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2-24

709大抓捕 王全璋案妻子于天津二中院要求律师到来陪同才能会见周虹法官 遭李书记员推诿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2月24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再次前往天津二中院了解被天津二分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案情况,家属要求律师到来陪同才能会见周虹法官,遭李书记员推诿。

下附上709家属李文足:《 周虹法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全文

今天(2017年2月24日)上午十点,和峭岭姐来到天津二中院。照例快速通过安检进入接待大厅,还是拨打4331立案庭电话,接电话的还是是丁玉涵法官。

麻烦的过程就不浪费文字了,反正是4331电话的丁法官把我推到了4406电话;4406电话把我推到了4407。

4407张法官接的电话。在我说明是家属后,他说:“我给你问问,别撂电话啊!”一分钟后,他就告诉我,负责王全璋案子的是周虹法官。

我说要请周虹法官接电话,他说周虹法官不在,刚好他的书记员在,就把电话交给了书记员。

书记员说姓李,这时我在电话中听见张法官的声音“王全璋……”。

李书记员说:“刚好周虹法官今天在”。

请各位注意,刚才那个法官说周法官不在,这个人又说周法官在。

约十分钟,李书记员来到接待大厅,仔细查看了我的身份证和结婚证,然后就要带我“上去”见周虹法官。

我站在大厅,仰头看了看“上面”。“上面”那个地方,就是2016年7月29日那天,把我跟峭岭姐拖出来的那个地方。当时七八个法警把二敏姐一个人堵在那屋里,说是老翟开庭的时间只告诉她一个人,不告诉无关人员。二敏姐一个人在那间屋里尖叫的声音仿佛还飘荡在二中院的接待大厅里。“上面”那个地方,也是上次峭岭姐被带去见刘毅法官的那个地方。

当时我看见她被书记员带进去,又看见法官进去,又看见四个彪形大汉守在门口。

我感觉恐怖袭来!想了一下,说:“这个案件事关重大,案情复杂,我就是一家庭主妇,我需要和律师一起见法官,这样才能保障王全璋和我的权益。”

李书记员一听,有点急,嗯啊了几声后,说:“这个得上报,我做不了决定。”

我说:“见不见法官应该是我决定的。在律师陪同下见法官是我的权利!我需要跟律师一起见。现在就跟您约一下时间吧。”

李书记员说:“哎呀,今天刚好周法官在。你就不想了解一下王全璋的情况?”

我说:“我当然想知道我丈夫的情况,但我需要有律师一起见,这样才能保障我和王全璋的合法权益。”

李书记员说:“这个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我现在预约一下,留下联系方式。您跟周法官约好时间告诉我!”

但李书记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只能把你的意思转达,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他一副唯恐沾边的模样,我也觉得好笑。我更好奇,本来挺正常的书记员,为什么我一说要律师陪同会见法官,就变成另一个样子了?而且努力要立即把我带到周虹法官面前。越是这样,我越要坚持律师陪同会见这位周虹法官了。他们对律师要求会见法官百般不情愿,闪躲回避,又殷勤竭力的让我这个不懂法律的家属见经办法官,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709家属李文足

2017年2月24日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王全璋(1976年2月15日),山东五莲人,中国北京人权律师。常代理敏感案件、维护弱势群体利益,多以维护言论自由和健全法治为主要领域,例如山东记者齐崇淮案、原深圳三级警督王登朝案的辩护申诉、法轮功学员案件无罪辩护等。他因为2013年4月在江苏靖江市法院出庭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遭法院当庭拘留十天,引发上百名中国律师连署要求公开现场录像并释放,引起中国及西方媒体关注报导,王因此于3天后提前获释。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2014年建三江事件被迫害的律师维权。该拘留所警察为逼迫他在保证书上签字,对他实施了抓住头发撞墙、用拳头猛击后脑等暴力虐待。
因中国710“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北京居所于2015年8月5日被公安搜查,失联数日。8月底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羁押,妻子李文足致信中共公安部长郭声琨,希其坚持依法治国、力保律师的合法权益之下,尽早有王律师的人身安全消息。
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2017年1月22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以及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王峭岭和李文足向第一、第二看守所提出分别给各自丈夫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的要求,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随后向天津第二看守所提出会见王全璋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会见王全璋必须征求检察院同意,两位律师从上午一直坚持到下午看守所下班时间,直到看守所工作人员下班离开,看守所始终不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2017年1月23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据可靠消息,709维权律师被抓捕后关押在秘密场所,在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李和平、王全璋等律师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电击的方式,电流的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2017年2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的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再次前往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案件情况,在二分检的控申中心询问到此前已于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

2017年2月15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再次前往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2分院控申中心询问王全璋案情况,程检察官答复王全璋律师于2017年2月14日被天津二分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天津市二中院。公诉人为宫宁、盛国文和曹纪元。

2017年2月24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再次前往天津二中院了解王全璋案情况,家属要求律师到来陪同才能会见法官,遭李书记员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