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3-01

网友表达对709大抓捕案中谢阳律师的生日祝福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3月1日,农历二月初四,是709大抓捕事件中湖南被捕律师谢阳的45岁生日,有网友在这天以举牌或撰文等多种方式自发为谢阳律师表达生日祝福,并希望谢阳律师早日获得自由。


以下摘录部份网友为谢阳律师表达的生日祝福:

一、江西南昌程绍军:

《一面之缘》

今天,是湖南谢阳律师45周岁的生日,遗憾的是,他已失去自由近两年,据他的律师说谢阳在狱中还饱受酷刑折磨,心中难免悲痛。因为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加之有网友号召大家写文章声援他,于是我那平日做手工皮具谋生的手,笨拙地拿起笔,写下了下面这篇文字。

那是大约2015年初春(约3月)的某一天,我得知江西乐平5.24奸杀碎尸特大冤案相关律师在南昌某宾馆召开此案研讨会,基于对人权律师们的敬仰,也基于可以再次见到大名鼎鼎的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吴淦,一位叱咤兲朝五浊恶世的当代罗宾汉似的人物,我跨越了近半个南昌城区赶到了研讨会现场。赶到会场时,研讨会进程已过半,我坐在会场后排的椅子上,大致了解了一些冤案的情况。研讨会休息期间,我和几位认识的律师打过招呼,因为在网络上看过谢阳的照片,特意过去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算是和他认识了,征得屠夫的同意,我给在场每一位参会者赠送了自己做的小皮件礼物。会后屠夫邀请我与大家一起吃个便饭,我便愉快地答应了。餐后谢阳主动提出想去我小店坐坐,因为我小店的零乱,我犹豫片刻后同意了。出租车到我小店时,谢阳执意他付车费,我便不再与他争执,对他也相应有了一点粗略的印象和判断。我向来信奉细微之处看人品这句话。我的小店零乱、装修不高档,这是我刚才犹豫是否答应谢阳来我小店坐坐的原因。泡过茶简略交谈后,谢阳问我有无适合他穿的皮衣?我才明白他来我小店的真实用意。我简略问过他对皮衣的要求后,告诉他订做比较合适。虽然空军的飞行皮衣质量很好,但是明显的家奴风格显然不适合他这样一位正义感爆棚的人权律师。我告诉他订做的周期为2~3周,他把全款给我后就返回住处酒店了。

因为这样的一面之缘,因为他特意来我小店关照我的小生意,此后我对有关谢阳消息的关注便有了相应的人情温度。大略知道他身为律师是很成功的,夫人在湖南数一数二的高校当教师,生活原本属于普通民众艳羡的中产阶层,但他却毅然决然地走上为弱势群体维权的道路。除了起先不相信这个社会有网络上描绘的那么黑暗而欲一窥究竟的内心好奇驱使着他外,我想更基于他内心那愈抑愈扬的正义感。一般而言,人在遭遇和面对社会黑暗时,会分为两种:视而不见和勇而担当。显然谢阳属于后者。而这恰恰是极权社会划分平庸懦弱和勇敢担当的分水岭和试金石。因为周围朋友绝大多数是属于前者,所以我对诸如谢阳这样勇而担当者尤为敬重。

2015年5月2日,黑龙江省庆安县火车站候车室底层百姓徐纯合被恶警李乐斌当着母亲和几个孩子的面枪杀后,谢阳风尘仆仆地从湖南赶赴黑龙江,抢在官家控制徐母前去看望住院的徐纯合母亲,并试图从徐母处了解真相。不久谢阳在办案途中被陌生人袭击并伤至骨折,并住院,不知道是他代理案件的原因还是当局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和警告,但他并没有被吓到,仍然致力于为弱势群体维权发声。以庆安火车站徐纯合被杀和要求江西省高院重新审理乐平冤案为转折点,当局对屠夫和谢阳等义人勇士终于决定下狠手,于是没多久屠夫吴淦便失去自由,以在江西省高院门口辱骂张忠厚院长之罪名。2015年7月11日谢阳在湖南洪江黔洲大酒店房間內被带走,很多到庆安火车站围观造势的网友和近年来活跃在抗争一线的维权律师们都纷纷被捕,这便是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被捕者不仅有维权律师,还有其他公民和人权捍卫者,截止2015年9月底被抓捕/带走/约谈/传唤/短期失去自由/限制出境人数高达两百余人。以此事件为转折,标志着原本就很糟糕的中国大陆人权状况急剧倒退。

最后,我想引用一句话来结束这篇纪念谢阳律师的小文:
“即便杀了所有报晓的公鸡,天还是会亮的!”

愿看守所里的谢阳律师一切安好!

Happy Birthday!

—— mz皮匠6世 程绍军

2017年3月1日

二、湖南长沙陈俊贤:

寄赠谢阳——
湖湘汉子有谢阳,
大义维权勇担当;
酷刑难去英雄志,
自由花开万世芳。

三、湖南衡阳胡双庆:

谢阳如有罪,你我皆有罪。
罪在与恶政同苟且。
罪在不现时推翻它。
黑白颠倒的世界,神鬼混沌的乾坤。
恶政当道时,好人也就因此有了罪。

四、湖南长沙王再兴:

谢家男儿挑大梁,
阳光普照耀三湘。
大义凛然捍人权,
哥们兄弟有担当。

生在兲朝不见光,
日子过得很紧张。
快马扬鞭平土工,
乐及全民美名扬。

五、广西朋友举牌祝谢阳生日快乐:

六、湖南朋友举牌祝谢阳生日快乐:

据公开消息显示,谢阳,1972年2月4日出生,湖南省长沙市人,前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前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原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自于2011 年正式执业以来,曾因代理多起公权力滥权案件,如山东省曲阜县薛明凯案、北京新公民运动张宝成案、河南省南乐县南乐教案、湖南省浏阳市张开华征地案等维权案件,并积极关注参与社会维权运动,包括探访盲人律师陈光诚和声援建三江被捕律师等,随屡遭司法当局的阻扰和打压、迫害。

2011年11月15日,曾因只身前往山东省东师古村探望陈光陈,而遭到地方黑恶势力的殴打抢劫;2013年8月,曾因代理一民间借贷纠纷案,为维护当事人利益要求取得合议庭商议结果,而被湖南省律师协会罚款人民币5万元,同时被所在事务所要求解除合同和离职;2014年2月13日,曾因为“山东薛家命案”委托代理律师,而被湖南省司法厅当局带走“约谈喝茶”;2014年2月20日,曾因为代理湖南省浏阳市土地维权者张开华案,在出庭时遭到当地法院的野蛮阻扰;2013年10月—2014年5月,因其多次代理维权案件,遭到湖南省律师协会不予批准转所异动手续的变相打压;2015年3月,因其积极代理多起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在代理莲湖村农民征地行政诉讼时,遭到法院的非法驱逐;2015年5月17日,因其代理广西南宁北部湾建材市场当事人的维权案件,遭到多名不明身份人员的持械群殴,至其重伤,其右腿骨折,同时其报警后,当地警方竟迟迟不予出警;2015年7月11日,在“7•09大抓捕”中其被湖南省长沙市警方突然带走,而后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其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拒;2016年1月9日,被长沙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此前其代理律师蔺其磊,因被官方设障阻止介入。

2016年11月21日上午十时许,张重实律律师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会见709大抓捕中被捕湖南谢阳律师,会见前数分钟听到走廊连续传来响彻楼道谢阳被警察打的凄惨求救声,会见后确认管教袁进拒绝谢阳给律师的材料而将其拖上楼道拐角处,用拳头连续击打谢阳头部。
2016年12月21日家属联系检察院得知案件已被长沙检察院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法院。

2016年12月10日,其辩护律师蔺其磊就遭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搪塞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等情况,向长沙市长沙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6年12月19日,拒绝蔺其磊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行政诉讼被长沙县人民法院以“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不予立案”为由驳回诉讼。

2017年1月4日下午,刘正清律师与和谢阳妻陈桂秋来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办理相关法律手续,核对案卷材料,长沙市检察院起诉书显示,长沙市检察院以谢阳微博言论及会见纪要等内容起诉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长检刑二刑诉[2016]85号。

2017年1月19日,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及刘正清律师于网上公开会见记录,披露谢阳律师狱中遭受酷刑虐待情况,谢阳拒绝认罪换释放。其妻子陈桂秋网上发文征集20位律师代理家属控告谢阳案中刑讯逼供人员。

2017年1月21日,谢阳律师委托其辩护律师传出亲笔信,对长沙市人民检察院邓锋、易丹检察官在已知其遭遇刑讯逼供下,仍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强制推行批捕事件作出情况说明。

2017年1月21日,长沙文东海律师向检察院提起刑事举报及控告。对谢阳律师被湖南和长沙国保刑讯逼供、诱供、暴力取证,涉嫌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犯罪事情进行举报;对长沙国保尹卓等人意图逼迫谢阳取证陷害控告人,涉嫌暴力取证和徇私枉法犯罪事情进行控告。

2017年1月22日,谢阳委托其辩护律师传出亲笔信,反映长沙市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管教袁进警官打在押人员谢阳的情况。要求对袁进警官的打人行为进行调查处理。

2017年1月22日,全国各地多名网友发起一人一照”反对酷刑支持谢阳”活动。

2017年1月22日,湖南公民欧彪峰向湖南省、长沙市两级人民检察院对湖南省长沙市国保支队尹卓等警察涉嫌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犯罪事件向检察机关进行举报;对长沙市国保支队尹卓等警察意图逼迫谢阳诬陷控告人,涉嫌暴力取证和徇私枉法犯罪行为向检察机关提起控告。

2017年1月22日,广东珠海公民甄江华为履行公民义务,向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检察机关邮寄刑事举报书,并要求受理单位依法追究被举报人李克伟、王铁铊、李峰、周浪、屈可、尹卓、李阳、周毅、庄晓亮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破坏法律实施犯罪的刑事责任。

2017年1月28日,河南郑州公民施平对谢阳律师被长沙市公安局警察李克伟等人刑讯逼供、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邓锋滥用职权、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管教袁进虐待被监管人向湖南省人民检察院进行控告。

2017年2月22日,蔺其磊、葛文秀律师于湖南长沙市检察院就谢阳律师羁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并被逼迫诬陷同行和朋友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刑事控告,要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尹卓等人涉嫌暴力取证罪和徇私枉法罪的刑事责任,但遭长沙检察院推诿敷衍。工作人员一开始称,需要律师先到市公安局纪委反映才能受理控告,经律师据理力争后才接收控告材料,并出具了信访回复单。葛文秀律师还要求检察院查询去年8月以来,三次对长沙市检察院的李治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尹志良的控告结果。但对方答复称,在他们的电脑系统中没有相关的投诉信息。

2017年2月23日,庞琨、葛永喜律师于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就谢阳遭刑讯逼供并被逼迫诬陷同行朋友事件以受害人的身份实名控告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李克伟、王铁砣、周浪、屈可、尹卓、李旸、庄晓亮等警察涉嫌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暴力取证等犯罪,要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但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中心的接待检察人员表示,将把控告材料转给被控告检举的单位长沙市公安局纪委。

2017年2月28日刘正清律师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谢阳律师,看守所尹所长以专案组最近几天都要连续提审谢阳为由拒绝律师会见。

2017年3月2日,刘正清律师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被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看守所尹所长以专案组最近都要连续提审谢阳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在刘正清律师提出48小时内安排会见是法律的刚性规定为由交涉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超48小时亦不回复律师。


谢阳目前仍被羁押于湖南省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湖南省长沙县泉塘镇远大二路1736号,邮政编码4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