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6-03

709律师案 任全牛与严华丰律师前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当事人赵威(考拉)了解是否被伤害的真相 再遭办案警察李斌拒绝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律师案 任全牛与严华丰律师6月3日前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当事人赵威(考拉)了解是否被伤害的真相。再遭办案警察李斌拒绝,严律师出示赵威亲笔签名委托书却被敷衍对待。

据了解,自去年7月10日关押至今,赵威一直未能与家人或其本人原委任的律师会面, 2016年1月,天津司法局指定天津誉仑律师事务所董亚南 13821318938及仉慧云 13602139124取代了赵威原来的律师,据公开资料显示,董亚南称曾与当事人赵威会见。5月27日有消息传出赵威女士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人身侮辱。但律师及家属多方联系官方指定律师董亚南了解情况,均没有回复。

现年24岁的赵威是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去年7月10日遭到抓捕,于今年1月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逮捕,目前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家属自她被带走后,一直无法得知她的后续消息。赵威母亲郑瑞霞曾对媒体表示,因当局一直拒绝让她探望女儿,让她深信赵威在狱中肯定有受虐。

下附任全牛律师微博公开文章《六月三日要求天津方面调查赵威是否受辱之行简报》

2016年6月3日我同严华丰律师作为赵威的辩护人,在得知赵威羁押过程中可能遭遇侮辱而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企图通过正常律师会见来向赵威本人核实外界传言的真假!在向看守所武警窗口递交了律师会见手续后,武警一看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会见,便在记录了我们两位律师的执业证信息后让我们在大厅等待消息,说需要跟里面的人请示!我说我只要求会见或者见看守所的负责人或见驻所检察室的人员!武警只是说他们只负责传达请示其他不管!


我俩等了之前半个小时,只见从武警把持的铁门里面走出两个便服警察,一个自称叫李斌(新只见过一面又时间很短所以没认出)我们明确说是来要求会见的!李斌说我的代理资格已经无效了,我便跟李斌激烈争执了我的辩护资格问题,他说解除的书面材料已经让赵威母亲看了,且赵威母亲已经见过另行委托的律师了,说要我向赵威母亲要解除证明!我说根据六部委保障律师执业权益的规定,你们做为办案单位应当转交赵威亲笔写的解聘我的的书面证明,或安排我亲自会见赵威核实解聘的真实性!李斌说上次我就答复你了,我说我为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说我既没有听到赵威亲口说也没有看到她的亲笔写的解除我的证明!他说你来找我干什么,我说我来是要见办案人的没说找你,你出来干什么?!你既不依法办事也不了解案情在这里当着别人算什么?!他说办案人不见你!


下午一点半,我俩人去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到大门口一问便被告知,周五下午检察员控申举报中心休息不上班,要我们下周一再来!交涉了一会想找来个其他领导或接待人员时,被大门位一口拒绝了:没有人接待,只有到上班时间再来!材料也只能到时给接待人,没人接收转达!实在无奈,我俩只能把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赵威传闻被人身侮辱一事的书面律师建议书通过不远处的邮局邮寄给控申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