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3-13

709大抓捕 709家属李文足向警方报案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和自由申请书及国家赔偿申请书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3月13日,709案被拘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就2017年3月1日在居处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警察宋磊带同一群不明身份人士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及因此造成经济损失和名誉受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报案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和自由及申请国家赔偿,并将申请书同时递交给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 、监察部、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最高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等国家机关。



下附《报案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和自由申请书》及《国家赔偿申请书》:

报案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和自由申请书

报案人(被害人):李文足,女,汉族,1985年4月5日生,住北京市石景山八角中里18号楼四单元501,电话:17600405709

报案和请求事项:

      1、请求立即依法查处2017年3月1日石景山分局警察宋磊带同不明身份人,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

      2、切实依法保护报案人的人身安全和自由。

事实和理由:

2017年3月1日下午三点四十分,我从家里出来,在楼下单元口就被自称警察的宋磊(他不亮证件,不出示文书)带着一群男女老少围着问我要去哪儿?我约的朋友王峭岭,等在我家楼下一家小超市门口,我走过去要跟朋友汇合,但是却被宋磊带着的一个大妈"拉、拽、挡",不让我跟朋友见面。并且口出侮辱性语言。我看见自己的朋友后,向朋友求救,请她报警。石景山八角派出所的警察到现场后,把我跟朋友带走,却不带限制我人身自由的人,非常奇怪。

我在派出所跟朋友一起做询问笔录时(此笔录在八角派出所有记录可查,有监控录像可查),我先做完,后等待朋友做笔录时,被宋磊带人把我反拧着胳膊抢行拖回家。从头至尾,这位宋磊先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

这位自称警察的宋磊,光天化日,手段卑劣,气焰嚣张,就像黑社会的打手,令人恐怖。竟然在北京最重要的两会期间,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一起专门针对我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受到严重威胁。现特向你局紧急报案,请依法履行职责,立即查处上述人员违法犯罪行为,依法惩处,切实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同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 ,监察部, 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最高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报案人:李文足
2017年3月9日

附证据:
1、2017年3月1日,王峭岭的《证人证言》1页、身份证复印件;
2、2017年3月1日非法限制报案人人身自由的警察宋磊的照片1张,宋磊带领的一干人众的照片2張。
3、报案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2017年3月9日
图为非法限制李文足自由的不明身份人士
图为限制李文足自由的石景山分局警察宋磊

国家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受害人):李文足,女,汉族,1985年4月5日,住北京市石景山八角中里18号楼四单元501,电话:17600405709

被申请人(侵权人):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负责人:陈强 局长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古城南里甲1号327室
电话:010-68873814

申请事项:
     
     1、要求被申请人赔偿因其违法行政行为给申请人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元。
     
     2、要求被申请人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支付精神抚慰金1万元人民币。

事实和理由:

2017年3月1日下午三点四十分,我从家里出来,在楼下单元口就被自称警察的宋磊(他不亮证件,不出示文书)带着一群男女老少围着问我要去哪儿?我约的朋友王峭岭,等在我家楼下一家小超市门口,我走过去要跟朋友汇合,但是却被宋磊带着的一个大妈"拉、拽、挡",不让我跟朋友见面。并且口出侮辱性语言。我看见自己的朋友后,向朋友求救,请她报警。石景山八角派出所的警察到现场后,把我跟朋友带走,却不带限制我人身自由的人,非常奇怪。

我在派出所跟朋友一起做询问笔录时(此笔录在八角派出所有记录可查,有监控录像可查),我先做完,后等待朋友做笔录时,被宋磊带人把我反拧着胳膊抢行拖回家。从头至尾,这位宋磊先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

这位自称警察的宋磊,光天化日,手段卑劣,气焰嚣张,就像黑社会的打手,令人恐怖。竟然在北京最重要的两会期间,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一起专门针对我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我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受到严重威胁。为维护国家法律尊严及公民的合法权益,现依法申请赔偿。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同时递交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 ,监察部, 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最高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报案人:李文足
2017年3月9日

附证据:
1、2017年3月1日,王峭岭的《证人证言》1页、身份证复印件;
2、2017年3月1日非法限制报案人人身自由的警察宋磊的照片1张,宋磊带领的一干人众的照片2张。
3、报案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2017年3月9日

此申请书邮寄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
(同时递交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 ,监察部, 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最高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


709家属叙述案件简介:709系列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开始,上百位中国大陆的律师、维权人士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大规模抓捕、传唤、带走或约谈,涉及省份多达23个,其中多数人不久被释放,另外30多人被关押,涉及这30多人的案件我们就称为“709系列案”或“709案”。 

我们是709案被抓捕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和王全璋分别于2015年7月和8月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义被抓捕,刑拘后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后又被批捕,现关押于天津的看守所。

李和平于2016年12月5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李和平起诉到天津市二中院,到现在为止家属连起诉书都没有能见到。现在有消息说他们在关押期间曾经遭受电击曾致昏厥的酷刑,但是我们无法判断真伪。

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被关押超过1年8个月以上,办案单位一直都不允许亲属委托的律师会见他们。与他们先后被抓捕的709系列案的所谓在押嫌疑人长沙谢阳律师、维权人士吴淦在见到亲属委托的律师后,都曝出了遭受酷刑的消息。谢阳的办案律师陈建刚已经公布了详尽的、曝光谢阳曾遭受酷刑的会见笔录,其中有殴打、不让睡觉,甚至牙膏、牙刷和卫生纸这些基本生活用品都不允许购买等等酷刑和虐待。维权人士吴淦在羁押期间遭遇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威胁、恐吓、基本生活权利得不到保障等酷刑和虐待。吴淦先是在外地被抓捕关押,后转到北京、天津与李和平、王全璋一同关押。

在李和平被抓捕后1个月左右,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因为李和平发声又被抓捕,2017年1月12日李春富获取保回家。家人见到他时发现他骨瘦如柴、精神严重失常。

 最近,《环球时报》竟然大篇幅报道709被羁押的律师的采访(辩护人见不到这些被羁押律师,记者却能见到,公安部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再表明酷刑乃律师和家属们捏造。是可忍,孰不可忍!试问:如果没有酷刑,为什么不敢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呢?尤其现在被羁押的律师和公民,已经被起诉到法院,早过了侦查阶段。如此遮遮掩掩,实难让家属信服!至于我们家属被株连,孩子上学受阻挠出境被限制等问题,已经变成常态。我们依据《宪法》和《全国人大组织法》,提请全国人大履责。

2017年3月5日,中国709案被捕律师的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日前向全国人大、政协寄送了呼吁书,呼吁代表和委员们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完善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及处理机制。

2017年3月9日,709大抓捕事件中的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就709案中公安滥权,剥夺被抓捕公民的辩护权,对被抓捕律师进行酷刑的事情向全国人大提请就709案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