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8-30

马亚莲:杭州G20,多少“罪”名因你而活!

(2016年08月30日权利运动来稿刊登)2016年8月28日,上海向来热心助人、声援良知并积极投身公义的杨浦区项文寅、杜青艳夫妇和黄浦区陈燕燕、虹口区谢穗好、浦东新区谢金花,到浙江海宁皮草城购物后,在海宁长途客运中心被上海驻京办截住强制带回上海。

其中,杨浦区长白派出所警察虽告知项文寅、杜青艳夫妻被拘留,但并未出具拘留证,直接将他们押到杨浦区看守所,又称拘留前要先送他们去医院体检,被他们断然拒绝后,即将他俩带到酒店等候派出所领导谈话,之后又送派出所,此后夫妻俩手机被失联。29日晚,反复折腾的长白派出所终向夫妻二人宣告:因4月29日参与国家信访局大集访,二人被以“扰乱单位秩序”行政拘留10天,杜青艳才得以打电话通知家属。(项文寅夫妇电话:17099239272、17098552256)

目前得知,谢金花已被刑拘,谢穗好仍处于失联(基本上也被拘留),陈燕燕被软禁于青浦郊区。

而类同他们的被“违法”或涉嫌“犯罪”、“圈养”的厄遇,自8月中旬起已在上海逐步铺开。起先,是7月份陆续到杭州观光过的总共近200名左右维权者中,有近十余人被刑事或行政拘留,成为被官府挑中杀鸡儆猴的首批对象。而最近几日,凡在杭州火车站或临近城市被截抓的,大多被刑事或行政拘留;在上海火车站被拦截的,都被圈在设于郊区度假村的黑监狱软禁。更多维权者在家中遭警方或街道口头警告:G20峰会期间不得去杭州,否则将被处罚。很多人或在家中被跟踪看管,或被强制带到郊区度假村“圈养”。比如:被刑拘的姚亚娥、张惠仙、金基民、……;被强制到黑监狱的邵铄兰、陆苗龙、孙成玉、黄海燕、……;被看管在家的丁德元、陈永成、……;被失联的尹慧敏,……,等等。个别人性化些的区域领导,则用“旅游”或化钱买平安来度过政绩难关。黄浦区则仍一如既往地成为人权重灾区和铁拳急先锋的功臣。

虽然此次大规模拘留、软禁社会人皆知因杭州G20峰会而起,但截至目前止,所有必须出具书面的行政或刑拘证,“罪”名都假其它事由。

如上面的项文寅夫妻,在上海政府履履重拳打压下,仍与其他维权者一样坚持每月底在信访条例的引诱下,到国家信访局集体“扰乱”,但始终未被“扰乱”地的北京公安警告和抓捕,也未见国家信访局有公文明示其被“扰乱”和“扰乱”的后果,更未见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或其它媒体播出过此平民重大违法新闻。项夫妻二人还基本每个星期三都到市政府信访办抗议自家被侵权,在警察眼皮底下公然活动,也始终未因此“扰乱”之罪被抓。尤其荒唐的是,项文寅控告事由系上海违法动迁,但其妻杜青艳户口尚在黑龙江,到国家信访局控告的事由是黑龙江违法拆迁等,退一万步讲,就算杜青艳在国家信访局违法,也根本轮不到上海政府管。事实上,他们倒的确“扰乱”了,但扰乱的是上海政府和国家信访局等相关部门伪造、杜撰的泡沫、虚假政绩;扰乱的是将法律作为戏本并恣意凌驾的官权官威。

故尽管籍口的事由和所谓“罪”名是公然的违法和纯粹的捏造,但为了G20,就必须编事由、造事端,必须让事由和罪名挂起钩、“活”起来!说明上海当局也明知峰会尚未召开,就公然因“G20”抓捕无任何违法言行的平民,捅出去国际名声实在太过难听和站不住脚,会让参加G20的他国领导人难堪和谴责。但心虚如此却仍将不可为之恶全面铺开、坚进到底。

此次峰会,上海再次开创了非战争年代拘留所和黑监狱内关押、软禁无任何违法言行的良家妇女、青壮男和耄耋老人的人次新高,也再次活泛了大批的“罪名”,这样的中国特色堪称人类和世界史的奇观,是习近平所谓“法治”时代却官权肆虐、法德沦丧的铁证。如此大规模捕抓手无寸铁弱民的政权,到底是隔空遗传了希特勒的基因,还是得了狂犬病?!

但无论怎样的蛮横、强横和暴恶,民怨民愤绝非铁治就可被压制闷杀的。此起彼伏且日益汹涌、人数庞大的维权事件,不断将各地各级中蠢官们色厉内荏的自傲底子和丑恶嘴脸公示,他们才是真正断送党国“江山”的颠覆者和功臣!

而我们更要问的是:哪条法律、哪个官府条文或媒体公布、告示过:G20峰会期间,中国公民不得前往杭州观光、不得享赏近二十年来被蠢治污染现又重归人间天堂美景的杭州?而倘若真有此禁规,那就是史上笑话、地球奇闻了!

法无禁止的,就是法律允许的!

马亚莲 (手机:13761265924) 2016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