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10

709事件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 “我能做什么?我要怎么做”

(2016年05月10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709事件李和平律师的爱女,今年幼儿园要毕业了,要进小学了。这个因为妈妈生活的不规律,跟妈妈一起常熬夜,常在早上起床时跟妈妈斗气的小姑娘,被亦庄开发区一所很好的学校录取了。这是好消息!

但是我猜着入学之路不会一帆风顺,因为学校录取没问题,开发区管委会的允许就读证明十分难开,有好多条件要满足。第一条,得在开发区租有房子并办有暂住证。

所以,为了这个暂住证,我拿着租房合同跑到博兴路派出所,就是2015年北京国保会同天津警方,把起诉了新华网的我以刑事传唤的方式带到的那个派出所。

我被告知,要去亦城名苑小区里的那个警务站开证明。我跑去警务站一问,房东本人要带着房本,复印件,租房合同,会同我一起去办。

     想想就头大!!

     因为房东是安徽人,不在北京住,签合同租房是他一个亲戚代办。我住他的房三年了,只知道他名字,并没有见过他。房东的亲戚把房东的电话告诉我,我打过去,对方说自己这一段忙得要命。

      我说很抱歉,因为是孩子入学需要,必须尽快办理。要不您委托个可靠的住在北京的人,把身份证和房本都交给这个人。这是我能想到的对房东来讲最方便的形式了,可是这个人不好委托,就算房东找到了,对方也未必有时间!

      房东先生思考了几天,决定周日晚上坐飞机来北京,周一晚上再飞回去。这架势,说不感动和不意外都是假的 。我很感动,我很感谢房东!

     在电话里,房东说起去年七月份,北京亦庄博兴路派出所的李警官就打电话,让他在房租期满之后,不要再把房子租给我了。他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当时他在云南,后来警察没再找他,他也就把房子继续租给了我。

这事我第一次知道!

     我以为我在北京有房子,警方把我从出租房里撵走没意义。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所以应了我朋友的话,未必是没撵过你,只是上帝有恩典!

     房东先生五月九号早八点多就到了我家。他仔细问了我丈夫李和平的情况,说想给片警打个电话,但是他没有。我想起楼道里派出所贴的告示上有,就下了楼,把李警官的电话抄了上来。房东先生打了李警官的电话,说李警官请他去派出所聊一聊。我也想的开,就对他说,不管租或不租,到时请您给个痛快话。我十点要去城里,有重要的活动参加。我也只能等到十点就得走。

     我等到九点半,房东一直没有电话打来。我就开车出去,走到亦庄桥才发现房东打过来的电话。我打通房东电话,他说他打了十几通电话给我。我一看,自己糊里糊涂把手机装到防辐射袋的里层,屏蔽了信号,难怪他打不通!

房东告诉我,李警官说了,他可以把房子租给我,也可以不租给我。我一听,喜出望外 !立即跟房东汇合。接上房东后直奔警务站。一进警务站,四五个民警围了上来,看我们的合同,审查房本,身份证,签安全保证书。把证件复印件留档,开证明,盖了警务站的章!告诉我们可以了!

      我问要片警签字吗?警务站的人很笃定地说:“不用!”

      我跟房东拿着这些材料,又去复印店把安全保证书复印了,别的证件又各复印了一份,直奔博兴路派出所办证大厅。一个南方口音的女户籍警接待了我们,这个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温和的民警了。我告诉她房东专门从安徽飞过来帮我办暂住证,今晚得回去。她一听,马上一件件看了我们的材料,让我填了表。对房东说,你的材料都全了,没你的事了。这时房东要上二楼见李警官,因为李警官嘱咐他要租给我房子的话,得一定跟他备案。我赶紧对房东说您去吧。

     温和的女民警麻利的操作着电脑,我把表填完,正递过去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女民警接着电话,看着我递过去的表,说:“对,正在办呢!”她嗯嗯着,挂了电话,把手中的表理了一下,递给了我,说李警官让你等一下!我一听,问:“李向标是吗?”女民警点头,我说:“请你打电话告诉他,我只等五分钟,因为我还有重要的事。”

今天是五月九号欧洲日,欧盟这么重要的活动,我当然看重!

    女民警问我孩子爸爸什么事?我说孩子的爸爸是位受人尊重的人权律师,为冤案翻案,反对酷刑。被失踪了,非说我们颠覆国家政权。我说,退一万步,孩子爸爸就算是杀人犯,也不能株连妻女啊!女民警安慰我,别生气,回头好好说说。我苦笑,说什么?哪里让你讲理啊!别说理,法律早都不讲了!我办暂住证的所需材料一样不缺,就在要出证时被片警一个电话给卡住了!

     现在想起来李警官跟房东说的可租可不租的话,全是谎话。可怜房东人实诚厚道,根本没听出弦外之音!

      女民警主动打电话上去,说王女士有事要走,是需要她在大厅等还是回家等?
不用说,我就知道让我回家等。我拨电话给房东,说我有急事必须要走,不能请他吃饭了,感谢他专程飞过来。

      我开车又一次到了亦庄桥下,停了车要走时(我车周一限号),房东又打过来,让我等一下他,他要拿走申请资料里的房本复印件。

      我想着肯定是黄了,于是耐心等了十分钟,房东到了。我把房本复印件和他身份证复印件还给了他,问他到底租我还是不租我?他含糊的说派出所要审验这些证件。我一听就明白了,因为急着赶路,说了再见就走了!

     忙到晚上,看见房东在北京亲戚的电话,知道是房东不好意思,委托中间人来说。果然,拨通了电话,房东的亲戚是个知识分子,很是抱歉和为难。我说没关系,我很感激房东又租给我这一年。我把这看成是上帝莫大的恩典,安慰他别过意不去。这时他才说李警官把房东整整训了两个钟头,说“绝对不可以”把房子租给我 。我道:“原来如此!”
我也请他转达房东,就凭这飞过来帮我们办暂住证一条,我们就感激不尽!也请他们放心,上帝一定会为我们的房子开出路!

说到最后,我们都很轻松,仿佛多年的老朋友。其实我跟他也没见过几面。

曾经有家属说,这生活何时是个头?另外一位家属立即接上话,说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接受吧,面对吧,祷告上帝给我们能力享受吧!在最难的事情当中,发现上帝的美意!何况这还不是最难!!

     最难的是那些毒疫苗受害的家庭面对致残的孩子,是那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家长面对绝症的儿女,是天津大爆炸失去儿子女儿的父母,是中学门口被疯狂面包车碾死的高中生的爹娘……我不是最难,也不要称我是709难属,如果非要说,我们对这个国家没有尽到责任。正是我们的迟迟不醒悟,致使今日中国,噩运连连!

不去悲哀自己,而是要问:“我能做什么?我要怎么做?”

           中国709事件,
           为丈夫自豪的妻子——王峭岭
                       2016年5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