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27

新疆人权捍卫者胡军被当局限制人身自由 只允许于居住小区范围活动

(2016年04月27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我父亲去世了,母亲病了住医院了,警察看的松了,我去了乌鲁木齐高级法院要求入张海涛案离开来了居住地昌吉,从乌市回来过了两天,小区警察孟杰早晨来我家说;“我们石所叫你去派出所”我当时在揉发酵面准烙饼,我说:“明天去吧”孟警察说:“今天的事情今天办,石所按排的”我说:“好,我把饼烙好就去”烙完饼12点坐上警察的巡逻车到了建国路派出所。
昌吉市建国路派出所石副长情绪激动,说:”胡军你住在我们辖区是我们的稳控人员工作对象,我们要管你,进行训戒教育,你必须听话,我不信我制不了你,你不听,我叫孟杰,田野(小区警察)每天把你拉到派出所来,让我们的派出所警察轮流陪着你听你说,你妈每天吃饭前胰岛素谁给她打针,胡军你想清楚你妈80岁了,你为你妈考虑你也要听我们的”我很害怕,石所长厉害的很啊,我只能老老实实在巡戒书上签字,石所长说孟杰写训戒书,胡军是我们辖区的不稳定分子,只能在大上海小区内活动,出小区要写书面报告说明出去干什么,得到小区警察批准候才能出去,离开昌吉市是绝对不允许的,手机不可以关机。随时会报你的位置。你生活有困难我们可以帮助到的,小区警察会无微不至的帮助你,你一定要感动。
这训训的时间长啊,训到下午6点多,临让回家,我请示石所长,我说:“州国保支队王一心大队约好的让我去一趟州局,我可以去吗?”石副所长说:“可以可以,王一心叫你可以去”。
(4月26日)早晨上午10点从家出来推轮椅去州局,出大上海小区大门被保安拦截,和保安说理,大门口人很多,保安心虚松开了抓住轮椅的手,推轮椅一个半小时来到州公安局,州局门卫说王大队长昨天晚上值夜班回去休息了,明天再来吧。我就准备回家,大上海小区的孟杰开巡逻警车到了,说石所长要我去派出所,我回家就不去派出所了,孟杰说不行石所让我把你带派出所,我只能服从警察,警察知道吗?他们是警察。坐上巡逻警车到了建国路派出所,下车推轮椅进入派出所一楼来访接待室,一会石副所长就来到接待室,石所就问胡军你上哪里去了,怎么离开小区的,说着说着石所长精神抗愤从坐着到站立手也舞脚蹦的情绪激动了,石副所长大吠大嚎:“胡军左手一耳光右手一耳光打我,我40多岁了又不是你胡军的儿子,你打我脸,你知道你推轮椅的手打的有多重,你讲人权,你侵害了我的人权,你是伪的假的,习特勒!习特勒!习特勒人渣,,,,,,”。 一会出接待室一会又进接待室,不行我和你胡军没完,我要人们都知道我要人权,你胡军为什么要打我的脸。又来了不知道多少警察进来了出去了,出去了进来了这楼都有点抖动了。
下午4点来一群警察说是中山路派出所的,要传唤我调查石所长被一巴掌事件,给了传唤证签了名写上了去的时间,就和一群警察去了中山路派出所,下到派出所地下刑讯室,做事件调查笔录,做完笔录6点多,出派出所上了巡逻车警察说送我回家,一警察问我要传唤证填询问结束时间,我那出来中山路派出所时给我的传唤证填上结束时间摁上手印,警察说我看一下,我给了他传唤证,警察看着传唤证就让开巡逻车的警察开车走顺手关上了车门。我问警察要传唤证车上的警察说到时你让律师来取,你不用拿传唤证。
车又回到了建国路派出所,下去俩警察,车上剩俩警察看着我,坐车上等着。等到8点多时建国路的警察换下了中山路的警察开车把我送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