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6-12-08

因穿文化衫拍照声援屠夫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的湖北维权人士王芳案被检察院以补充侦查而延期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因穿文化衫拍照声援屠夫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的湖北维权人士王芳案被检察院以补充侦查而延期。律师会见遭全程监视。



据了解,湖北维权人士王芳被指涉嫌寻衅滋事罪案件,在3个多月前突然延期开庭,其代表律师刘正清12月5日接获法官电话,案件被检察院申请要求延期审理,要补充侦查。


事件延伸,湖北10多名公民包括尹旭安、王芳、耿彩文、胡新建等,在2015年7月25日穿著声援屠夫的文化衫,在武汉黄鹤楼拍照声援被捕维权人士吴淦(网名屠夫),数人先后被传唤或拘留,尹旭安被大冶巿指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到2015年9月26日被批捕;而王芳于9月14日被逮捕。

下附刘正清【会见王芳(709系列案之一)记】全文:
     王芳2015年6月17日被拘至今已有一年半时间了,开庭时间一推再推,仍遥遥无期。案件事实我早已清清楚楚了。本无会见的必要了,只是因王芳身患绝症----癌症。为了能多给她点精神慰藉,每到武汉或武汉附近我都要顺道去见见她。今天乘到长沙办谢阳案,长沙看守所用48小时内安排会见的空隙到武汉会见王芳,一则看看她的身体状况,天冷了是否要送衣服,二则前天经办法官突然来电告检院申请延期审理要补充侦查,此事须告知王芳。
  今天下午14:10我是第二个进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办理会见手续的律师。办理会见手续时,还是如往常一样,值班员打开电脑一看,就说要我等等,要请示领导。这样的事我经历多了,一点不觉奇怪。这次怪就怪在:两值班员轮番打了半小时电话请示,竟无领导回复如何处置。后来陆续来了好几个律师办会见手续,见此,我说我下午还要赶到长沙,你们要请示领导我阻止不了,但你们要预留会见室给我会见,我是第二个到此的。结果值班员给我预留了2号会见室。后,来了一女警(当初我还以为是所领导)说可以见了。结果该女警带王芳进会见室就不走了,要监视我们的会见。我对该女警说:“请警察小姐离开会见室,根据《刑诉法》和《律师法》的规定律师会见不得监听,至于你们要暗中监听我管不了,但在形式上你们还是要尊守法律的,会见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工作,请你出去!"。她说:“这也是我的工作,领导安排的"。我说“领导安排的前提是守法,你的工作前提也是要守法。”
  王芳笑着对我说“她是我的管教。",为了不让王芳事后报复,我就对该女警说“本来这次会见10分钟就可以了,既然你想听那我们就谈古论今谈到下班,你这样站着听到下班吧!"。
  就这样我谈北京烤鸭、长沙臭豆腐王芳没兴趣。转移话题谈秦始皇死后不发丧恶臭难闻、二世被宠臣赵高所杀的那滩血,妖后慈禧曝尸数日后满身毛茸茸的赤裸身体,王芳兴趣渐增!
  进而谈伟大领袖归西后妻死侄囚。我说“江青自缢后舌头吐出有二寸长"。王芳说“不,是一点五寸长。”。我说"齐奥塞斯库夫妇各中6弹而亡"。王芳说"不,是6、4而亡,夫6、妻4"。我说周永康在'茉莉花'时杀气腾腾的讲话。王芳说周永康受审时的苍苍白发,怪可怜。我赞王立军在重庆打黑的的英武。王芳哀王立军在薄熙来开庭时座在轮椅上状如一条死狗。我讲我村一文革时任革委会主任时因执行伟大领袖指示,文革结束后被判10年,出狱后遁入空门信佛,还以死相挟阻其子女入官场。王芳听后开怀大笑说"活该!活该!是报应啊!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我们谈兴正浓,聪明的王芳知我要赶长沙就催我结束。
  临别时,我无心跟王芳告别了,只是和蔼地对守候数小时的女警说"谢谢警察小姐的聆听!"。该女警回敬我的是一个灿烂的笑容,没言语。莫非该女警下次还想听我们的故事!
  这是我平生最愉快的一次会见,在返长沙的高铁上我什么也不想,只是沉浸在这次愉快会见的喜悦中。【刘正清于2016年12月7日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