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1-13

709家属王峭岭忆述与独立候选人程海律师竞选活动被强制传唤遭暴力对待的经过--失去公正的警察,怎么邪恶怎么来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家属王峭岭(李和平律师妻子)发文忆述2016年11月12日与程海律师竞选活动被强制传唤遭暴力对待的经过。

下附上 王峭岭:失去公正的警察,怎么邪恶怎么来 全文:


2016年11月12日上午九点多,在北京立水桥北里立汤路辅路路边上,我跟李文足、程海律师站着聊天。

图:王峭岭跟程律在路边聊起在天津办709案的趣事,拍照的是李文足。我们怎么看都不像犯罪嫌疑人吧?

这时,两个身着制服的人过来要查我们的身份证。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一个勉强亮了工作证,另一个说了实话,是辅警,没有工作证。

查身份证是要有前提的,除执法主体需要有两位具有执法资格的警察外,还要在法律规定的情形下才能查,一个是车站码头机场和设区的市级政府规定的场所,二是依法实行管制的场所的相关人员,三是发生严重危害性的社会治安事件现场的相关人员,四是有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查验,最后一个是法律规定的其它情形,注意是法律,公安部或公安局规定的都不叫法律。我们哪个都沾不上边啊?

这两个“警察”拿不出依据来,灰溜溜地撤了,到远处打电话了。没过多久,呼啦啦又来了一辆大警车,下来四五个警察。气势汹汹的上来,还是查身份证。并且驱赶围观的行人。因为我们正好在天桥下面,天桥上站满了驻足的行人。我对四周的行人解释为什么警察不能随便查身份证,并说这种情况可以打督察电话投诉,一句话触怒了警察。四个警察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因为我围着围巾,在脖子上绕了一圈。两个警察一人拽住围巾的一头,一拉,登时我都要窒息了。另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架住我的胳膊。我被粗暴野蛮地拖到警车上,根本没有力量反抗。几乎是同时被抓到警车上的是文足,她是看见我被警察勒着脖子抓走,怕我被勒死,上来试图救我,被警察暴戾推搡撞到警车上,额头上鼓了个大包,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嚼东西腮骨都疼。


图:王峭岭被恶警抓走的场面。

程海律师几乎被警察以开飞机方式扔进车里。老爷子都64岁了,脸都变成了紫色。这一切,因为我们站在路边聊天。警车到了朝阳区来广营派出所,程律师下车又被两个警察粗暴架了进去。

在派出所,文足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怀抱自己的背包,派出所的马宝庆所长怀疑文足拿着手机,伸手就往文足怀中摸。我们大叫:你一个男警察,怎么可以把手伸向女人胸前。马所长不死心,还想继续撩开文足胸前的围巾,我们站了起来喊:你这样是违法的,叫女警来!叫女警来!

马所长悻悻而走,叫来了两个女警,一个女警张雪凤(警号030934)骂骂咧咧的搜了我跟文足的背包,把我带到里间拉上帘子。我如果不配合搜身,就强行搜身。我想着被撕扯衣服的狼狈,决定配合。等文足被搜身的时候,张雪凤满怀恶意的告知文足:对着摄像头打个招呼吧!

我竟然不知道我被责令脱光衣服搜身的时候,是有摄像头对着的!!!张雪凤是故意的,而且她对文足讲这个摄像头不对外,那对内都是谁在监视器那端看着呢?这群不要脸的,品格卑下的警察!而且,她本身就是一个女警,一个女性,居然如此邪恶!

我看着那个张雪凤,她满口骂着脏话,真的是污言秽语。“傻逼”这个词儿从她嘴里一连串蹦出来,我跟文足都皱了眉头。

她继续对着空气,阴阳怪气地说:“真好呀,我可没有个丈夫被抓走。还是守法好呀……”

“谁叫我做这样一份工作呢,天天跟傻逼打交道。”

“人在做,天在看.......!”

听到这句话,我跟文足相视一笑,由衷地赞叹:“这话你说的好!”

她见我们根本不被她的话打击,气急败坏的骂了一阵子,骂累了,走了。

后来文足说,她录笔录的时候,依照法律拒绝回答她的询问时,她竟然嚣张地说:“你没有这个权利!!!”她自称人民警察?我看着她,服了她了。她是怎么混进警察队伍的?

她知道我们是709案的家属,她也知道我们只是在路边跟程海律师一起聊天。她不仅失去了人的基本良善,也失去了警察的基本公正性。她被谬误的信息控制,整个人被一种发狂的仇恨控制。觉得怎样能让我们709家属觉得被羞辱,被践踏,被轻贱,怎样能够让人觉得她可以有权力胡作非为,她就怎样来!不管,也不顾法律。一个字,邪恶!

她自始至终都用一枚国旗胸针挡住自己的警号。她既然如此嚣张,为什么这么怕露自己的警号,可怜可厌,可憎可嫌!

709家属王峭岭

2016年11月12日


无故强制传唤709家属的警察和极尽羞辱之能事的恶警们。

左上:马宝庆 032164

右上:周举新 035117 沈健 034529

左下:张雪凤030934

右下:王旭031328(给王峭岭录笔录的警察,坚持说没有写明时间起止的笔录是完整的。我也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