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2-07

709大抓捕 家属再次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 但李占强书记员答复再次联系不上刘毅法官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2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的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再次于天津市二分检及天津市二中院询问案件情况及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但天津市二中院李占强书记员答复再次联系不上刘毅法官。其中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

下附709家属王峭岭《709家属春节后天津行》全文

今天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拖儿带女,先到了天津市二分检。在二分检的控申中心,询问到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
两位家属商量了一下是否请求起诉科宫宁处长见面,想起来从2016年6月每次来二分检都申请见的宫宁处长,对律师和家属是坚决地避而不见。我们叹了口气,不再要求见宫处长了。
接着又来到天津市二中院,为了避免打电话避而不接的情况,王峭岭把背包和孩子交给李文足,自己只携带证件,迅速通过安检进了二中院大厅。打通分机4707,701房间的李占强书记员接的电话。我说:我是李和平的辩护人,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会见。不出所料,被告知刘毅法官不在。我说你现在去联系吧。五分钟后李书记员答:联系了,联系不上!
对于刘毅不在的这套说辞我已经不奇怪了:有些人,在办公室也不敢说在。我请李占强书记员转达我的要求,恭喜刘毅和李占强“榜上有名”。我最近得知他俩是2016年8月初709审判庭上的人,李占强是书记员,刘毅是代理审判员。
2017年2月7日                         



据媒体信息显示,中国当局针对多达超过3百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李和平律师在遭拘禁近1年半期间,其妻子王峭岭聘请律师马连顺和蔡瑛担任丈夫的辩护律师但一直无法会见,期间河南郑州司法局向马连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律所拒绝向马连顺提供委托函;而另一位辩护人蔡瑛则多次被当局警告和威胁;两位代理人早前多次要求会见李和平及查阅案件卷宗皆受阻。当局还试图强行为李和平安排官方代理律师,遭到王峭岭的拒绝和提告;不久前当局还似为开庭做准备,到李和平位于河南农村的父母家,以欺骗的方法,劝说李和平父母录制了劝说认罪的视频。目前,已考取法律资格的李和平的妻子决定以辩护人身分直接介入该案,为夫申冤。

2016年11月19日王峭岭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并提出申请要求安排“大法庭”并且“现场直播”李和平审讯。申请书要求安排大法庭或大礼堂、体育馆等可容纳万人以上的场所进行审理;安排广播、电视直播,以及网路直播庭审过程。

2016年12月5日1上午十点,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跟各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相约天津二分检,询问709案的进程。天津二分检告知:李和平要在12月5日下班前被起诉到法院,因为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所以罪名先不能告知。但可以明早上班打电话查询:022-88222000,或者网上也会公布。谢燕益,王全璋,李春富12月5日被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016年12月6日上午马连顺律师及家属联系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案子情况。但张检察官回答“电话里无法确认身份,所以罪名不告知”。

2016年12月8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再次前往天津二分检控申中心询问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的起诉罪名,程检察官答复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绝出示起诉书。

2017年1月5日,李和平律师其妻子王峭岭及辩护律师蔡瑛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见主审法官,但主审法官刘毅拒绝见辩护律师蔡瑛。

2017年1月18日,李和平律师其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律师其妻子李文足分别向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当事人被关押以来的体检报告、患病和治疗情况等,看守所接到的辩护律师以及家属寄送给当事人的信件件数、送达时间等;当事人被戴手铐、脚镣等戒具,以及被惩戒的情况等。

2017年1月22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以及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王峭岭和李文足向第一、第二看守所提出分别给各自丈夫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的要求,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随后向天津第二看守所提出会见王全璋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会见王全璋必须征求检察院同意,两位律师从上午一直坚持到下午看守所下班时间,直到看守所工作人员下班离开,看守所始终不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2017年1月23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据可靠消息,709维权律师被抓捕后关押在秘密场所,在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李和平、王全璋等律师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电击的方式,电流的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2017年2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的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再次于天津市二分检及天津市二中院询问案件情况及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但天津市二中院李占强书记员答复再次联系不上刘毅法官。其中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