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20

高承才律师申请会见被当局以涉嫌 “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关押的幸清贤 遭当局拒绝会见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5月19日高承才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被当局以涉嫌 “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关押的幸清贤先生,遭当局推皮球,找不到具体的办案人员,以需预审局办案人员批准而拒绝会见。


下附高承才律师的公开会见记要:

  今天下午我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幸清贤先生,在所门口登记时相当顺利,进入监区后,我领到了会见证,到第二看守所二楼监室出示相关会见手续,到三楼监室准备会见。这时候两个工作人员问我是否预约,我说没有预约,但是,会见手续都已审核通过,已允许我会见。这两个人走后,其中的一个又返回来说,他们的登记处没有幸清贤这个人,我感到非常生气,我说在看守所门口武警处登记时和二楼交手续时都有幸清贤的登记,为何到了你们这里就没这个人了?他说,真不好意思,要会见须经过二看(二看、一看其实是一个大门)前边这个大楼预审局办案人员批准,没有批准文件,我们不能让你会见。我又到预审局大楼,在一楼一位自称王队的领导告诉我说,他们的案件很多,不知道哪个支队具体负责此案,要想了解清楚必须到看守所后边拘留所那栋最高的大楼的8楼法制办核实,是法制办给他们具体分的案件,每个案件在法制办都记录承办人是谁等内容。此时,已将近4点,他们4:30后就不允许会见,我又提出会见李春富,他们说李春富也不允许会见,仍需办案单位批准,我 说是李斌上次接待的我,是他承诺方便时会允许会见。我在预审局一到三楼问了四个工作人员,他(她)们都说看守所预审局从来没有李斌这个人,想必是法制办的或者是市公安局派的人员。4:30后,我走出看守所到拘留所要见法制处的人员,门岗联系说已经下班。

我再次返到看守所(因为我的西服忘到监室了),二楼负责登记的人员告诉我说,他们这些人(指幸清贤、李春富等709相关人员)都是第二支队负责的,第二支队在前边预审局三楼。领导都在后边拘留所这座大楼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