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8-25

“屠夫案” 律师申请会见吴淦预约通过 却遭警察以案件特殊而再次拒绝接待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8月24日此前被天津市第二检查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审查起诉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笔名:屠夫) 律师燕薪申请会见预约通过,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后却遭警察以案件特殊而再次拒绝接待。


于去年5月被捕的维权人士“屠夫”吴淦,其被控罪名由原本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更改为“颠覆国家政权罪”。

8月22日,该案代理律师燕文薪获官方消息指,天津二分检确认该案已移送审查起诉。燕律师随即到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吴淦。但他引述警察说,要办案单位同意。

警察遂电话请示领导并离开,回来说,一会有负责人跟你谈,等近二十分钟,负责人又不来了。警察说,我们系统显示还在侦查阶段,你得让检察院拿换押证来。我说,检察院已经确认移过来了,法律规定48小时内安排会见。”

后在燕文薪律师要求提供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双方发生多次争执。案管中心拒收律师的代理手续,并叫来法警驱赶律师。

去年5月20日,吴淦因在江西省高院声援“乐平冤案”的律师阅卷,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罪行政拘留,其后又以“涉嫌寻衅滋事、诽谤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三个罪名,被褔建警方刑事拘留。上周,吴淦的控罪由此前的“煽动颠覆政权罪”升级为“颠覆政权罪”。

下附:燕薪律师:这样的现实魔幻主义,我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 公开全文

昨天下午三点前,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工作人员用工作电话打给我说:吴淦的案子换押证已经交过来了,你可以来会见了,并建议我先在网上预约。我遂预约了今天下午2:00-2:30的时间档会见吴淦,在网上获得通过,并收到了“申请状态:已通过”的短信。

为防以我迟到为由被拒绝会见,我今天提前出发,并在不到下午1:50分即赶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入囗武警看完我手续后称,这个案件比较特殊,有交待需要请示后才能让你进去。他电话一通,告诉我说,二看的人让我等一会,一会等警察上班了来带我进去。

我一直等一直等,并多次催促武警,他又打电话,仍让我等。三点后二看接待窗口工作人员上班来,我问是不是你带我进,答不是。我说,你问问里面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有人出来?我说,是你们打电话跟我说可以来会见我才预约的,而且预约通过了,现在又无人接待,算怎么回事?他说,那你问给你打电话的人吧。

到三点半左右,接待窗口又接到里面电话,并告我说,已经过点了,提讯室都是按预约来的,过点就安排不开,且让我重新预约。我说我一点五十就到了,是你们一直不让我进去,且是武警请示后以二看警察上班后带我进去作为理由,一直拖到现在。现在以过点为由,让我重新预约,岂不是很荒唐。

折腾来折腾去,武警说,我们收到的命令是,有警察带,才能让你进。我说带的人半天没来啊,他说那你打电话或问接待窗口。电话始终无人接,窗口说我们不管会见,还是要从武警那过。到四点半时,窗口的人离开了,不知道是下班还是去哪了。而武警也干脆连电话都不肯给打了。

一拨一拨的,有人陆续从“人员入口”处出来,但我却始终进不去那个入口。我收到了电话和短信确认,说可以会见,但我却只能莫名其妙地看着人们在白墙间的窄门里出出进进,像个白痴似的无法搞清这魔幻的现实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智商真的不够用了。现在,我连自己身在何处,今夕何夕,甚至连我自己是否存在都产生了怀疑。我掉进了无垠的黑洞里,自己也成了不知所踪的暗物质;又仿佛,身处恶梦之中,却始终醒不过来。

我猛然想起,中午饭还没来得及吃。饥饿让我有了存在感,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生命,终究是要向上的!

注:现实魔幻主义一词,是寇延丁老师的创造,本人借用。

2016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