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1-23

人权律师江天勇律师于湖南长沙看望709案家属后失联已逾48小时 家属于失联地报警遭拒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人权律师江天勇律师于湖南长沙看望709案家属后失联已逾48小时,2016年11月23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陪同江天勇家人于郑州市公安局桐柏路分局的治安大队报失踪,但遭拒绝,郑州公安指要去北京报案。接处警登记表登记后说这个案件情况特殊,不提供复印件。

据了解,日前江天勇律师前往湖南长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逗留期间,他陪同陈桂秋及谢阳的辩护律师张重实、蔺其磊及律师同仁马连顺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11月21日北京时间22点22分,江天勇告诉其妻子,已购买D940火车票回京,发车时间22点53分,正点应于次日6点30分抵京。此后便失去联系,至23日凌晨已经超过24小时。其间他妻子多次拨打江天勇律师的电话,系统均提示“已转至秘书台”,通过多种网络通讯软件也未能取得联系。他妻子经询问长沙和北京的朋友,均称过去24小时之内无法联系上江天勇。
截至2016年11月23日晚上11时30分,失联已逾48小时。

下附709家属王峭岭 《709家属陪同江天勇家人报失踪遭拒,郑州公安:去北京报案》全文:

 经历了36个小时亲友联系不上江天勇的煎熬,经历了因为大雪高铁推迟出发一小时的火烧火燎。我跟李文足在今天下午四点半,终于在郑州东站下了火车。等见到等在秦岭路地铁站的江律师妻姐和马连顺律师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大家二话不说,一起坐车到了郑州市公安局桐柏路分局的治安大队(原来的电厂路派出所)。

 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一位接待警察(警号055848)听我们报人口失踪,开始询问。但是听到江天勇律师是在上了“长沙到北京”的火车后失了联系,就一口回绝,说让我们去北京报案。我们强调我们是在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报案,请务必接待。但是这个警察说他是临时工,让我们等他的领导。

 过了一会儿,一位郜队长(警号102031)来了。听了我们的报案事由,说,因为是在长沙去北京的火车上失联的,他们作为地方派出所,解决不了这种问题,所以让我们去北京报案。在马律师的强烈要求下,警察勉强说做个记录吧,说两位直系亲属找个时间去采血,这个纪录会备案,但不是接了我们的报案。我们还得去北京报案。

 一个协警(XJ0071),拿了“接处警登记表”,简单记录了一下。本来江律师的妻姐按了手印后,协警要去复印,给我们个复印件。可是这个协警进去复印,一会儿空着手出来,说这个特殊,不给复印!
               709家属王峭岭
               2016年11月23日





江天勇简介:
江天勇,资深人权律师,现年45岁。2001年取得律师资格证书。2004年11月在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供职。2005年受托代理陈光诚案。此后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艾滋感染者维权案、乙肝携带者维权案、浙江东阳特大环保案、新疆法制报记者海莱特上诉案(家属迫于官方压力放弃委托)、四川藏区普布泽仁活佛案、甘肃拉扑楞寺久美案等宗教信仰案。2009年7月遭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其后继续坚持以公民身份参与人权维护工作。
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遭警察绑架,失踪长达两个月之久,其间遭到酷刑折磨。
2012年5月4日,因为探望正在北京朝阳医院住院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江天勇被国保秘密警察残酷殴打,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至少有五名国保秘密警察参与了这次殴打。
2014年3月,江天勇探访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遭到警察拘留和殴打,致八根肋骨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