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1-23

709大抓捕 李和平在看守所被化名羁押 看守所不准律师会见王全璋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1月22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以及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王峭岭和李文足向第一、第二看守所提出分别给各自丈夫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的要求,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

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随后向天津第二看守所提出会见王全璋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会见王全璋必须征求检察院同意,律师认为看守所的行为完全违反《刑事诉讼法》律师持三证即可会见当事人的规定,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的案件,律师会见根本不需要通过检察院同意。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从上午一直坚持到下午看守所下班时间,直到看守所工作人员下班离开,看守所始终不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据媒体信息显示,中国当局针对多达超过3百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李和平律师在遭拘禁近1年半期间,其妻子王峭岭聘请律师马连顺和蔡瑛担任丈夫的辩护律师但一直无法会见,期间河南郑州司法局向马连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律所拒绝向马连顺提供委托函;而另一位辩护人蔡瑛则多次被当局警告和威胁;两位代理人早前多次要求会见李和平及查阅案件卷宗皆受阻。当局还试图强行为李和平安排官方代理律师,遭到王峭岭的拒绝和提告;不久前当局还似为开庭做准备,到李和平位于河南农村的父母家,以欺骗的方法,劝说李和平父母录制了劝说认罪的视频。目前,已考取法律资格的李和平的妻子决定以辩护人身分直接介入该案,为夫申冤。

2016年11月19日王峭岭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并提出申请要求安排“大法庭”并且“现场直播”李和平审讯。申请书要求安排大法庭或大礼堂、体育馆等可容纳万人以上的场所进行审理;安排广播、电视直播,以及网路直播庭审过程。

2016年12月5日1上午十点,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跟各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相约天津二分检,询问709案的进程。天津二分检告知:李和平要在12月5日下班前被起诉到法院,因为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所以罪名先不能告知。但可以明早上班打电话查询:022-88222000,或者网上也会公布。谢燕益,王全璋,李春富12月5日被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016年12月6日上午马连顺律师及家属联系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案子情况。但张检察官回答“电话里无法确认身份,所以罪名不告知”。

2016年12月8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再次前往天津二分检控申中心询问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的起诉罪名,程检察官答复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绝出示起诉书。

2017年1月5日,其妻子王峭岭及辩护律师蔡瑛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见主审法官,但主审法官刘毅拒绝见辩护律师蔡瑛。

2017年1月22日上午,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