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10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我们都是制度的受害者

(2016年05月10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广东省陈仲伟医生的事还没发生前,我就想写这篇文章。还未写,重庆外科医生汪永钦的事又发生了。总要提笔,不吐不快。 一句话,我们都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 起因是陪小女儿在一家不错的诊所拔牙,一位朋友,看着微信上揭露黑幕的文章跟我说,你看,几块钱的药,到了医院就是上百块! 没错,是这样!可是这样的文章看起来像是医生们黑了心,提高了药价似的。我沉思了一下,拿着小女儿的牙科账单,给朋友看。 麻醉药收费300元,拔牙的手术费,赫然写着5元。 我对朋友说,其实写反了。如果说拔牙的手术费300,麻醉药5元。那才叫正常!!!为什么?我给你一千块,你敢给我女儿拔牙吗?! 本来医生是要靠技术吃饭,医生的诊疗费收得高,他才会在技术上钻研!看看这个体制,愣是把过去旧社会都备受尊重的医生,生生逼到靠大量处方药品和开ct,核磁单子拿提成的赚钱之路上了!! 这就像一个律师,不敢说靠自己对法律的掌握和技能收律师费,反而演变成:我帮你复印卷宗,复印一张收两块钱;我跟法官关系好,所以这律师费是我跟法官关系好赢得的。这叫莆田系律师。这样,律师还钻研法律干嘛? 这么说来,中国的人权律师,倒是一群活的最自在最像律师的律师,他们不用拉关系,他们可以严格按照法律去代理辩护。可以痛痛快快说真话,可以对法官拿人命卖人情的话说“不”! 同样,活得最像医生的人也有。我记得有位朋友,是个中医,自己开诊所。只开方子,针灸,按摩,不卖药。他的理论是,一旦开药铺,就会总想着把药卖出去,就会在不需要的时候多开。所以他坚持不开药铺。 还有,我记得以前河南有位普外科的老爷子,号称肝胆外科河南的第一把刀。有一年一位河南的高官急诊住院需要手术,院领导科主任都进手术室了,但是谁都不敢动刀。这位老爷子被紧急叫进手术室,老爷子看着那群官员,明白他们是怕担责任。于是老爷子就上了手术台。事后有一次一起吃饭时,看着老爷子那浑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很是佩服。这个老爷子不靠药品回扣提升他的收入,他靠得只是他的技术。但是,普通医生要熬到老爷子这般境界,得四十年。普通要养家糊口的年轻医生,可不就得走现今医生赚钱的路子?所以,莆田系医生应时代大行其道!! 这是制度之祸!!把本来很社会化的医院,学校统统捏在自己手里。不信请看1949年之后(之前我不知道),社会主义国家的医院,挂号费几分?几毛?二十年前我上大学时还不到一块钱。 手术费别的我不知道,胸外科做个开胸手术,脑外科做个开颅手术,才几百块钱。而美国,一台开胸手术,手术费十万美金。你去医院打针,现在注射费才收几块钱。你去国外,普通护士一年四万美金收入。以前说河北医院卖血,卖的是污血,病人染了艾滋病。 我都想骂脏话了!
谁把医生护士逼得推销血液增加收入?!
他们本来靠技术就能体面的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
污血的来源到底是哪里?既然政府有监管部门,那就请卫生监管部门出来担这个责任!
就像今天我们去超市买罐头,回家打开给家人吃,家人吃出了病,我们一定会去找生产厂家。为什么药或制品出了问题,统统赖到医生身上?如果你肯为买回家的食品负责任,你才能要求医生为他们手中的医疗耗材等等负责。多荒谬啊!多不合逻辑的事,中国人竟然相信!就像你不能为罐头食品付质量责任一样,你不能要求医生为耗材医药制品负责!!这是监管部门的责任!
也不能让医院为疫苗品质负责,这是监管部门的责任!! 同样十年寒窗,为什么做了公务员,做了小老板,就光鲜富裕,做医生就要安于清贫?医生本科读五年,出来做住院医师。等成为主治医生时,都得三十岁了!还有不断的进修,不断的研讨。今天我们把他们价值千金的技术,贴上了五块钱的标签,还在他们遭遇不幸时拍手称快?      如果我们这样幸灾乐祸,那我们就真的没救了!
     我们要思考,问题真的是出在医生身上吗?
   
我在天津市高院,旁听一个小案子,法院那个如临大敌呀!律师递了律师证,还被小保安痛斥了一番。过安检,登记身份证。还有天津市检察院二中院,也是要过安检才能进到控申处。其实,如果法院,检察院敞开大门不设防,被伤的未必是医生,未必是中学门口嬉笑放学的中学生。
制度之祸,猛于猛虎!而你我,无论是医生,还是律师,都是这制度的受害者! 如果可能,请将这篇文章转给你的医生朋友看!如果可能,我想见到陈仲伟医生和汪永钦医生的家属。 愿在患难中的家属们互相扶持!         中国709事件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
          王峭岭
          2016年5月10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