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3-02

709大抓捕事件 揭露酷刑 709家属致公开信给反对酷刑的各国领导人和政要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举世瞩目的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拘者家属日前联合致信反对酷刑的美国、德国、法国领导人和政要,如实陈述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拘者曾遭遇的种种酷刑虐待,感谢他们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加大力度关注中国普遍存在的酷刑问题,期待各国领导人和政要对中国政府治下的酷刑行为做出谴责,敦促中国政府依法追究实施酷刑的具体实施人。并附上709大抓捕事件中湖南谢阳律师所遭受的酷刑信息。

以下是公开信的全文,据悉此信已递交:

1、美国CECC两位主席:参议员Marco Rubio和众议员Chris Smith。
以及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2位共同主席:众议员Randy Hultgren 和众议员James McGovern

2、德国总理 默克尔
德国新总统 Mr. Steinmeier
德国外长 加布里尔

3、法国总统   Hollande
法国总理   Caseneuve

尊敬的先生或女士:

非常感谢您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发生在2015年7月,持续到今天的中国709大案。此案以大批律师被强迫失踪开始,以剥夺被逮捕律师和公民合法辩护权和被逼自证其罪为特点,历经一年七个月,至今仍有四位律师(谢阳,江天勇,王全璋,李和平)一位公民(吴淦)被关押。尤其最近又爆出来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从2016年9月起,王峭岭和李文足女士先后见过四位709被释放人士,有过面对面的交谈。我们所说的以下信息,鉴于这四位709被释放人士的人身安全和他们再三的叮嘱,我们不能透露其姓名。但是每次见面,王峭岭和李文足女士在场,她们可以作为证人证明以下所说的。

709大抓捕中被抓的律师和公民,都有前期六个月的秘密地点的监视居住。他们所受的酷刑大都是这六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我们总结了四个部分:
1、服药。不管你身体是健康的还是本来就有疾病的,一律服药。最常见的是说治疗高血压,服降压药;还有一种常见药是镇定剂;再有就是治疗精神分裂的药。这四位被释放人士中,服药最少的是每天两粒,说是治疗高血压,而实际上他身体一直健康,没有高血压。服药最多的一天服二十粒药,包括镇定剂和治疗精神分裂的药,还有别的药物。诉说的人普遍反映是被强迫吃,被哄骗着服药,服药后昏昏沉沉。
2、疲劳审讯和整日整夜不让睡觉。对于709被抓捕人士,疲劳审讯是必须的。频繁的提审,不允许休息。熬夜审讯,公安换班,被提审人员昏昏欲睡时被推搡醒,被打醒,被在耳边故意拍掌吓醒......被用一个姿势固定在椅子上凳子上不准动,一睡觉就把你叫醒。数不胜数折磨人的方式。
3、殴打,杠子刑和水牢。殴打是常态,被抓捕人士双脚被放在杠铃上,两腿放一根钢管儿,找一个人坐在上面。不认罪就再坐上去一个人。被关进水牢七天,整个人泡在污水里,站着想睡觉四处乱窜的老鼠就咬他的鼻子耳朵。
4、以家人生命自由相威胁。以被抓捕人士的妻儿生命或自由威胁被抓捕人士。曾有人儿子被公安带走,威胁再不认罪就抓他儿子。曾有人父亲,兄弟被抓走,不认罪就不放人。

凡此种种,皆是事实。我们初闻也极度震惊,一个强调“依法治国”的负责任大国竟然用此种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手段,对付一群律师。后一思索明白这是中国官方的常态:李和平律师2007年9月被公安绑架,曾遭遇电击昏厥。江天勇律师2011年2月失踪两个月,也遭遇过酷刑虐待。王全璋律师2015年6月在法院因正常履职被法警扇了一百个耳光。709谢阳律师所遭遇的酷刑,已经由其辩护律师公布了详细细节,在本信末会详细叙述。我们所描述的这一切,就是真正的中国政府,一个盗窃、杀害、毁坏中国平民的政府。

我们盼望您能对中国政府酷刑对待这些律师的行为做出谴责,并要求中国政府追究这些实施酷刑的人。

谢谢!!

您诚挚的中国朋友:
王峭岭
李文足
金变玲
(此处隐去部分家属姓名,她们被威胁不得为家人呼吁)


附:
709谢阳所遭受的酷刑信息(此信息摘自谢阳妻子陈桂秋女士和谢阳辩护人陈建刚律师的文章)

谢阳律师主要为拆迁户、移民安置、底层农民维权。他于2015年7月11日被捕。经历16个多月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律师阅卷、辩护律师蔺其磊始终无法获得会见权和阅卷权后,2016年11月21日,张重实律师终于见到谢阳,随后被迫解聘蔺其磊律师。2016年12月16日,该案移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他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捕,一直到7月12日晚上12点,连续40多小时没有让睡觉。从13日开始审讯的七天里,他一共只睡了9个小时,这大大超过了一个人所能承受的生理极限,剥夺睡眠导致他精神崩溃。

在秘密关押的半年里,谢阳被迫坐吊吊椅,脚够不着地,致伤腿异常肿大,几近残废。殴打、威胁、辱骂、训斥、烟熏,充满每天的审讯。甚至在全身发抖、直冒冷汗的重病情况下,被国保死压胸口致窒息,并遭到持续的殴打致昏迷。所做笔录,必须围绕国保所定的三个核心: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被国保逼至将近死亡,却求死不得。同时国保以立功为诱饵引诱谢阳诬陷同行,没有得逞后,又以威胁妻子孩子的生命安全、亲朋戚友的工作,来威胁谢阳,使他屈服。所有的笔录,都是假的,他们写好,只要谢阳签字,而且不能提出任何修改意见,否则就被折磨。

在看守所的一年里,管教袁进逼迫谢阳认罪,禁止任何人和他有任何交往,不能和他说话,不能借东西给他,不能让他参与打牌、下棋等娱乐活动。在经济上断绝他花钱的权利,致使他长期没有钱买牙膏、上厕所没有手纸。检察官以提审为借口劝认罪,并阻止辩护律师会见。检察官和警察频繁见谢阳,要求他认罪,并对刑讯逼供闭嘴。

长沙市公安局、长沙市检察院、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所有参与谢阳案的人员串通一气,阻止律师会见、隐瞒刑讯逼供事实、逼迫自行认罪,惩处本应无罪的谢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