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消息
Loading...
Take Action Now and Make a Difference
2017-04-07

709大抓捕事件 湖南洪江托口库区受害移民袁德贵到长沙第二看守所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的谢阳律师存钱 疑被更换羁押地点

权利运动编辑员于2017年4月7日获悉,2017年3月31日,湖南洪江托口库区袁德贵等受害移民到达长沙第二看守所,欲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羁押在此的谢阳律师存钱,因为谢阳律师曾经担任过托口库区受害移民的辩护人,袁德贵到达长沙第二看守所存物处后,接待工作人员告知不可以给谢阳存钱,谢阳已经不在长沙第二看守所了。袁德贵遂到大厅查询谢阳去处,工作人员告知公民不能查询。


据公开资料显示,谢阳,1972年农历2月4日出生于湖南省洞口县,2015年7月被抓前常住湖南长沙市,前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前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原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自于2011 年正式执业以来,曾因代理多起公权力滥权案件,如山东省曲阜县薛明凯案、北京新公民运动张宝成案、河南省南乐县南乐教案、湖南省浏阳市张开华征地案、湖南临武瓜农邓正加儿子诉城管案、湖南宁远官员被双规案、谢文飞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等维权案件,并积极关注参与社会维权运动,包括探访盲人律师陈光诚和声援建三江被捕律师等,遂屡遭司法当局的阻扰和打压、迫害。

2011年11月15日,曾因只身前往山东省东师古村探望陈光陈,而遭到地方黑恶势力的殴打抢劫。

2013年8月,曾因代理一民间借贷纠纷案,为维护当事人利益要求取得合议庭商议结果,而被湖南省律师协会罚款人民币5万元,同时被所在事务所要求解除合同和离职。

2014年2月13日,曾因为“山东薛家命案”委托代理律师,而被湖南省司法厅当局带走“约谈喝茶”。

2014年2月20日,曾因为代理湖南省浏阳市土地维权者张开华案,在出庭时遭到当地法院的野蛮阻扰。

2014年4月初,赴黑龙江建三江七星看守所要求会见因介入法轮功案件遭拘留的江天勇。

2014年10月4日,在广州第一看守所会见因声援香港占中运动被拘留的谢文飞,遭看守所故意刁难,最后成功会见到谢文飞,并著文《谢阳律师会见谢文飞记》。
2013年10月—2014年5月,因其多次代理维权案件,遭到湖南省律师协会不予批准转所异动手续的变相打压。

2015年3月,因其积极代理多起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在代理莲湖村农民征地行政诉讼时,遭到法院的非法驱逐。
2015年5月17日,因其代理广西南宁北部湾建材市场当事人的维权案件,遭到多名不明身份人员的持械群殴,至其重伤,其右腿骨折,同时其报警后,当地警方竟迟迟不予出警。

2015年7月11日,在“7•09大抓捕”中其被湖南省长沙市警方突然带走,而后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其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拒。
2016年1月9日,被长沙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此前其代理律师蔺其磊,因被官方设障阻止介入。

2016年11月21日上午十时许,张重实律律师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会见709大抓捕中被捕湖南谢阳律师,会见前数分钟听到走廊连续传来响彻楼道谢阳被警察打的凄惨求救声,会见后确认管教袁进拒绝谢阳给律师的材料而将其拖上楼道拐角处,用拳头连续击打谢阳头部。


2016年12月10日其辩护律师蔺其磊就遭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搪塞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等情况,向长沙市长沙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6年12月19日拒绝蔺其磊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行政诉讼被长沙县人民法院以“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不予立案”为由驳回诉讼。

2016年12月中旬,陈建刚律师接受谢阳妻子的委托担任谢阳的辩护律师。

2016年12月21日,谢阳妻子陈桂秋联系检察院得知,谢阳案件已于2016年12月16日被长沙检察院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年12月22日,陈建刚律师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第一次会见到被羁押超过17个月的谢阳。

2017年1月4日下午,刘正清律师与和谢阳妻子陈桂秋来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办理相关法律手续,核对案卷材料,长沙市检察院起诉书显示,长沙市检察院以谢阳微博言论及会见纪要等内容起诉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长检刑二刑诉[2016]85号。

2017年1月4日到1月6日,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连续三天会见谢阳并详细记录会见内容。

2017年1月19日,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及刘正清律师于网上公开会见记录,披露谢阳律师狱中遭受酷刑虐待情况,谢阳拒绝认罪换释放。其妻子陈桂秋网上发文征集20位律师代理家属控告谢阳案中刑讯逼供人员。

2017年1月21日,谢阳律师委托其辩护律师传出亲笔信,对长沙市人民检察院邓锋、易丹检察官在已知其遭遇刑讯逼供下,仍拒不履行法定职责强制推行批捕事件作出情况说明。

2017年1月21日,长沙文东海律师向检察院提起刑事举报及控告。对谢阳律师被湖南和长沙国保刑讯逼供、诱供、暴力取证,涉嫌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犯罪事情进行举报;对长沙国保尹卓等人意图逼迫谢阳取证陷害控告人,涉嫌暴力取证和徇私枉法犯罪事情进行控告。

2017年1月22日,谢阳委托其辩护律师传出亲笔信,反映长沙市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管教袁进警官打在押人员谢阳的情况。要求对袁进警官的打人行为进行调查处理。

2017年1月22日,全国各地多名网友发起一人一照”反对酷刑支持谢阳”活动。

2017年1月22日湖南公民欧彪峰向湖南省、长沙市两级人民检察院对湖南省长沙市国保支队尹卓等警察涉嫌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犯罪事件向检察机关进行举报;对长沙市国保支队尹卓等警察意图逼迫谢阳诬陷控告人,涉嫌暴力取证和徇私枉法犯罪行为向检察机关提起控告。

2017年1月22日广东珠海公民甄江华为履行公民义务,向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检察机关邮寄刑事举报书,并要求受理单位依法追究被举报人李克伟、王铁铊、李峰、周浪、屈可、尹卓、李旸、周毅、庄晓亮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破坏法律实施犯罪的刑事责任。

2017年2月22日蔺其磊、葛文秀律师于湖南长沙市检察院就谢阳律师羁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并被逼迫诬陷同行和朋友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刑事控告,要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尹卓等人涉嫌暴力取证罪和徇私枉法罪的刑事责任,但遭长沙检察院推诿敷衍。工作人员一开始称,需要律师先到市公安局纪委反映才能受理控告,经律师据理力争后才接收控告材料,并出具了信访回复单。葛文秀律师还要求检察院查询去年8月以来,三次对长沙市检察院的李治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尹志良的控告结果。但对方答复称,在他们的电脑系统中没有相关的投诉信息。

2017年2月23日,庞琨、葛永喜律师于湖南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就谢阳遭刑讯逼供并被逼迫诬陷同行朋友事件以受害人的身份实名控告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李克伟、王铁砣、周浪、屈可、尹卓、李旸、庄晓亮等警察涉嫌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暴力取证等犯罪,要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但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中心的接待检察人员表示,将把控告材料转给被控告检举的单位长沙市公安局纪委。

2017年2月28日,刘正清律师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谢阳律师,看守所尹所长以专案组最近几天都要连续提审谢阳为由拒绝律师会见。

2017年3月2日,刘正清律师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被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看守所尹所长以专案组最近都要连续提审谢阳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在刘正清律师提出48小时内安排会见是法律的刚性规定为由交涉后,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超48小时亦不回复律师。

2017年3月5日,就湖南省检察院对被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酷刑事件的“独立调查”  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向湖南省检察院发文追问。

2017年3月5日,就凤凰卫视等媒体播出的有关江天勇和谢阳案视频文章 覃臣寿律结合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关于中国第五次定期报告的结论性意见》提出反酷刑分析意见。

2017年3月6日,陈建刚律师再次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谢阳律师,但前台接待接听电话后半秒随即挂断,原本与律师保持联系的胡所长亦表示不能接受预约,并答复“你等着吧”后挂断电话。律师不得已与湖南省司法厅刘处长联系,对方仍然不安排会见谢阳,只让律师等待便挂断电话,直到下午下班时间都未有具体答复。   

2017年3月6日,陈建刚律师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预约会见谢阳,胡副所长告知要律师与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管理处刘昌松处长联系,与刘处长联系后仍然不被安排会见,陈建刚认为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谢阳,而且看守所将责任推给司法厅刘昌松处长,遂公开致信向刘昌松处长进言。

2017年3月6日深夜,张磊律师就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拒绝律师申请会见被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羁押的谢阳律师及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胡所长与湖南省司法厅刘处长接听电话后便挂断一事发文提出疑虑。

2017年3月7日凌晨,针对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起诉书中罗列内容及官方否认谢阳遭受酷刑之事实,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撰文进行反驳。

2017年3月8日,其辩护律师陈建刚向长沙市中级法院申请谢阳被构陷案调取证据,要求调查谢阳是否遭受酷刑,并制作全程的录像视频;调取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地点国防科技大学第一招待所207房间的监控设备,查清设备品牌、型号、使用年限、安装日期;调取国防科技大学第一招待所207房间的监控设备内现存视频;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出具《情况说明》的制作人进行调查,是谁发现监控设备多次故障,发生了什么故障,既然知道故障为什么没有排除故障后进行审讯。

2017年3月12日,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再次向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申请要求会见谢阳,看守所答复仍然需要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管理处许可,陈建刚律师再次向湖南省司法厅律师工作管理处刘昌松处长致公开信。

2017年3月13日,湖南省司法厅刘昌松处长由原来不宜安排会见谢阳改口为会见的事情不归他管,告知陈建刚律师申请会见谢阳应当找长沙第二看守所。

2017年3月16日,陈建刚再次致信给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胡副所长,谴责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恶意渎职违法连续17天禁止律师会见谢阳,并希望看守所立即安排辩护律师会见谢阳。

2017年3月22日,709大抓捕中谢阳案辩护律师陈建刚被北京市司法局、朝阳区司法局联合要求对其所在小所进行检查。


2017年3月30日上午,709大抓捕事件中谢阳案辩护律师刘正清再次到达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遭到该看守所尹正良所长的拒绝。

2017年3月31日,湖南洪江托口库区受害移民袁德贵到长沙第二看守所为谢阳存钱,被看守所接待人员告知谢阳已经不在该看守所。

2017年4月3日传出官方指派的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贺小电律师(13607312516)、刘志江律师(18607315649)会见了谢阳的信息。709案律师对贺小电、刘志江取得谢阳的委托提出质疑,指出该行为涉嫌非法执业和不正当竟争,并担忧贺小电、刘志江能否真正承担辩护人的职责。