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5-05

郭飞雄姐姐的绝食声明

(2016年05月05日权利运动信息转载)

 弟弟从小丧母,我过早的承担了抚养弟弟的任务。弟弟们品学兼优,姐弟三人相依为命,多年来一直是家乡邻里、老师、同学们传颂的佳话。2005年太石村事件像晴天霹雳打破了我的世界,我被动的出现在弟弟的朋友和律师面前。在处理弟弟的事情中,我接触(见面或网上)了艾晓明教授、笑蜀老师、范亚峰博士、高智晟律师、陈光武律师、张雪忠律师、张磊律师、李金星律师、隋牧青律师等等好多弟弟的朋友,他们高尚的品行提升了我的精神世界,从他们身上,我对“友情”、“舍身取义”这些词有了更深的理解。与此同时,和政法机关不无交道,法庭上的指鹿为马、栽赃陷害比我看过的喜剧电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4月26日我在阳春监狱探视窗口眼见弟弟比一月前见面时更加苍白、消瘦,听他说间断便血或稀水样血便已有一年,近期行走不稳,而无人救治。我立即当面向阳春监狱狱政科科长请求,请求他让我弟弟转广东的大医院诊断、治疗,该科长闪烁其词,不正面答复,还说晕倒了我们会抢救。我迅速返回广州,给广东省监狱局李景信局长、狱政处处长、广东省司法厅厅长、阳春监狱监狱长、狱政科科长寄快件,要求他们同意把我弟弟转广东省大医院诊断、治疗,并且几乎每天一个电话给阳春监狱狱政科,寄希望那里能有人性的光辉闪烁,但是,尽管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至今却没有一点回音。我感叹在“依法治国”、“执政为民”的叫喊声中,我这样的小人物的处境。我还能相信什么呢?我还能求谁呢?从事医疗工作多年,对生命迎来送往,使我不可能成为唯物主义者,主的儿女们用各种方式向我送来关爱,我相信上帝仁慈的目光一直关注着我们,一定能听到我的声音。5月9日我下夜班,我决定绝食祈祷24小时,但愿我的祈祷能解除弟弟的病痛,给弟弟送去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