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06

无锡何凤珠:我所认识的无锡人权捍卫者沈爱斌

(2016年05月06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我刚认识沈爱斌,是在无锡622冤案中。
2013年6月21日,我从北京卧铺回来,晚上十点多,我信息给母亲,“明天早上到无锡,自己到蒙古包(房子被偷拆后,为坚守土地,扣住作案工具所搭建)”。母亲回信“好的”。
第二天早上7点03分,我还没下车,王晓平阿姨(无锡622的受害者之一)电话我,“你妈妈昨晚去(黑监狱)找你奶奶后被抓了”。

当时,我懵了,刚怀孕一个多月,孕期反应很大,本想回家让妈妈好好照顾,现在妈妈被抓了,一时间竟然不知怎么办,甚至不想下火车。最后,理智告诉我,有些事来了逃不走 ,坦然面对。到无锡,报人口失踪案(派出所不给接受案情回执单)后,我没有了方向,有的只有母亲许海凤在现场托人传出来的手机(听王晓平阿姨说,当时母亲感觉走不了了,让阿姨带着在黑监狱拍的照片和视频的手机赶紧走),于是,我把照片视频导出来,发在网上。

后来,沈爱斌见到我,跟我说当晚他也在,让我不要怕不要担心,刚怀孕要注意身体,妈妈会出来的。没几天,沈爱斌也被抓了,我第一反应,怎么人都没出来,反而进去了。那是我刚认识沈爱斌,觉得他这个人很热心。

无锡被拆迁户共计三千余户。上访回来,以前有的被劳教,劳教被废除后,“流行”黑监狱。2009年9月9日,我家在房子被偷拆后,我和母亲当时就被非法拘禁,关在黑监狱六天。后来,母亲请了商业律师,穷尽各种法律途径,反而被偷拆房子的犯罪分子起诉,理由扣住他的“挖掘机”。奶奶外婆在地方上看不到光明,于是开始上访。一次,奶奶说从黑监狱出来,因为黑保安忘了给她带黑头套,她看见了黑监狱叫“安镇商务宾馆”,后来我们网上一查,的确有这个“安镇东郊商务宾馆”。
为此,6月21日晚上,母亲去东郊商务宾馆找奶奶,后被绑架,被刑讯逼供,被刑拘30天。
沈爱斌,丁红芬也因为营救黑监狱被判刑,沈爱斌被判刑一年六个月,后来被双开。

后来我才听说,沈爱斌原来是城管大队副大队长,因见义勇为,看到被关黑监狱的人受苦难,看不过眼,才“管闲事”去黑监狱救人,拍照取证。在我印象中,城管都是欺负缩小,欺善怕恶的货。沈爱斌的事让我颠覆价值观,城管也有好人!

因为沈爱斌乐观开朗,乐于助人,法律功底深厚的美誉在无锡是出了名,所以在沈爱斌被判刑一年六个月释放后,我们跟他开始有更多的接触,都是围绕如何依法维权。

我们家跟他的交往来看,我们都觉得他帮忙别人,会真心实意得为别人考虑,有些事不管多麻烦,多繁琐,多简单,他都愿意帮助别人。连路上有人吵架这类小事,他都要“管闲事”,开导别人,化解矛盾。有一回,我就说了,别人吵架化解的好不算你的,化解得不好就是你。他说“没事,人心都是善的,社会矛盾多了对任何人都不好,咱们要多做好事,只求问心无愧”。

2015年,我被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袁飞,副区长宋晓,太湖街道书记许年平雇佣的黑社会故意推搡,差点流产,抢救在医院的时候,他给我带了两罐妈妈奶粉,说为了让我补充营养。
当时,他被双开,生活没有来源,用的都是以前的积蓄,生活状况也不是很好,家里还有个上初中的女儿。

无锡当局多次放话,要把沈爱斌再弄进去,因为无锡622事件他还没长记性,还要多管闲事。于是乎,无锡413大抓捕,沈爱斌再次被抓,因为他“碍了有关部门的眼”。

请大家关注无锡人权捍卫者沈爱斌!关注这位正义,勇敢,善良,热血的人!别让这类人越来越少!

何凤珠
2016年5月6日晚10点
1391412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