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13

哎乌:社运爱好者刘少明

(2016年04月13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初识刘少明,是在2014年去建三江的火车上。当时应陈剑雄邀请,我与黄敏鹏同行,在火车上巧遇谢文飞、刘少明二位。

谢文飞穿飞雄衫,能言善辩。去回的火车上,谢黄不间断向民众启蒙,聒噪得人耳朵生疼,我讥讽他们是牧师。刘少明先生则爽朗热情,相处舒服。他说起自己的故事:8岁写反动标语,曾和刘萍一个工厂等。我对他无端的信任,说话较融洽。

第二次见面,是在吴魁明律师办公室。当时,杨崇因举牌声援李维国64纪念活动,被抓到禅城看守所刑拘,我闻讯速度去找吴律。吴律忙完后,联系陈进学律师负责此案。等待期间,见刘少明也在,他自我介绍是维权义工,晚上在这儿打地铺。这让我,明白了这条路的艰难。

又见面,是2014年912郭飞雄案开庭,围观被抓后。那天我和杨崇,被送到天河民警训练基地,分开关押。中午吃饭前,所有被抓朋友在大厅做笔录。俺正和国宝斗智斗勇,刘少明大哥端着盒饭,以明星的姿态过来打招呼:哎乌你好!国宝说:咦,你不是说不认识什么人吗?俺回答索:这人马路上见过,俺们不熟哈。

再见面,是新生鞋厂工人罢工期间。一天,网友晃晃和我约好,去现场采访工人。中午联系老刘后去了鞋厂,晃晃和老刘接到我后,先去吃饭。原来,工人害怕,不愿接受现场采访。为保护记者和工人,老刘安排了采访律师。做完采访后,晃晃背着几十公斤器材,离开了广州,老刘则继续艰苦的工运抗争。


又一次见面,是饭局上。其他朋友状态都不错,刘少明大哥瘦了,吴魁明律师成了烟鬼。饭局结束,吴刘先走。我看到他们背影,刘哥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原本高大的背影,明显看得出疲惫、风尘仆仆。那一刻,我有点难过。

后来再看到网上照片,他明显老了,眼睛都成了三角眼。这是长期奔波劳累,造成的必然结果。

朴实谦逊的刘少明,却是充满激情的社运份子。他曾因参与89学运声援,入狱一年,并被开除公职。近年再次投身社运,参与过的维权活动,有新余三君子开庭声援、建三江人权律师声援、912郭飞雄案开庭声援等,每次都坚持到最后。

刘少明先生,2015年曾参与广州大学城环卫工、新生鞋厂、联盛、广州西铁城等,十几起工运维权事件,并组建〃工维义工〃团队。这一切,使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49后中国工运维权领袖。

2015年5月29日,刘少明被带走,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7月14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并剥夺律师会见权5个多月。

2016年4月15日9时,刘少明煽颠案开庭。地点:广州中级院第十三法庭。

欢迎关注刘少明案开庭,见证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