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2-08

709大抓捕事件 天津二分检称以颠覆国家政权起诉李和平律师 但拒绝出示起诉书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于12月5日正式被天津二分检起诉,当局拒绝告知罪名。

据了解,2016年12月8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再次前往天津二分检控申中心询问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的起诉罪名,程检察官答复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绝出示起诉书。


事件延伸:2016年12月5日1上午十点,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跟各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相约天津二分检,询问709案的进程。天津二分检告知:李和平要在12月5日下班前被起诉到法院,因为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所以罪名先不能告知。但可以明早上班打电话查询:022-88222000,或者网上也会公布。谢燕益,王全璋,李春富12月5日被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016年12月6日上午马连顺律师及家属联系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案子情况。但张检察官回答“电话里无法确认身份,所以罪名不告知”。




下附709家属《最高检的“依法处理”是谎话》、《程检察官是恶人吗?》全文。


709家属:最高检的“依法处理”是谎话

12月8日上午九点五十,我们709三位家属又一次来到了最高检控申中心门口。门口警察一看我们三个女人,立即进去报信。一会儿出来个当头的。我们以为又会被清场。结果通知我们可以一个一个进。对我们的安检足足进行了五分钟,要求我们除去围巾,打开外套。文足跟我说话,被警察制止:不要说话。我们质疑:说话有碍安检吗?这时那个通风报信的警察恶狠狠地说:好好查她一下。文足被查了两次!

进到久违了的办公大厅,又要安检!珊珊在哺乳期,气愤不已,问警察两次安检是谁规定的,要看规定。来了一个领导(警号010003),说规定ll不能给你看,不安检就不要递交材料,不递交材料就出去。说着就动手往门外推搡珊珊。我们再气愤,想着终于进来了,好歹要递交材料,忍了!我们被二次安检了一遍。

等到我们递交了材料,接待检察官跑去问了领导又要我们轮流到窗口。轮到我的时候竟然说材料已经都退还给珊珊了(我是最后一个到窗口)!问我的诉求!我说请最高检监督天津市检察院履行它的我监督职责!检察官说:记下了!我问下一步我们怎么做?接待检察官说:相信司法机关会处理!出来后跟文足一说,文足说:她问这话时,那个检察官不理她,直接叫下一个控告人的名字!

这一年,在控申中心听的最多的一句答复就是:请相信我们依法处理!
     
这句话可以入选:中国最不可相信的一句话!

709家属
王峭岭
李文足
原珊珊
2016年12月8日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询问709案李和平的罪名。心想:今天应该告诉我了吧!”

 一位程检察官询问了起诉科后说:李和平的罪名还是“颠覆国家政权”。

 我提出要求看起诉书。程检察官一下子把脸拉长了,生气的说:“你这不是折腾我吗?你刚才为什么不一次把要求都写表上?我要再打一次电话,大家都在工作呢!”

  我太纳闷了!12月5日,就是你们让我6号打电话询问的,又是你们这些检察官,接了电话还说不能确定我的身份。逼得我今天又跑一趟天津。反过来说我折腾你们了!害他再打一次电话。

 你打个电话就叫折腾了,你害得我跑了无数次天津,是不是折腾?
我坚持要看起诉书,程检察官最后:说这个属于法院管,你向法院要吧。

 我们起身走人,觉得程检察官太无耻了!为一个本该早告诉我的罪名,你们折腾家属不说,还倒打一耙说我们折腾你们!看样子我们折腾的真不够!

709家属 王峭岭
2016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