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6-01

709律师案 王全璋及李和平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要求查询案件进展 再遭拒之门外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6月1日709律师案王全璋及李和平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前往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要求查询案件进展再被拒之门外。在传达室交涉近一小时后,案管科工作人员终于在电话中答复称案件仍未送检。

据了解,自1月8日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709案”的侦查期限经一延再延,即将在6月8日届满,该案应在此前移送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或以放人作罢。

  近一个月来,“国保”频繁骚扰被捕律师的亲友,要求他们录制视频劝被捕律师认罪,并透露案件确定要送检。被捕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张重实,5月31日获长沙公安直属分局胡警官告知,谢阳案不再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将在近日移送审查起诉。谢阳是“709案”中唯一没有被关押在天津的被捕者。其他“709案”的家属心急如焚,希望确认案件是否已经送检。 被捕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5月31日拨通天津二分检案件管理科电话,要求查询案件进展,被以无法核实身份为由拒绝。

 6月1日,李文足与被捕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一同,来到二分检要求当面查询,却再被拒之门外,案管科要将她们转介到举报中心,传达室也拒绝为她们接通侦查监督科的电话。王峭岭当场向市长热线12345投诉,却被三次挂断电话。守门的穿制服人员见家属走近就立刻撕下了自己胸前的编号。 在传达室交涉近一小时后,案管科工作人员终于在电话中答复称案件仍未送检,但拒不透露自己的姓氏,在王峭岭追问下挂断电话。 王峭岭和李文足随后来到二分院的举报中心,实名举报天津市公安局预审总队的接待警察李斌(警号281196)滥用职权,阻止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解聘律师、拒绝家属存钱存物等等。期间,高姓的举报中心工作人员强调,此案有专人负责,之后会联系家属,连收下材料是否有收据的问题都拒绝回答。 王峭岭和李文足在举报中心提交表格后,用口红在纸上写“要求会见 李和平”、“要求通信 王全璋”,与六岁的李和平孩子李佳美和三岁王全璋孩子王广微一同,在二分检门前留影并接受采访。李佳美对着镜头喊:“爸爸,快回家!”妈妈们在接受采访时,两个孩子就在举报中心的台阶上开心地玩起了玩具,这天刚好是儿童节。 李文足和王峭岭上午和下午在二分检交涉的全程中,一名便装男子一直在一辆车牌为津D VA958的凯迪拉克中盯着她们。

离开天津时李文足感慨说:“自从全璋被抓,我开始维权,我才理解为什么以前全璋总是皱着眉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普通人要维护自己的权利,真的是太难了。”

王峭岭说:“在律师们被抓,我们家属跟公检法打交道的过程中,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是悲哀的,因为你从来不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 对爸爸妈妈遇到的事一知半解的王广微,在连日奔波的汽车上问李文足:“为什么爸爸去打怪兽这么久都没回来?是不是怪兽太多了呀?”

 附:“709案”被捕者名单
颠覆国家政权罪: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刘四新⑦赵威(考拉)⑧勾洪国(戈平)⑨刘永平(老木)⑩胡石根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①谢燕益②谢阳③包龙军④吴淦(屠夫)⑤林斌(望云和尚)
罪名不详:①翟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