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1-27

李爱杰(张海涛的妻子):回忆丈夫张海涛被抓的那一天

(权利运动转载)—— 张海涛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案于2016年11月28日下午4时30分在新疆高院6楼8号法庭公开宣判。恭请各界朋友关注!

不想回忆,但思绪一次次将我拉回。2015.6.26日,丈夫张海涛被抓的那一天,记忆的阀门还未打开,已是泪流满面,我想放声痛哭,把这一切的恐惧、愤怒、 委屈、无奈、无助释放。

那一天非常的热,阳光透过玻璃窗把我们的小屋洒满,到处一片金黄……我把我们的小屋收拾得干净、井然有序,洗了澡,用矿泉水瓶装满了凉开水,因为你总是那么节约,舍不得买水喝。怕你渴着,头发来不及梳理就匆匆出门,经过我们的小区来到了隔壁的和平花苑,远远看到你正坐在那里,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在家待着,你怎么又来了?”,你关切地说,边接过水咕咚咕咚喝着,“电信公司的人也过来了!”,你手指向大门口,“不行的话就早点回家吧。”坐了大概半个小时吧,你又催我回家歇着,“好吧,我回家做饭,你也早点回家!”

回到家大概有半个小时吧,正坐在长凳上,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心中正狐疑:怎么这么快就回家了,开门的感觉也不像啊。门开了,一群人蜂拥而至,我当时怔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放电影吗?“李爱杰!”,一个人喊着我的名字,后面有人拿着相机给我拍照,还有扛着摄像机录像的。

“你们怎么会有我家钥匙?”,“你老公的,他被带走了!”,我心里一惊,立马站起来奔过去,准备拿正在充电的手机,“不许动!”一个人厉声说,我看到他们已把我的手机“控制”,天真的我还以为那会还能打通老公的手呢。“我老公怎么了?”我大声质问,他们不由分说就开始搜抽屉,“你们有搜查证吗?”,“会给你看的!”。“我老公犯了什么法?你们把他抓走!”,我简直怒不可遏。

“是秘密。”,“难道我们家属也无权知道吗?”,“坐下来!你也别激动、别生气,你现在怀着孕,几个月了?”,我冷冷地看着这群人,他们正热火朝天地翻抽屉,卸电脑……暗暗数了数,总共七个人,全部穿着便装。心里镇定、冷静了许多,也没那么害怕了,因为心里清楚自己的丈夫是个怎样的人。 50多平米的房子,1室1厅,很快从客厅搜罗了一大堆的东西:笔记本电脑、电脑主机箱、手机、银行卡、身份证……

接着他们来到了卧室,翻过了床头柜,又要打开衣柜,“不要动我的衣柜!你们的手脏!”,我恨恨地把衣服全部甩在了床上,“别弄脏我的床垫!”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把床垫、床板掀起,现在想来愤怒的力量是巨大的,他们搜完我空空如也的行李箱,我抱起行李箱重重掷在了地上,“老公,你在哪里啊?”蹲在地上真想大哭一场。

“别生气!别生气!”,一个人说,“不要管她!”,另一个人恶狠狠地说。“不要哭、不要生气,为了孩子!”,我一遍遍提醒着自己,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床下的东西全部被翻腾出来,家里已经没有可立足的地方了,接着他们把朋友的行李箱提到了客厅准备用家里的菜刀把密码锁撬开,“那是我朋友的东西,我怎么向人家交待,不要用我家菜刀!”大吼无用,他们还是撬开了,结果没有搜到有价值的东西,又放回了原处。

恶心、干呕,腹中的小宝宝在提醒妈妈:“我饿了!”,趁着他们登记战利品的时候,我盛出中午剩的半碗饭食不知味地吃了起来,从8点多一至搜到12点多,终于签字画押(按手印),我才看到上面鲜红的大印——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我老公什么时候能回来?”

天真的我还以为海涛很快就会回家。“说不了,轻则一个多月,重则判刑!”我的心咚咚乱跳不停。“我的手机,你们看后,能不能归还给我,银行卡都被你们扣押了,你们也看到了,抽屉里只有800多元,我要吃饭,没钱买手机,我一个孕妇没有手机,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呢?”,“你的手机调查后,如果没有问题会在二天后还给你的。”(至今未还),一个人把他的电话写给我,说是姓贾,贾宝玉的贾,就叫贾警官吧。

“你还得跟我们回公安局配合调查!”,“都12点多了,我一个孕妇,能不能明天去?”,“不行,今天必须去!”。无奈,只得挺着个大肚子和他们来到了曾经去过的中亚南路派出所(上次说是办暂住证还是敏感节点需要,记不太清了,前后左右拍照,各个手指留手印,釆血留DNA),又坐在了曾经的那个位置,接受他们的再次审讯,一个胖胖的年轻警官,叫他主审吧,笑嘻嘻地对坐在旁边的陪审说:“不知道问什么。”

义正词严的老一套程序后,开始转入正题:你在老家从事什么职业,怎样认识张海涛的,经过谁介绍的,张海涛在家都干什么,在网上干什么,平时都对你说些什么话…… 由于没吃多少剩饭,不停地恶心、干呕,但审问还在继续:“张海涛都有那些朋友,平时说过什么不满意的话语,比如对政府的……”终于又一次签字画押,坐在派出所的长凳上,“我可以回家了吗?”,“再等会”……“都凌晨一点多了,我可以回家了吗?”,我大声质问,终于他们把我送了回去。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上6楼,开开门,看着曾经整洁的家像被土匪抢劫过一般。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老公,你在哪里呀?你怎么样了?你一定也在担心我和孩子!。我和孩子该怎么办呢?在新疆一个人也不认识,又没手机了,钱又不多。努力搜寻记忆,除了父母的电话,其他亲人的电话一片空白,不能和父母说啊,80多岁的老人,承受不了啊。

这时,腹中的孩子动个不停,我的宝宝,你在安慰妈妈吗?:“妈妈,爸爸会没事的,爸爸会很快回来陪我们的!”。“宝宝,爸爸、妈妈对不起你!还未出生,就让你担惊受怕,必须振作起来!必须坚强起来!”,我的心中涌起一股力量:天无绝人之路,会有办法的!我抚摸着肚中的宝宝:妈妈感谢你!在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是你陪伴着妈妈。擦干眼泪,明天太阳依旧升起,宝宝和妈妈睡觉!


2016年11月28日16时30分,张海涛二审宣判。地点:新疆高级法院(河滩路侧门)6楼8号法庭

再次感谢各位朋友,对海涛二审的关注、支持!

张海涛的妻子: 李爱杰  
201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