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7-17

何凤珠:无锡“礼炮案”宣判记


无锡“礼炮案”宣判记


   2016715日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和外婆的辩护人刘书庆,到无锡市驻看守所审判法庭。宣判只是宣读一个结果,后天又要到出差的刘书庆律师,仍不辞辛苦,顶着烈日来到现场,他说“这是一种态度,也是对当事人和家属的心理支持”。

   法庭外,常熟的徐文石,顾义民,上海、无锡等维权朋友比我们早到,在树荫下躲着“毒日头”,也包括周围不明身份的人和车。一会,特勤们,警察联合执法,拉警界线的拉警界线,“清”车的“清”车,配合默契,生怕这么多旁听的人气势上压倒他们!

   245分,他们陆续进入法庭。因抱着婴儿无法进入,我把我的旁听证,给了没拿到旁听证的朋友。此次旁听证,虽比开庭时5张仅限家属的比起来多些,但仍供不应求。

   他们进去没多久,一场暴风雨袭来。看着那些仍然站在警界线旁边黑衣服机器人,心里满是庆幸,我可以躲雨,他们成了汤鸡!

   没过一会儿,雨停了,他们也出来了,我“逮着”一位朋友就问“怎么样?”,“一年半!”

   其实我外婆的案子不复杂,更不需要反复补充侦查,把我外婆羁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宣判,但凡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能得出无罪释放的判决结论!

   “法无禁止即可为”,使馆区门口没有明令禁止,不准放礼炮的标志,即使在不该放烟花的时间地点放了烟花,最多批评教育。如果非得死扣法律,要惩戒,她顶多违反《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

   外婆在使馆区的前几次放礼炮,均被行政拘留十日不执行。而在“9.3大阅兵”期间,2015827日,他们终于“量变”达到“质变”,把77岁老太判刑一年六个月。真想问问经手我外婆案件的人,米吃多了是不是等同于吃屎?一起本属于涉嫌治安管理的行政处罚案件,因维稳需要被人为升格为刑事案件,当局的行为显然涉嫌滥用职权与打击报复!

   当年无锡滨湖区政府,以区委书记袁飞,副区长陈锡明为首的犯罪团伙,对我家实施偷拆房子,绑架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反人类罪行,如果法律不让犯罪团伙的暴徒们逍遥法外,就不会有中南海红墙外、别国领土上、天安门地区等阵阵“炮声”!

   一面严禁非法强拆,一面又默许基层政府不择手段;一面逼的小贩到马路上谋生,一面又制造城管赶小贩;一面以药养医,一面又道德谴责医患血案。一会这么做,一会又背道而驰!依法治国,到底治的谁?

   最后,我想感谢外婆的两位辩护人刘书庆、常玮平律师!
   我们把刘书庆律师送火车站,路上我们大声的谈话,竟然没有把刘律师吵醒,接他的时候他说后天还要出差。他因代理多起官方特别关注案件,如徐纯合案,范木根案,张小玉案等,被当地司法局注销律师证。常玮平律师,曾为辩护,被法官三次警告,冒着丢了律师证的风险仍然死磕到底!还有感谢在恶劣环境下,来支持关注我们的朋友们!谢谢!

            何凤珠 
         2016.7.17  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