用我去帮你问?你们什么不都一清二楚!既然你逗我,我就顺便答应,逗下你啦!

接下来言归正传,说到“巴拿马”图片的事,他质问我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看看球赛,而要搞乱这社会。我说那些在巴拿马运河里游泳的,都搞不乱社会,我何德何能可搞乱社会?你们去看看姐夫儿媳妇儿子女儿们吧,你们也是受害者。

他俩知道争执无益,也不告诉我在巴拿马河里游泳的都是谁。所以只是隐晦地告诫我,千万不要怀疑他们的能力和决心。

我一听这话,立即牛叉叉地回了一句:请转告他们,中国一定会民主法治,千万不要低估人民的力量和决心。

他俩又说:“能不能不要这样,现在办案单位认为你是够治安拘留的,我们是当你朋友,才来和你聊聊,看能不能帮你。”

我说:“这事既然这么荒诞,我希望越荒诞越好,千万别治安拘留我,要拘留就刑拘,罪名最好是煽颠和颠覆。我既然进来了,就不想出去了。”

他俩又说还是不要这样,你写个保证,看领导能不放你出去,毕竟在外面还能做点事情,在里面什么也做不了。我说对于能否出去,我不会去想这个问题,那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但我表示可以写一个保证书。

他俩拿来纸笔,我写道:保证书:本人葛永喜,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xxxxx,职业律师。本人于2016年4月14日下午二点左右,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关于“巴拿马运河”的图片。公安机关认为该图片已构成公然侮辱他人。经公安机关教育警示,本人保证不再发该图片及相关信息。若公安机关认为必要的情况下,本人愿意在国内及西方主流媒体上向该图片上的人物公开道歉。保证人:葛永喜。2016年4月14日。

他俩看了保证后,再次表示,我逗他们。并将我的保证书拍了照片,应该是传给领导了。
过了一会,他俩走了,我又回到羁押室转圈活动。

感谢朋友和共产党

从15日凌晨到当日21时39分签字结束传唤,我不过短暂失去22小时的自由,但出来后才知道,我已经成了世界名人,世界各大媒体都报道我因巴拿马文件被拘捕的事件。台湾名嘴在政论节目里也特意提到我被抓的事情。

我妻子在晚上八点被允许进询问室见我,我猜想他们是准备放我,但我仍不作出去的准备,交待了她几件事。第一事就是给我妈妈打电话。第二事是电话被控,请朋友们不要联系。这是在里面反思的一件事。当时,应该在开门之前卸载掉一些软件。但当时大意,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不会被强制开机。

得知有很多朋友已经来到派出所门口为我守候,心房颤动,深受感动,有一股力量溢满全身。

在此特别感谢:庞琨、陈进学、游飞翥、葛文秀、陈以轩、付爱玲、范标文、冉彤、吴魁明等律师。大家听说我被传唤,百忙之中放下案牍,赶到派出所来要求会见,声援守候。游飞翥律师清晨从重庆飞往广州,远道驰援。在黑龙江绥棱拘留所,我们已经拥抱过一次,这次在盐步派出所前,我们再次拥抱。上演基情四射第二季。

(基情四射第二季,飞翥兄质疑我耍流氓)

感谢我们律师所主任谢乐安律师,律师所书记黄常仁律师,黄书记是个好人,他使我清楚地认识到不是每个贴着某标签的,皆是坏人,这常常提醒我不要将人标签化。感谢到场的同事张家锋、张达金律师以及没有到场的所有同仁。给律师所和同事们增添了诸多不便与麻烦,内心愧疚,无以回报。

感谢唐太太汪艳芳女士,唐荆陵先生是我最敬佩的当事人。在里面与国保欢歌笑语时,他俩拿监狱和看守所的艰苦吓唬我,我拿唐荆陵先生在监狱闲庭信步来教育他俩,使他俩顿时语塞,无词以答。

感谢到场的网友和在网络上声援我的朋友们。听说我另一当事人候帅(他是我至今没有见过的当事人之一,在他被关押期间,郑州警方违法拒绝我会见他。他出来之后,一直没有机会见),他听说我因“巴拿马河”图片被传唤,特意将微信头像换成该图片。

感谢国内外的媒体朋友们,你们是永远的朋友,中国的民主大业,需要你们的关注与支持。一个民主的中国,必将有益于世界的和平稳定;一个专制的中国,不但祸及中国人民,也将破坏世界的繁荣发展。

感谢共产党,没有你,我不可能一夜成名!

The End!

葛永喜

二0一六年四月十六日

后记:

此次事件中,我一直没有被明确告知到底侮辱了谁。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我反复要求公安机关告知,但公安机关一直拒绝告知。所以,我将通过诉讼的方式来告知他们:滥用公权是侮辱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