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1-05

709大抓捕 李和平的辩护律师及家属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见主审法官 但主审法官刘毅拒绝辩护律师蔡瑛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罪”的李和平律师其妻子王峭岭及辩护律师蔡瑛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见主审法官,但主审法官刘毅拒绝见辩护律师蔡瑛。

下附709家属王峭岭《刘毅心中有鬼,不敢见蔡瑛——李和平法院篇之五》全文

   今天上午九点之前,我跟李文足、蔡律师准时到达了天津市二中院立案庭的大厅。天津的雾霾跟北京一样,遮天蔽日的。蔡律师从长沙赶来,因为雾霾飞机延误,凌晨四点才到天津,几乎一宿未眠。
       还是那个二中院大厅,我给刘毅法官办公室打电话,还是那个李书记员接的,说:“等着,过会儿下来。”过了一会儿,有穿法官制服的人在大厅喊我的名字。我一看,高大,魁梧,三十岁左右,我迎上去问:“你是刘毅法官?”来人道:“我姓李。”我才知道,原来这位是李大书记员。别说见法官了,见个书记员都这么难!不过好歹也是见上了!
  李书记员用我的身份证验明了正身,说:“我带你上楼去见刘法官。”
  我道:“好,蔡律师一起去!”
  李书记员急了,赶紧说:“我就是个传话的,刘毅说只见你一个人!”
  蔡律师并未被这话打击,他把准备好的手续拿在手中,对李书记员说:“这是我的委托手续。”李书记员打断了他,道:“刘法官只见王女士一个人!”又冲我说:“你见了面自己去跟刘毅说吧!”
       我看向蔡律师,蔡律师笑眯眯地道:“也行,你先见法官.......”我接过他的话,道:“刘法官若是答应一起见就见,不答应我就出来。”蔡律师点点头,我转身跟着李书记员上了二楼。很明显的,二楼走廊里的好几个人,一直盯着楼下挑空大厅里的我们。我看着李书记员拿出门卡刷了一下,将我带到一间小会议室里,他在电脑前坐下,说要登记我的个人信息,我没让他登记。
  正说着,推门进来一个约莫四十岁年纪的法官,我微微笑道,问:“刘毅法官?”来人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问我:你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我说:“这个你得问公安部!”
       刘法官问:“你要见我是什么事?”
  我道:“您现在是要把我作为家属见我?还是把我作为李和平的辩护人见我?”
  刘毅法官道:“我把你作为家属见你。”
  我道:“那我得请律师跟我一起进行这个会面。”
  刘毅道:“不行!”
  我道:“我是作为李和平的辩护人来见你的。我要另外一位辩护人一起会面,是合法的。如果你把我当作家属来会见,我请律师跟我一起也是合法的。你需要做的是把我做辩护人的消息通知我的丈夫,而不是你在这里说一个不行就不行了。我要求律师进来跟我一起见你!”
  刘毅法官还是说:“不行。”
  我道:“不行就不谈了。”
  刘法官道:“不谈就不谈!”
       我站起身要走,扭头问了刘法官一句:“这个案子你审?”
      刘毅很肯定地说:“我审!”
      我淡淡笑道:“你审不了这个案子,这个案子上帝审!你等着也被上帝审吧!”
  我转身向屋门走去,在门口又撂下一句:“本该正大光明的会见,被你们搞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似的!有啥不能透明的?你们这样做事,能审出个啥?”
  我走到大厅,文足和蔡律师笑着迎着我站起来。他们说:“法官进那间会议室时,身后跟着两个便衣,两个法警。”这四个人守在会议室门口,眼睛还不时瞄着大厅里的蔡律和文足。
  我抬头看向二楼的会议室,二楼人影晃动,俨然已经不是平时冷清的样子。
  而我正式委托的李和平的辩护人蔡瑛律师,专程坐飞机冲破雾霾重重拦阻,一宿未眠,也只看到了刘毅法官的一个背影……
709家属王峭岭
2017年1月5日



据媒体信息显示,中国当局针对多达超过3百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李和平律师在遭拘禁近1年半期间,其妻子王峭岭聘请律师马连顺和蔡瑛担任丈夫的辩护律师但一直无法会见,期间河南郑州司法局向马连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律所拒绝向马连顺提供委托函;而另一位辩护人蔡瑛则多次被当局警告和威胁;两位代理人早前多次要求会见李和平及查阅案件卷宗皆受阻。当局还试图强行为李和平安排官方代理律师,遭到王峭岭的拒绝和提告;不久前当局还似为开庭做准备,到李和平位于河南农村的父母家,以欺骗的方法,劝说李和平父母录制了劝说认罪的视频。目前,已考取法律资格的李和平的妻子决定以辩护人身分直接介入该案,为夫申冤。

2016年11月19日王峭岭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并提出申请要求安排“大法庭”并且“现场直播”李和平审讯。申请书要求安排大法庭或大礼堂、体育馆等可容纳万人以上的场所进行审理;安排广播、电视直播,以及网路直播庭审过程。

2016年12月5日1上午十点,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跟各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相约天津二分检,询问709案的进程。天津二分检告知:李和平要在12月5日下班前被起诉到法院,因为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所以罪名先不能告知。但可以明早上班打电话查询:022-88222000,或者网上也会公布。谢燕益,王全璋,李春富12月5日被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016年12月6日上午马连顺律师及家属联系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案子情况。但张检察官回答“电话里无法确认身份,所以罪名不告知”。

2016年12月8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再次前往天津二分检控申中心询问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的起诉罪名,程检察官答复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绝出示起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