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16

709律师案 李斌拒绝向谢燕益妻子及律师透露所谓另外委托的律师名字及律所名称 并将谢燕益妻子抬出看会面室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5月16日李柏光律师与谢燕益妻子原珊珊至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谢燕益律师,接待警察李斌以谢燕益已另外委托辩护律师为由拒绝李柏光律师的会见剥夺其律师执业权,且不向家属及律师透露新律师的名字、律所名称等。



下附李柏光律师公开信息:【谢燕益妻子被抬出看会面室 律师执业权被剥夺】

2016年5月16日上午九点半,我和谢燕益妻子原珊珊到达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我向执勤武警递交会见谢燕益的手续后,武警问我向哪个警官预约会见的事了,我说就找李斌。执勤武警要我们在大厅等李斌。十分钟后,李斌和另外一个警察一同出来大厅,把我和原珊珊接到看守所大厅里面一个小房子,两个警察与我们谈话。

李斌对我还是老调重弹,说谢燕益自己已经委托了辩护律师,我不能再做谢燕益的辩护人。我们问他谢燕益的辩护律师的名字、律所名称,李斌说保密,他不能告诉我们。我说,既然这样,我依据五部委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的规定第八条第二款,现在我马上要求见谢燕益,以当面核实李斌说的话是否真实。李斌说,他当场就可以拒绝我的要求。我说,你拒绝的理由是什么?他说案子涉及国家秘密,不能会见。

原珊珊问李斌:你们上次说谢燕益的侦查期限只延长到4月8日,现在已经是5月16日了,你们说话还算不算数?你们还是人吗?李斌听后大怒,斥责一句原珊珊,就怒气冲冲跑掉了,把我们两个扔在那房间,不理我们了。

后来原珊珊一直坐在那房间不肯走,直到中午12点,几个执勤武警把原珊珊抬出那个房间。我们就离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了。

我准备回京后写控告状,向天津市检察院、人大常委会、天津市监察局控告天津公安违法剥夺律师的执业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