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11

709律师案 李和平家属遭诛连 博兴路派出所阻挠租房及办理暂住证致其女儿无法入学

2016年5月11日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律师案 当事人李和平律师家属因博兴路派出所阻挠租房及办理暂住证,导致其女儿无法入学及面临搬迁。且晚上遭敲门骚扰。

据了解,阻止李和平家属办理暂住证、训斥房东不让房东租房给709被捕律师李和平的妻女致使李和平律师女儿无法上学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区亦庄开发区公安分局 博兴路派出所 (电话010-67853098)片警  李向标 (13911500720)。


下附王峭岭《致丈夫李和平的信》及《入夜警察来敲门》公开全文:

致丈夫李和平的信
亲爱的和平:

其实写信给你,有很大的心里障碍。犹记得当年给你写过唯一的一封信,放在你公文包里。你拎着出差,回家后对我说:“你的信里有很多漏洞,我想着给你写封律师信一一指出。”唉,我代表咱们大学法律系那一级的法律最低水平,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你忙的连“律师信”也没给我回。

自从2015年7月10号中午跟你分开,我们已经十个月没见面了。想想过去我们分开最久的是你在北京创业的那一年,但那时我们每个月还能见一面。

先告诉你好消息!你的爱女六岁多了,我们儿子上过的那个学校的小学部,给她发了英语侧重班的录取通知。这是个好消息!幼儿园老师也很为女儿高兴。

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们没有办下来暂住证,所以佳美入不了学。为了办暂住证,房东特意从安徽坐飞机过来,但是在一切手续都齐全的时候,房东被片警叫过去训斥,说绝对不可以把房子租给我们!暂住证泡汤了,房子也只能住到八月份。房东很是过意不去,我也感激房东的竭力帮助。

我还是不死心,就去政府的允许孩子就读证明的办理地点看一下,一说没暂住证,立即被否了。

说实在的,出了那个大门,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止不住了!前一天被派出所拒绝办证我还没这么难过,为什么昨天确实知道孩子入不了我喜欢的学校时,这么的难过?!

那时我就想,如果你十二年前在办理第一个人权案子的时候,知道你的爱女会被这样拒绝,你还会做那个人权案子吗??

我这样想着你,想着你在法庭上的样子,知道你一定还会做!而我经历了这十个月,如果回到十二年前,我一定全力支持你去做人权案子,即或今天女儿被阻,入不了学;即或明天儿子被拦,出不了国!

因为:如果我作为一个辩护律师,我怎么能看着被冤判死刑的人能发声时不发声?我怎么能想着因为妻女要受株连,不能居住不能入学,而看着一条无辜生命要被公权力残忍剥夺!你从来都不是完美的人,你只是一个良知尚存的律师!

如同一个人下耶利哥去,被土匪打伤了,那个救治他的人想着一定会被土匪报复就从重伤的人身边走开了?不,没有,得耶稣赞许的是那个在伤者身边停下来,救治伤者的人?!他是冒着被土匪冲下来打劫的危险的!多本能的举动啊!或许十年前,很多人从伤者身边无视着走过。但是现今,越来越多的人,在伤者面前停下来。还记得吗?这个故事,是儿子四岁时参演的第一个圣经故事!
儿子说他为父亲自豪!我也说,如果你当人权律师的后果,是我们今天遇到的这些,那我们一家人一起承担!

不要担心女儿的学业,最不济是入不了中国的学校,那又如何?我自己可以亲自教自己的女儿吧!你看到这里应该放心了,如果我要做老师,一定会是个好老师!这个方面你一直是肯定和信任我的!其实不是我有本事,是上帝有能力!当年看过日本人<福泽谕吉自传>后,我心里也跃跃欲试。或许,如果我真的“开馆授徒”,会人满为患的。

越了解你就越信任你,也越发感激上帝的恩典。你凭良心做的事,使妻儿父母在神和人面前没有亏欠。这荣耀是属于上帝的,不值得自夸。在父神面前,祂赏赐的恩典永远够我们用的!我们站在毒疫苗受害儿童的父母面前,站在雷洋妻子面前,我们这点事儿算什么?!你一直知道我的乐观来自上帝,所以不要挂念我们,不用担心儿女,我们都在上帝手中!

     祝患难中也能喜乐有盼望!

              老婆  峭岭
              2016年5月11号


入夜警察来敲门

     去年八月份我被北京国保,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警察,会同我所居住地的北京亦庄博兴路派出所几个警察,以寻衅滋事罪撬开我的家门,把我带到博兴路派出所讯问了五个小时。事由是我起诉了新华网,而起诉状被海外某网站转发了!一个民事官司使官方如此大动干戈,我也是领教了公权力的无所不能,无恶不做!

     后来我回到家,就开始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国保的警号姓名,要求公开110的处警记录。后来官方回函,我的申请不清楚和我所申请的不在信息公开之列。我手中足有二十份关于信息公开的回函,打算一一起诉来着。

     这次,因为暂住证生生被叫停,因为房东被片警训斥,被迫到期不再租给我房子。说良心话,警察也就吓唬房东,连我的面也不照,让我回家等信。我无奈发文,如果警察真有心解决我的暂住证问题,完全可以打电话(我电话登记在警务站),完全可以在上班时间约我了解此事。为什么偏偏在天黑了之后,晚八点左右敲我家门呢?
   
     我实在是有前车之鉴,开了门,就没有平等对话权了!不开门,只能是不开门!
   
     我实在是困惑,明明我的暂住证资料齐全的都要出证了,片警李向标一个电话就停了。房东被叫上二楼训完话后,打车找到已经离开的我要回房本复印件和他的身份证复印件,说是警察要审核,警务站和户籍警都已经审核完了好不好!

     现在入夜了,一个警察来敲门,说了解暂住证的事。说只要资料齐全,就可以办。让我开门,了解一下暂住证的情况。这年头,这警察,谁信?雷洋之死刚刚发生,谁知道门外的自称警察的人要干什么?!他自称姓王,警号051206,但是是真是假,尚待确定。

我在此也声明,我不赌不嫖,无烟酒等不良嗜好,与人也无深仇大恨,也不欠别人钱财。我若失踪或有别的意外,必是因为丈夫李和平律师而被株连。诸位可不能相信官方的说辞。就写到这里。

       709事件李和平律师妻子 王峭岭
             2016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