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0-08

709家属及人权捍卫者为湖南谢阳律师存钱遭警察打耳光及扣押至长沙泉塘派出所询问室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6年10月8日,709家属王峭岭(李和平律师妻子)、原珊珊(谢燕益律师妻子)及凌杰、伟大少(周伟)、周周煮粥(周杰)、杜聪波、傅翔、谢长祯、金力强、李卓熹和欧彪峰等人权捍卫者共11人到湖南省二看门口在等候探视谢阳律师时,遭警察带到长沙泉塘派出所询问室(泉塘派出所所长朱江波 13607318556 )。王峭玲为谢阳律师存钱遭一名没有警号的警察打耳光。







下附王峭岭对事实经过的陈述:

10月8日上午一上班时,我跟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下了出租车。一看,诺大的停车场,两边几十个制服警察和警车。

我们向大门走去,一个穿黄白条纹上衣圆胖大眼的人拦住我们。

问我干什么?我说存钱啊。

他问给谁存钱? 我说谢阳律师!他说谢阳律师有钱,不需要存钱。

我笑了,问:“你谁啊?执行公务得要证件!”你得拿证件向我出示。

这个白胖面团似的人反问我:你的身份证!我看看。

我说奇怪啊,应该你先亮证件才有资格查我的身份证!我就是来存钱,你拦着我查身份证算什么?

白面团蛮横的说:我说了就说了,谢阳不需要钱!

这时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过来,向我要身份证,我掏出递给他。他看完还给我说,存钱要申请。

我说我现在向你申请给谢阳律师存钱。他说我是派出所的不管这个。我说,那好,我去看守所,向看守所提出申请。

这个制服警察一挥手,带到派出所去!我说我申请存钱,干嘛去派出所?

一群长沙警察如狼似虎的扑上来,抓着我跟珊珊就往车上拖!我说好了,我不存了。
警察怒吼道:不存也得去派出所!一个警察怒喝着我:配合点!

我说我不存钱了,奋力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一个警察把我粗暴拖到依维柯警车上,掐住我的胳膊直接把我按到在长条椅凳上,

那个警察几乎压住了我全身,觉得异常受羞辱,奋力反抗。

反抗中踢了警察一脚,那警察松开了我,恼羞成怒,扇了我一个耳光。

我也惊呆了!暴力执法我算见识了:我一个女人,千里迢迢来长沙,为了给我丈夫李和平律师的朋友,被关在长沙二看的谢阳律师存点钱。先是无故被阻看守所门外,无故被暴力抓到警车上,这一耳光后我明白雷洋是怎么死的了!就是不肯配合“违法”而死,不肯配合所谓的“执法”而死的。

我看着那个打我耳光的警察说,你告诉我名字,警号!你真了不起,把脸转过来让我拍一张!  那个没挂警号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人,始终不再把头转过来。

后来在泉塘派出所来了一个国宝模样的人,说要我把发出去的警察照片删掉 是对我好。我说你们抓了我的老公,刑讯逼供;我来给朋友存钱,你们警察打了我耳光。这是对我好?鬼扯吧你!后来拒绝理睬那个国保。

709王峭岭
2016年10月8号

对谢阳律师案遭遇违法阻碍律师会见和阅卷,张重实律师说:“谢阳案两次移送审查起诉至今天,长沙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治明连续17个工作日提审谢阳,违法阻碍律师会见和阅卷;长沙第二看守所配合检方行为,一直以检方提审为由阻碍律师会见。多日来都在工作日询问李治明提审安排情况,要求给予律师会见时间,李治明均不作回应,昨日晚间给李治明短信询问今天是否提审,李治明仍不答复,今日9时前进入长沙市第二看守接待厅,被告知检方已在提审谢阳中,无法答复何时能安排会见的问题。得知探视谢阳和给谢阳存钱公民被打被扣,心中隐隐作痛,为时局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