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1-23

709大抓捕 王全璋父亲遭天津公安联同五莲县公安带至汪湖镇派出所 并要求其按稿照读录制劝王全璋认罪视频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大抓捕事件被捕律师王全璋父亲2016年11月8日遭当地公安带至汪湖镇派出所,并要求其按稿照读录制劝王全璋认罪的视频。

据了解,2016年11月8日天津公安连同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公安将709大抓捕事件被捕律师王全璋的父亲带至汪湖镇派,并要求其按稿照读录制劝王全璋认罪的视频。视频中王全璋父亲被要求读出,“父母身体很好,王全璋不用挂念。”“王宇的罪比你的重,都取保出来了,是不是你不配合领导,如果有错误要承认错误,检讨错误,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不是你的错误,把问题说清楚。”等内容。

下附 王全璋姐姐王全秀 :《中国公安,无耻至极!》 全文:
我的弟弟王全璋律师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近一年半了,在这期间,天津公安的无耻在依法治国当下显现的淋漓尽致。他们侵犯了王全璋律师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力,不仅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通信权,还三番五次的到老家骚扰。这不,11月8日这帮王八蛋利用一个七十岁老教师老共产党员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利用父母思念儿子的悲痛,又和当地公安把老父亲带到汪湖镇派出所,录制劝王全璋认罪的视频。
父亲按他们的要求说:
1、我们(我的父母)身体很好,你(王全璋)不用挂念。
2、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出来,王宇的罪比你的重,都取保出来了,是不是你不配合领导(办案人员),如果有错误要承认错误,检讨错误,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不是你的错误,把问题说清楚。(父亲的原话是如果不是你的错误,不要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在公安人员的精心指导之下改为以上所说,真是用心良苦啊!)
3、地方政府对我们很好。(这一条非常重要,父亲在说完前两条时说,好了吧!当地公安同天津公安耳语了一阵,然后说不行,必须加上地方政府对我们很好这条。然后父亲说脑子忘事,忘记怎么说了,写下来照着念,于是乎,他老人家按照这些王八蛋的要求写下来,读着录了视频,写的文字也被这些王八蛋拿走了) 。
让王全璋不要挂念父母,你们这些王八蛋教都不会教,这不废话吗?哪有儿子不挂念父母的,何况你们把他关押一年半,切断与外界的一切消息。你们教父亲说王宇律师的罪比王全璋重,王宇律师有没有罪,你们心知肚明!王宇律师是取保了,但她获得真正的自由了吗?!
你们这些畜牲睁着眼说瞎话来欺骗不问世事的老人,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他老人家连王宇律师是谁都不知道,却让他说王宇律师的罪重?真是无稽之谈!王全璋律师又犯了什么罪?!他有罪你们光明正大的审判啊!你们不是一直在找他的罪证吗?找不到罪证来让家人劝认罪,这是什么逻辑!一年半了,你们退侦退侦再退侦,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王全璋无罪!说明了你们故意陷害王全璋!!说明了你们不要脸至极!!!说明了你们知法犯法、践踏法律的尊严!!!!
政府对我们不错,的确不错!我们会永世铭记:王全璋的妻子依法找丈夫,多次被无任何手续关押到派出所,被诬蔑袭警,甚至被抹黑为“卖国贼”;石景山区各幼儿园备案不准收王全璋的孩子,(其他709家属同样的待遇) 。还说母亲有病,家庭困难,已经和汪湖党委说了,给点补助,去你娘的吧!你们什么玩意儿!耍什么把戏!我父母为什么困难!还不是被你们这些狗杂种所赐。
为了让父亲劝王全璋认罪,来惺惺作态,装什么好人! 你们这些混帐王八蛋,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你们以为这样你们的阴谋就得逞了吗?
我告诉你们,上帝不仅赐给王全璋一个睿智大脑,还赐给他一双明亮的眼睛,他能洞穿你们的险恶用心,你们的作为会让他更加清晰的看清你们的嘴脸是多么的丑恶,你们的内心是多么的龌龊!他不会上你们的当的!你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毒如蛇蝎!如果你们“不小心”把这视频被世人看到,你们以为世人会相信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这样做,抹黑了政府抹黑了党,降低了党和政府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降低了党和政府在国际的声望。人在做,天在看!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的!!
王全璋姐姐王全秀
2016年11月23日



附王全璋简历,王全璋1976年2月15日出生,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人,网名王全章,前北京振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著名人权律师,中国在押政治犯。

自成为执业律师以来,因以维护言论自由和健全中国法治为要求,积极维护弱势群体利益,遂代理过多起敏感案件,诸如山东省维权记者齐崇淮案、原深圳市三级警督王登朝案、法轮功学员案件等);2013年4月3日,曾因在江苏省靖江市法院出庭为法轮功学员朱亚年作无罪辩护,而遭到该法院强行非法送警察局,并以“违反法庭秩序”为由将其拘留10天,后因引发各方媒体热议关注,以及有百余名中国律师联署抗议,要求官方公开现场录像并对其予以释放,其才于3天后提前获释;2014年3月28日,曾因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建三江事件”中被迫害的律师维权,而遭遇当地警方的暴力殴打、虐待和胁迫;2015年8月5日,因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而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罪被指定监视居住;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

目前被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大卞庄村,外环线7号桥曹庄花卉市场对面,邮政编码30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