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2-19

因打横幅合影 被焦作市中站区法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的河南焦作李玉凤已提起上诉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2月16日常玮平律师于焦作看守所会见因打横幅合影被焦作市中站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的李玉凤,律师透露李玉凤被判刑期间时值春节,目前其已自行提起上诉。

下附常玮平律师的李玉凤会见记

2月16日,在焦作看守所会见到了李玉凤。一个月前,李玉凤被焦作市中站区法院以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时值春节,其自行提起了上诉,并在年后由其妹妹委托我做其二审辩护人。

上次去焦作,是2014年7月,为张小玉辩护。为涉嫌故意杀人者辩护的律师,被以涉嫌故意杀人传唤,拜焦作警方所赐,坐上老虎凳的我,也成了这荒诞法治剧的一角。张小玉后来洗脱了杀人嫌疑,又踏上了上访的老路。不料这时代变化快,她被关押的日子,上访已成了危机重重的邪路。她又回到了熟悉的焦作看守所,以寻衅滋事被一审判处三年半。李玉凤说,小玉现在和她一个管教,也已上诉。

李玉凤被指控的两个“罪状”之一是即2014年9月29日自制“欢迎袁冬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的横幅迎接袁冬出狱。当法律随意曲张,法庭错勘贤愚,要站起来的公民,可能只有一个恰当去处。这时候,监狱不分大小,切换如此随意,今天你欢迎我,明天我欢送你,也是热闹。

李玉凤的另一个“罪状”是2015年10月26日在北京南站北广场速8酒店西侧通道,和7、8个河南焦作地区到北京上访人员打横幅合影,试图制造影响。李玉凤称本去聚餐,并不知横幅从何而来,也没有把照片发到互联网,当然更没有扰乱任何秩序。站在任何正常人的角度,就算想制造影响又如何,难道不是言论自由应有之义吗?从管辖上讲,既然全案发生在北京,从哪儿看出来由其户籍地管辖更有利的呢?其自述,从北京回来后,整个侦查阶段,没有任何警察的任何讯问。刑事诉讼程序本为了甄别犯罪、保障人权,到这里完全流于出入人罪的过场。

李玉凤维权多年,怎不知这其中的问题。与其说是我会见给她提供法律意见,不如说,我更像一个倾听者和书记员。她的整个辩护思路已妥妥的成型。一审开庭三次,前两次,经她抗争,焦作马村区法院整体回避,移送到中站区法院审理的。她说她小学文化,但其理念实务,比不问世事的法科学生不知要好多少。

因一审案卷尚未移交焦作中院,会见完毕后,我去一审法院请提供阅卷的便利。主审梁伟法官(中站区法院刑庭庭长)倒是客气,但被李玉凤妹妹李白凤追问判四年到底是哪一级上级决定时,整个办公室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会见期间,我问及李玉凤其之前曾被劳教一年半、以妨害公务判处两年的经历。她说,因家里房子拆迁上访,认识了许博士,觉得这些人本可以很容易过上名利双收的生活,却无私帮助别人,很受感动。自己被劳教后,她帮许博士搜集了很多被劳教的案例,以推动废除劳教。她被判妨害公务是对她之前拜祭河南籍某赵姓开明领导人的报复。她上访的问题没解决,但她认识了这些律师,朋友,人生很充实。她在里面可以读圣经。前几天管教问,你说你家属和朋友会给你请律师,怎么还不见来。今天有律师来会见,她非常高兴。我看她穿黑底红花的棉袄,气色很好,只是似乎视力有些不太好,进会见时还扶了一下墙。14年为张小玉案来时,李大姐一直忙前忙后的张罗,我们早就相识。这样的会见,气氛怎能不融洽热烈呢。双方亦对近期国内外时事热点交换了意见。

复印了案卷,又从焦作坐汽车往洛阳去坐高铁回西安。这条路线,还是当年张小玉为我和老虎庙大哥而设计。我们奔波却并不健忘,记忆只是需要一把钥匙重新打开。连当年的洛阳汽车站的10号检票口,似乎都没变。只是这一年半,又怎一个物是人非?又逢春暖花开季,太多事,伙计们,别再蛰伏,一起努力吧。

常玮平律师

2017年2月19日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李玉凤最初因为住房被强拆而走上维权之路,2000年前后案子胜诉,但没有获得任何赔偿,当地维稳部门反而把李玉凤当成维稳对象。之后李玉凤热心公益四处奔波,2014年9月30日,因迎接呼吁官员公布财产而入狱的袁冬出狱,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在关押8个多月后的2015年6月5日被“取保”释放。

2015年10月26日,李玉凤因在北京南站拍照,被北京警方再次抓获,再次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一个月后的11月27日再次被北京公安丰台分局以“犯罪情节较轻取保。在李玉凤女士被取保当天,由焦作公安、马村工作人员派人到北京大兴拘留所将李玉凤接走,在李玉凤没有离开过焦作马村有司视线的情况下,当晚便又被焦作马村当局又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李玉凤妹妹李白凤还介绍,姐姐李玉凤曾参与南乐教案、声援郑州十君子,长期在北京活动,曾因去悼念赵紫阳被焦作当局以“妨害公务罪”判刑入狱两年。去公安部状告当地公安违法办案,被劳教一年半。

2017年1月18日被河南省焦作市中站法院以涉嫌“寻衅滋事”案,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