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09-01

709大抓捕 律师家属再遭株连至幼儿 王全璋儿子签好入学合同后再次遭拒 国保于各幼儿园派发其照备案 要求各幼儿园拒收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此前被国保骚扰致被捕律师王全璋幼儿无法入学,李文足9月1日携儿子换其他幼儿园报名,签好入园合同后再次遭拒。通过学校保安确认北京公安局国保大队于石景山各幼儿园派发了王全璋儿子的照片备案,要求各幼儿园拒收其儿子。






 图为此前拒收的幼儿园


附 李文足 9月1日记录:王全璋儿子入园被拒记之二

8月30日六点多,我就从家里溜出来,以躲避国保的跟踪,为的是给四岁的儿子找学校。在外溜达等着幼儿园开门。终于上班时间到了,和老师沟通谈好了所有的入园细节,签好了入园合同,正在转钱时老师突然告诉我:先等一等,别转了。

这“等一等”,我知道儿子入园的事又黄了。很纳闷,今天国保没跟着啊!动作为何如此之快?

过了一会儿,老师过来告诉我,学校没名额了。我要求学校对这之前花一个多小时办理的入园手续的事情给我一个解释,她们说是工作疏忽。我说孩子不在你们这上学没关系,但请给一个拒绝孩子入园的真实理由。老师言辞闪烁,保安反复看看我再看看手里的登记薄,在对比信息,我看看他手里的登记薄,最后面附有一张彩色照片。

我实在是低估了国保的能力——这些为了一口狗食早没了人性的恶魔,他们已在石景山各幼儿园备了案,只要是王全璋的儿子就不会被接收入园。

国保说只要我听话就不再为难我,所谓听话就是闭嘴不说话,只能乖乖在家等待结果,任由他们宰割。还得配合他们劝全璋认罪、作恶。他们以不让孩子上学要挟我,为迫使我屈服,动用了石景山整个分局乃至全国上下之力,采用各种卑鄙手段对付我们几个“709”家属,无非就是强盗心理,怕我们说实话,怕我们揭露他们鸡鸣狗盗的反人类恶行。

谁说非得三四岁就上学?非得墨守成规?学习之路有各种途径,咱也打破传统任性一把,这学,咱不上了!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2016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