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4-01

广东劳工NGO案 孟晗家属遭多名暴徒持铁棍上门威胁 报警被敷衍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3月29日,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关押在看守所的工人领袖孟晗家人遭逼迁后又遭受多名暴徒持铁棍铁棒上门威胁。报警被敷衍了事,警察延迟出警,及派出所所长表示要求晗家人搬走。

据了解,3月29日晚上9点54分左右,住在中山市南头镇的孟晗爱人以及孟晗父母发现有数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在他们家门前,并伴有异响。孟晗爱人开门后发现5名男子正急着往楼下跑,其中一人拿着铁棒。当他们看到孟晗爱人后,立马往回冲,孟晗爱人见此马上关门。关门后门外却传来了拼命的撞门声和铁棒打门声,并持续了3、4分钟。

受到惊吓的孟晗家人随即报警,但警察却在20分钟后才去到现场。而在孟晗父亲当晚去到派出所报案时,警察却是敷衍了事,所长更是说:“这种情况你就搬走呗。”


报警回执报警回执




自孟晗12月3日被警察抓走以来,他的房东就开始不断骚扰孟晗家人,要求他们搬离,并称这是“上面的意见”。而实际上,孟晗家人与房东的房屋租赁合同是签到2017年的,现时房东单方面要求孟晗家人搬迁,既不合理,更不合法!从房东对孟晗家人的多次威胁、吵闹中可知,房东其实不过是充当了“上面”的打手而已,以此带给仍身处看守所却一直秉持良知、拒绝认罪的孟晗以更大的精神压力!

在12·3劳工维权人士案件中,邓小明、彭家勇、朱小梅3人已取保候审,曾飞洋、何晓波、孟晗却仍在看守所。其中,当局已“孟晗属累犯”为由拒绝孟晗取保候审。2013年,孟晗因以首席谈判代表的身份参与广医药第一附属医院的集体维权案件,警察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其抓到看守所,法院对孟晗作出了罪名成立,对其判决9个月的刑罚。重获自由后,孟晗一边上诉,不服判决,一边协助其他工人维权,捍卫广大劳动者的权益。



广州市一看,梦晗及曾飞洋仍被关押于此广州市一看,梦晗及曾飞洋仍被关押于此


如今,当局罔顾基本事实以及广大工人的利益,对劳工维权人士以及工人领袖实施刑事打压,更以黑社会的手段恐吓家属,大大突破了公德底线!每一位工人以及具有良心的社会人士,都应该关注、声援此次遭受打压的劳工维权人士和工人领袖!

附:孟晗父亲文字记录

在中山市南头镇所发事情纪实
2015年9月18住进南头镇新豪苑小区15栋501房,面积有110平米,我一家三代住这样的房比较合适。因此与房东许学献签约二年的房屋租赁合同。半年里我分月按时支付房租、水电、、宽带、物业等费用,乙方无任何违约。但是房东许学献,其夫陈子斌要我一家搬迁离开。为了住得舒适点,进住后,我家添置了家电、厨房用具和日常用品,安装了宽带电信网络,共开支一万二千七百余元。房东违约,逼我搬迁,却又不愿补偿。合同存续期间,我一家不可能搬离。
 房东为什么逼我一家搬迁呢?陈子斌说:你儿子孟晗被警察抓走,你们就不能住这里了。我说儿子被抓,老子老妈就不能住这里了?陈子斌说这是上面的意见。我无语。我一不违约,而不犯法,怎么连老人都不放过?我不敢想。陈子斌说他有家小,要生活,要做生意,要面对方方面面,谁也不能得罪。他还说,你们不搬走,我很难办啊!我说现在是共产党的领导,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陈子斌说,你脱离这个社会时间太长了,有时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沉思。
 房东逼迁,又没有拿到桌面上的正当理由,我又不搬,这样僵着。无奈之下,房东采取流氓行为,三番五次上门闹事。为此我按时间顺序,将所发事情纪实如下:
 一、2月16日许学献发微博,通知我家,2月20将停水停电。2月16日这一天是正月初九,过年期间,收到这样信息,诸君怎么想?
 二、2月20日21日这两天,我家真的被停水停电。这两天,全国都在欢庆元宵节,我家却无水无电。我家的天都是黑的。诸君,你们想我家的元宵节是怎么过的?冰箱的牛奶要坏,肉、鱼等食品都要变质了。年过七十岁的老人两口,最想看看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可是没有电!
 三、2月22日中午,房东许学献刀我家逼迁。逼迁无果,许叫来警察。警察认为,这是房东与房客之间,因合同之间的纠纷,不属警察管理权限。俩警察退出离去。当日晚上许学献及丈夫陈子斌到我家大吵大闹,到夜深才离去。
 四、2月25日晚上,许陈二人来我家,要求我家搬来后,添置物品列出清单。他们当时要立即给清单,我答应第二天给吧!2月26日,许陈二人来我家了解添置物品的品种和价值。房东将清单一笔笔、一项项核查后,认可5000元的物品转让费,3600的押金,共8600元,同意退还给乙方。但未达成协议。
五、3月1日、2日、3日这三天陈子斌上门来我家,准备签订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陈提出废除到2017年8月17日的二年期合同,重新签一个合同,同意我家住到2016年4月17日,至多5月17。原二年的合同由甲方收回。
 我说补充协议是原合同基础之上形成的补充条文,是对原合同的完善,皮之不存,毛将乎焉,原合同不能废除。甲方想收回乙方持有的合同,有悖常理。
由于双方分歧甚大,补充协议亦未签订。陈子斌直白的说,上面的意见,就是让你们尽快离开南头。
六、3月4日下午5点多,陈子斌兄弟及妻许学献禾小区保安队长易某等共四人,重声敲门进到家里。进门后,没有说话,许学献及小叔子对着我一家老小进行拍照、录像、录音。陈子斌给一“告知函”。“告知函”的中心内容就是终止合同,令我在3月17日前搬走。
七、3月7日,我走访南头镇维稳中心,填写了信访登记表,诉说许学献女士给我“告知函”的情况,咨询广东雅高律师事务所冯律师,听取他对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应对意见。
 八、3月14日,我起草了《关于对“告知函” 的回复函》,回复函的主要内容是:1、甲乙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租期二年,乙方守约,按时缴纳相关费用,有权继续居住;2、甲方屡屡违约,停水停电,单方撕约是不可以的。
我将“回复函”快递寄给许学献女士,并抄送中山市南头镇司法所和中山市欢腾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同时送给驻司法所的律师事务所。
九、3月26日,早晨发现门锁被插铁片,锁打不开。此事随即告知小区保安队长易某。易队长说可能是小孩干的。我说我们一家没有仇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
十、3月28日晚上9点50分,一伙暴徒,手拿铁棍上门砸门十分恐怖。立即报警,过20分后,二警察到现场,随后又来三警察。看了现场,拍了照。门锁被砸坏,要是插不进锁孔,门已变形。
警察要我到派出所做报案笔录。晚上10点40分到升辉派出所,由梁警官做笔录。做完笔录,已是次日凌晨,随后回家。3月29日,身心疲惫,休息一天。3月30日到小区调取监控。
















以下为监控录像拍下的暴徒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