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10

因声援屠夫被拘近十个月的尹旭安终获会见律师 拘留中遭逼供及暴打 为争取律师会见 曾尝试过绝食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5月10日蔺其磊律师终于在大冶市看守所成功会见因声援屠夫被拘近十个月的尹旭安,尹旭安指遭逼供及暴打,此前为争取律师会见,于狱中曾尝试过绝食八天。


下附蔺其磊律师的公开会见纪要:

蔺其磊律师:2016年5月10日上午,我在大冶市法院复制了尹旭安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案卷去。下午2:30我到大冶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尹旭安,这次办事人员看过起诉书后办理了会见手续,至此被抓近十个月的尹旭安在案件转到法院时才被允许会见到了律师。
      寒暄几句我迫不及待地问尹旭安自2015年7月28日被抓以来是否收到刑讯逼供以及侮辱等其他不人道的待遇?看来有点迟钝的尹旭安断续讲到:被抓当晚因申请一个曾对他逼供过的警察回避,被该警察辱骂。在被送到大冶市拘留所后被同房的人围住,一个叫彭子键对其暴打,(我看其左眼眶上明显的疤痕)其按了三次警铃,管教才到场却说“你是垃圾该打”,很长时间才把尹旭安送到医院缝了几针。最可恨的是,尹不但被打却还被行政拘留了十日。
言谈间,尹旭安问我叫什么名字,他一直想不起来我了,他说他现在脑子很混乱,记忆力减退的厉害,其头顶因被打左半部经常头疼,因其血压高、左心脏疼痛等多次要求看守所转诊治疗,也向驻所检察室反映但均被拒绝。他说他穿的红马甲是重点管理对象,开始时每月换一个房间,不让消息传出。为争取律师会见、病情转诊绝食八天,20多天没有大便,最近收到其家人的700元钱被存在卡里不让他用,其身心收到很大的摧残。
尽管遭此待遇,尹旭安还是坚定认为起诉书指控他的六起事情完全是公权迫害,他认为他的行为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之处。他特别感谢外面朋友对他的关注声援,他说:我对我的行为做法不后悔。
看着虽神情有点恍惚正说着就忘记了事情但很坚定的尹旭安,我感慨不已,相信不久的历史会给予尹旭安们公正的交待。我们期待,我们努力!

附尹旭安简历:
1974年8月出生,湖北省大冶市人,原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村民,枉判上访者,公益维权者,中国在押政治犯。

2003年,曾因控告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民政局就其夫妻离婚争议非法登记一案,被地方法院枉法裁判,而地方高院对此又不作为,随被迫于2007年到北京上访;自2007年11月以来,因多次上访而备受当局非法处罚及伤害;曾因上访维权和参与围观、声援、抗争行动而被当局非法拘留6次、被关黑监狱8次;2009年,在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曾因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示威,而被湖北当局处以劳动教养2年,并延期释放3个月;劳教期间,曾因身患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程度)及多种其他疾病(如乙肝、胆囊炎及结石等)而多次晕倒和急救;2012年起,曾因在京维权,开始更多关注民主公益维权事业;2012年,曾积极参与十八大民主直选学术代表,呼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废除劳教制度及打击黑监狱等;2012年7月—10月,曾因举报和起诉湖北省当地政府非法征用土地、起诉湖北省劳教委非法延期及非法选举等问题,而遭当局非法拘禁42天;2013年始,开始积极介入声援围观行动,如江西新余刘萍独立候选人案、山东曲阜薛福顺事件、山东淄博孙峰“煽颠案”、4.29祭奠林昭活动、湖南衡阳赵枫生“煽颠案”开庭、郑州十君子事件、焦作张小玉案、苏州老兵范木根血拆案开庭、与王福磊等维权网友声援维权公民王健案等.

2015年3月8日,曾因使用微信转发“湖北大冶市驻京维稳人员名单”而遭当局抓捕,并被行政拘留15天,3月24日被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刑拘,后被释放;2015年7月25日,又因与王芳、耿彩文等人在武汉市黄鹤楼前身着声援吴凎(屠夫)的文化衫,并拍照上传网媒,随被武汉警方于7月28日抓捕,拘留于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同年8月20日,被大冶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目前被羁押于湖北省大冶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