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8-30

709大抓捕 律师家属再遭株连 李文足儿子入学报名已办妥手续被国保阻挠致无法就读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此前被国保骚扰房东致无法租房的被捕律师王全璋家属李文足2016年8月30日带儿子入学报名,已办妥手续后再遭国保阻挠致无法入学。

据了解,2016年8月30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被捕律师王全璋是她的丈夫)携办理儿子入学报名手续,乘坐出租车时,辖区国保强行跟着上车,李文足至学校缴交费用并签订合同办理好入学手续并分班后,接待老师告知李文足“外面四个人刚刚跟保安说了些话,保安告诉了园长,他们(老师们)都非常害怕,学校是弱势群体,都是些孩子和女老师,外面那些人搞得挺害怕的,我们不能收你的孩子。”

据日前公开信息显示,
8月27日李文足再接房东电话,表示无法再将房子租给她。
8月28日李文足出外寻找新的住所,被随行国保介入,新的房东被国保单独带至一边恐吓,表示不能租房给她。






 (图中男子为2016年8月30日强行跟着上车的辖区国保)
附 李文足 8月30日记录:

这一年多都奔走在为全璋维权的路上,对孩子完全顾不上,特别愧疚和自责。但孩子的爸爸蒙冤在身,我得竭尽全力为他讨回公道,希望他能早日回家陪伴孩子,这也是对孩子负责,最好的交待。

孩子上学的事一拖再拖,眼看九月份马上开学,这段时间我到处找学校,因为报名晚了,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没了名额。就在昨天,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学校,因为有孩子转入公立学校空出了一个名额。

今天带着孩子去学校签合同,办理入学手续。国保自然是跟着,还强行的上了我打的出租车。在车上我还犹豫,担心国保会捣乱,但又想不至于丧尽天良到如此地步,连孩子都不放过吧!

跟接待老师签了合同交了钱,办理好了所有的手续,接待老师把孩子分在小一班,还叫来小一班班主任跟我们认识沟通,把孩子的被褥交给了我们,孩子提着自己的小被子兴奋极了。

就在这时,接待老师突然神情慌张把我叫到一边,问我怎么了,是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情况?接待老师说外面四个人跟保安说了些话,保安告诉了园长,她们都非常害怕。我说我是合法公民,没有任何危害学校的事。接待老师说希望我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学校是弱势群体,都是些孩子和女老师,外面那些人搞得挺害怕的,我们不能收你的孩子。

气愤不已,跑到外面质问几个没有人性的家伙,在和国保争执的时候,回头看到孩子提着他的小被子站在校门口呆呆地看着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明白,他将和学校擦肩而过,不知道他是否明白,这些跟着我们的坏蛋让他上不了学,不知道他是否明白,因为爸爸我们被株连没了活路。

在这片土地上,存活艰难成这样。而当我在歇斯底里地骂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还边录边笑,真是魔兽。 跟踪、 逼迁、不让上学,如不是孩子在场,我会和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