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2-27

陕西西安三线学兵维权人士李乃棠取保候审到期后再次被取保候审,理由从原非法集会案离奇变更为非法拘禁案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被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法院以“非法集会罪”判刑二年、出狱已经一年的维权李乃棠今天收到碑林区法院寄出的《取保候审决定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这份《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是指解除2016年2月24日由碑林区法院作出的一年取保候审决定;另一份《取保候审决定书》,是碑林区法院在解除去年取保候审强制措施的同时,再次对李乃棠作出取保候审强制措施。而此次取保候审碑林区法院将原“非法集会”案变更为“非法拘禁”案。




曾担任李乃棠“非法集会”案的一审辩护律师刘晓原介绍,李乃棠是西安“三线学兵”维权代表之一,因与“三线学兵”在陕西省政府信访局群体上访,2014年2月28日被西安市碑林区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碑林区检察院则以涉嫌“非法集会罪”起诉。刘晓原律师与许瑛律师为李乃棠作无罪辩护,李乃棠也作无罪自辩。

2015年11月10日,碑林区法院对李乃棠案作出宣判,以“非法集会罪”判处李乃棠有期徒刑二年。

2015年11月16日,李乃棠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李乃棠后来从陕西法院诉讼服务网上查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直到2016年1月4日才立案受理。

2016年2月24日,一审判决的二年刑期届满,碑林区法院对李乃棠作出取保候审,但不给他取保候审决定书,只让家属作担保人签字。此时李乃棠提起上诉已经三个多月,案件处于二审期间,案件管辖权和审理权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且上诉又不加刑,再由一审法院作取保候审决定,显然是超越职权,没有法律依据。

2016年2月27日,碑林区法院判处的两年刑期届满,李乃棠离开碑林区看守所回家。

刘晓原律师认为: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最长期限为一年。期限届满到后,原办案机关应当变更强制措施而不能再次采取取保候审。但取保候审在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审判的不同阶段是可以分别适用。在同一个阶段,取保候审到期了,就不能再次取保候审。碑林区法院以“非法集会罪”判处李乃棠有期徒刑二年后,在十天上诉期限内,李乃棠依法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案件进入二审程序三个多月时,一审判处的二年刑期已到,但判决没有生效,如果要作出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也应由二审办案单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由碑林区法院作出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没有法律依据。碑林区法院第一次错误作出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时,李乃棠的“非法集会案”在二审阶段,这次取保候审一年期限届满,案件仍然还在二审阶段。碑林区法院在2016年2月24日对李乃棠作出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显然是超越了法律权限,行使了二审法院的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