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24

律师会见服刑中的华藏宗门案吴泽衡 遭严格安检及被全程监视会见过程 狱方不允许律师询问其生活状态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5月18日藺其磊与葛文秀律师前往广东省四会监狱会见正在服刑的吴泽衡上师,遭严格安检及被全程监视会见过程,且只有30分钟时间、狱方不允许律师询问其生活状态。


下附藺其磊律师:【既敏感过度又违法重重的“裸式”监狱会见】全文
我和葛文秀律师到2016年5月18日广东省四会监狱会见已经服刑的吴泽衡上师,上午递交了相关文书给监狱方告知要等批示,随后又让补充完善了一些材料,到2016年5月19日上午联系监狱方被告知上午应该可以会见,到监狱处一直等至11点,才被告知下午3:30会通知我们会见,并说你们来了多少人啊多少人会见的莫名的话,下午到监狱,被出示书面告知书:需要说什么,不能带纸笔,要安检并且只有30分钟时间,系统会自动停止通话等等,我笑称几乎裸体会见了,你们这是违法的反映太过了吧,鉴于第一次我们不得不同意这苛刻没必要的条件。
  16时许,在三名监狱工作人员陪同下进入监区,葛律所带的手表也被“友好的摘下保管。终于在空荡的会见大厅见到吴泽衡,他身后竟然有5名警察,加上一边仪器处的大概三名警察,我们在十多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就两个法律事项(刑事申诉和民事诉讼),隔玻璃用电话做了交谈沟通,近三个月未见吴除了消瘦外精神状态依然很好,在出具了书面意见和写了几本要捎来的书目后结束会见。尤为难解的是,监狱方不让询问他的生活状态。
     回到办公区,一工作人员要我们理解,陪同的家人被几名工作人员陪着喝茶,手机都放在外面的车里,来回都有人陪同,当我们驶出监狱办公区的大门时,看到一名警察和两个特警在大门处,目送我们离去。
     唉,一个生效后监狱里程序性会见,没想到竟然如此繁琐、紧张,想想我们的到来会见给监狱方招的麻烦,竟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知以后的会见每次都是这样吗,有这个必要吗!特试为草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